作者:Elisa,马来西亚

有声播读:Joya,中国

 

控制不住的怒火
 
我很大声地在电话里说:“你讲完了吗?可以听我讲了吗?”然后一股脑把我心中的不愉快,委屈、埋怨倾倒给了对方。
 
这是我第一次情绪失控,向对方发火。我觉得自己在很有礼貌地听她讲话。但当我开始要解释时,刚一开口,她就打断我……这让我实在抑制不住怒火。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对方是我就读大学的不同班同学,我们在其中一科必修课程的社区课业中被分为一组。偶然相遇,对方被选中担任主席,我是副主席。然而我们在活动的场地考察上出现了矛盾。
 
第一次在场地考察后,她告诉我们不要对任何组员透露资料,原因是我们的计划方针还不明确,她希望可以先做些资料收集。这个想法没有错,但我希望至少可以跟组员交代。虽然我不是很认同在团队里存在着这种神秘感。但是,我还是愿意选择顺服掌权者的权柄。

除了副主席的身份,我也是属于市场组的一员。于是我发了场地考察的照片给市场组的成员,主要是希望我们能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海报设计。后来,在市场组的聊天群组里,成员们讨论着之前在会议中定下的方针,并对此有些质疑,还是副主席的我,明白主席需要做些研究调查,于是便对他们说:“具体的事情,主席会对这再发声明。”市场组的成员们又向我发表了一些蛮有建设性的看法,我觉得可以提供主席做参考,或许可以采用他们的想法。
 
我透过信息,告诉主席这些看法。然而在我们的信息对话中,我看出了对方责备的意思。我就打了一通电话给她,想着可以向她解释清楚。然而,她责备起我了,说我向外人透露了资料。我告诉她,我没有透露任何资料,只是在她的同意下,发照片给市场组做海报而已。当有组员问起,我也只是跟他们说: “ 主席有想法之后,会在组里通知。”
 
 
矛盾升级
 
让我震惊的是,下一次会议中,她在未曾与我商量的情况下就草拟了会议大纲。作为副主席,我感到自己完全不被尊重。加上我又因自己的一些私事而迟到,在我进到会议室后,市场组只是简单地跟我说了一下会议内容。但当我表达我对此的想法时,他们却保持沉默。我感到自己被冷落和孤立了,这感觉太憋屈了。也许是因着我压抑不住的音量,主席叫我到前面跟她讲。
 
带着不满的我在会议大发雷霆,将我对策划的意见毫不掩饰地对着主席大声哄叫,还拍了一下桌子。全场鸦雀无声。发怒之后,我深知自己失控了,在心中默默祷告后,我不知不觉地,安静地回到了我的位子。我感到又愤怒又羞愧,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要辞职。刻不缓慢,一回家我就打辞呈给教授。
 
发怒令我无法控制情绪,严重到开始偏头痛。“恨能挑起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箴言 10章12节 )我虽然知道这样不讨上帝的喜悦,但我的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加上之前对话积攒的怒气,我内心的平安彻底失去了,导致我对待身边的人也变得暴躁,缺乏耐心。我向主认罪,并寻求恩典,求主赐我力量宽恕她。
 
 
主动工
 
我看见上帝奇妙地在我们之间动工。主席所做的计划书被教授拒绝,并要求我们提交一份新的策划。这是我在任职期间,需要完成的事项,所以我要求教授给我机会与主席合作再做一份给她。教授答应了,让我,主席和现任副主席合作完成。这件事中,我与现任副主席也产生了小摩擦,她处处维护主席,深怕我会伤害她。
 
我个人觉得很无辜,主席先发脾气,她却叫我不要再跟主席争吵。我只是诉说出计划书的问题所在,主席就说我态度坏,不愿与我谈。我真的好冤啊!
 
第二天早上,当我还在思考该怎么向教授报告我们的状况时,没想到,教授就主动发信息给我说她有义务为我们解决矛盾。因此要求我加她进组。由教授做中间人,让我们彼此发表各自的感受,她也给了我们中肯的回馈,希望我们可以各自进步,一起完成。因此,我们的关系重新修复和好,总算可以和平相处了。
 
我们各自道歉后,把话聊开,当下我们用很愉快的心情完成了我们的计划书。在过程中,我们彼此有商有量,讨论要怎样完成它。第一次,她询问我的意见,也用笑脸表情符号回复我。就这样,我们和好了。我也做好自己市场部的本分,合力完成了整个计划。
 
面对自己的问题
 
从这次的教训中,我学习到无论在任何的情况下,我都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气。因为我的骄傲和愚昧,会让人和自己受到伤害。我需要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 (腓立比书 2章3节),不要放大自己的感受。就好像上帝没有要求我完美,我又如何能要求他人一定要依着我的标准对待我呢!
 
上帝透过第三者的介入,平息我们之间的纷争;祂也教导我不应该引起争论,倒要追求和平(以弗所书 4章31节)。如果有时间倒流的机会,我会学习忍耐,不与她起争论。至少在会议中,要先顾及她的颜面,而不是对她发脾气。当我们无法达到共识或沟通的时候,尽量在找到沟通方式前,控制自己的脾气。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浓情蜜意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