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arah Tso,新加坡

翻译:Abby,中国

有声播读:馨宁,中国

 

2010年9月29日,那一天,我意识到自己倦怠了。作为一个年轻的基督徒大学生,我认为自己对倦怠是免疫的。毕竟,我不是在把什么都做“好 ”,每周在教会和校园多个事工服事吗?
 
虽然这些都是好事,但我没有意识到,在我内心深处的是一种专注于“为主做事”的“马大精神”,这扼杀了我给人安息的“与主同在”的“马利亚精神”(路加福音10章38-42节)。结果,我的事奉从充满感恩的行为转变为毫无喜乐的事工——我与上帝的关系也受到了影响。
 
就像《路加福音》十五章中浪子寓言中的大儿子一样,渐渐地我看到上帝不再像父亲那样,而更像一个对我要求越来越多的暴君。我对“服侍上帝”的渴望在我的灵里变成了苦毒。
 
 
倦怠的症状
 
这是怎么发生的?我意识到罪魁祸首是我对上帝赋予我的能力感到骄傲,并短浅地寻求人的认可。而当计划没有按照我的想法实现或当我的努力没有得到认可时,我就对上帝隐忿。我把自己所从事的事工包装成“服事他人”,但其中一些实际上变成了“服事自己”。
 
比起陷入倦怠更危险的是,在每况愈下的属灵状态下,我戴上了喜乐的面具。当有人问我过的如何时,我没有分享自己的挣扎。我的倦怠绝非突然发生的,而是多年来这些没有得到检视的错误观点导致的。
 
通过圣经和导师的带领,我终于谦卑下来,发现了属灵倦怠的症状。
 
倦怠的第一个症状是一颗怨恨上帝的心。记得每周我要来回几次奔波在位于西部的大学和位于北部的教堂之间,单程就得花近一个半小时。对我来说,完成作业、整理作业所需材料、及时赶回来参加教堂聚会或带小组(通常没有时间吃晚饭),压力特别大。
 
我有时会因无法参加一些晚上的教会聚会而受到谴责。我感到很孤独和被误解。这引起了我对教会和上帝的怨恨,我觉得他们对我的服事要求太高了。
 
浮出水面的第二个倦怠症状是,我暗中期待对上帝的服事可以得到回报,以表彰我的努力。
 
这也许类似路加福音15章中的大儿子想要父亲给他一些东西,让他和朋友们一起庆祝吧。当我感恩的日子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对上帝也越来越怨恨。
 
倦怠的第三个症状是对人的能力和力量的依赖。以利亚向上帝呼求的时候,这个症状就很明显。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只剩下我一个人”(列王纪上19章10节)。这些话表明,以利亚是多么容易忘记上帝是他帮助的源泉,是他正在做的所有工作背后的驱动力(列王纪上19章18节)。同样地,我开始觉得如果我停止事奉,事情就会分崩离析。但正如在以利亚的日子一样,上帝的一切工作都是靠祂支撑的,不是靠我们。
 
 
恢复之路
 
倦怠后的几个月帮我纠正了对上帝的看法。我重新学习到,上帝不需要我“做”什么,而只是“当”祂所爱的孩子(约翰一书3章1节)。在咨询了教会和校园的导师后,我选择了辞去教会事工。这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校园里去爱和服侍上帝,也让我可以更好地应付这段时间的大学生活。
 
我也听从导师的建议,留出时间与主相会,在那里祂耐心地提醒我祂的恩典和怜悯。为什么我要如此努力去获得人的短暂认可?
 
我有自身的价值。一次播客布道上,我听到一位牧师说:“物品的价值在于别人为它所付出的代价。”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创造的,祂又用基督的宝血买赎我,这个昂贵的代价,决定了我在上帝眼中宝贵价值。我在祂里面是完全的,所以我不需要追求人的认可!
 
上帝在圣经中对摩西、以利亚、约伯、耶利米和约拿的忍耐,也使我深受鼓舞,因为他们都因事奉上帝而灰心倦怠。事实上,上帝爱祂的儿女,祂给我们工作不是要我们疲乏,乃是要与祂建立关系,使我们更像基督。我们被召不是自给自足,而是要记住上帝的恩典够我们用的(哥林多后书12章9节)。上帝,我们的好牧人,知道我们的软弱,邀请我们在祂里面安息,依靠祂。
 
今天,我把定期在上帝面前检查我的心,并与可信赖的导师分享我的属灵状况作为首要任务。当考虑一个新服事或参与教会和福音机构的事工时,这一点尤其重要。我扪心自问:我这样做是为了上帝还是我自己?是依靠上帝的力量还是自己的力量?这是出于感恩之心吗?
 
我懂得了喜乐、充满活力的服事源于与上帝喜乐、充满活力的关系。这种关系远离自给自足的杂念,并因着与上帝共处、享受祂和祂的话语而得到充分的浇灌。这样的服事是一种选择,源自于在关系中对上帝的热爱,并单纯地想服事上帝好可以跟祂说:“谢谢你!”耶和华所赐给我们的,让我们心存感谢,倚靠祂,以此来荣耀祂,好在那末日,我们可以听见这话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马太福音25章23节)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浓情蜜意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