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zel Casimier,美国

翻译:Abby,中国

有声播读:小七,中国

和妈妈聊天的时候,她把最近的消息告诉了我。
 
原以为指控阶段已是过去式了。原以为时间已够长,祖母会放下对我的一切不好的看法。原以为或许有一天,最好是尽快,我们之间伤人的话语与关系进一步的恶化会结束。
 
如今,我“偷了她一件毛衣”的故事,又一次被传给另一个世交。然后,随着故事的发展,我对此感到很痛心,把钱留在了祖母的圣经上。确切的说是一张100美元的钞票。现在,我再一次听到了她指责的话,这些话直刺我心。
 
最新的指控重新撕裂伤口,我大声笑了起来,不是因为故事有趣,而是因为我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笑,因为我知道这一切所说的都不是事实。我在那些给我讲起这个故事的人面前笑,但我知道这只是自己对痛苦的一种掩饰。我痛苦祖母会有这样的感受,有这样的想法,以及她如此扭曲地笃信一切。
 
我笑,但内心却希望和祷告一切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笑,因为我知道,从她嘴里流出的话源自她很久以前经历的某种痛苦,这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正好是那个倒霉蛋,成了她情绪和痛苦的出口。
 
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每一次,它都会再次影响我。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质疑自己:“我做了什么让她对我有这种感觉?”“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她不想和我有任何关系?”“当这种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糕的时候,为什么我还要为此祷告?”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多年。过去,我任凭它占据我心灵的重要部分,严重影响我的情绪。很多次,我没有食欲,无法睡眠,哭成泪人。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会是这样的。
 
上一次见到祖母,是在哥哥的婚前单身派对上。我想和她聊天,她甚至都不看我一眼,更别提和我说话了。她不再记我的生日,好像我已经完全不在她的生活里了。可悲的是,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几百英里之外,她就住在我们的前院。
 
我想走过去,也多次接近她家。我也想过写一封信给她。我为此祷告,至今仍在祷告,要采取什么步骤,以及我们的关系是否会再好起来。
 
每次我快要去的时候,我就意识到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我每天能做的就是祷告和信任,在适当的时机,上帝会怜悯和修复我们的关系。
 
相信上帝会医治和修复
 
日子一天天过去,尽管我看不到任何实质上的改善,但上帝微妙的迹象使我确信,一切都在祂的控制之中。去年,无论我去到哪里,罗马书8章28节都在黑暗中闪耀。上帝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处,即使看起来不是这样,即使说不通,即使现在很痛。
 
慢慢地,我开始明白上帝不想让我为这关系担心,焦虑或难过。我渴望得到一段属世的关系,但祂吸引我与祂建立更深的关系。
 
祂不愿我去想或质疑祂在做什么,祂只让我单单的相信祂,专注于祂,而不是我的挣扎。
 
那个周一晚上,我出去跑步。我不再沉湎于其中的情绪,而是转向了祂——那个了解我的内心和挣扎、知晓一切已发生和将会发生之事的上帝。
 
我一步一步向前,每跑一步就念耶稣的名字。我不知道该怎么祈祷,但我问上帝当我经历这些的时候祂在哪里。我休息了一会儿,当太阳透过玉米杆上的穗照射过来时,上帝提醒我,祂就在那里,祂无处不在。祂一直与我同在,现在也不会缺席。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我翻开圣经,恰巧是《约伯记》。我读到约伯如何被剥夺一切,他仍赞美耶和华。我们不是也应该这么做吗?当然,事情可能不同于我所希望或祈祷的,但主仍在里面,因此我要赞美祂,在我生命中不断创造美好。
 
赞美上帝,不沉湎于痛苦,这是每天的选择。
 
这需要一种力量,一种只有上帝才能供应的力量。这是我必须孜孜不倦,自觉地,热情地追求的东西。
 
当艰难的日子来临,我渴望那种自小就渴望的关系时,我必须有意识地选择专注于上帝的计划。有时需要不断地说出祂的名字来回应这一路走来祂给我的祝福,我相信有时看起来说不通,但祂填补了空白,并以祂知晓我内心需求的方式提供帮助。
 
无论你曾经经历什么,正在经历什么以及未来还有经历什么,握住祂的手并信任祂。不要让痛苦、恐惧、怀疑或遗憾占据太多今天的时间。每时每刻都有其独特的美,而祂也不会任其作尘土。祂可以将灰烬塑造成你所见过的最美丽的杰作。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浓情蜜意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