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l Breitenstein,美国

翻译:晓晴,中国

有声播读:馨宁,中国

 

前不久我和一个朋友坐在一起聊了聊,在短短几年里她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我要告诉你的是,她是一个永远充满盼望的人。但是我也要告诉你,她拥有的是信心,而不是答案。我能看到她也充满疑问,这些疑问让她年复一年来到上帝面前,而上帝终有一天(甚至就是现在)会奖赏那些全心寻求祂的人。她坚定不移的喜乐是建立在那些未曾看见的事物上,也建立在她一次又一次做出要信靠上帝的决定中。

不久前,我也因害怕儿子患上了癌症而在自己的疑问当中艰苦爬行了一回。说实话,比起发生的事情来,更使我与上帝疏远的是我的想法,它们奴役我,威胁着要让我远离相信真理的严格操练。

有时候其实一种微妙的懒惰让我远离有深度的基督信仰,这样的基督信仰拒绝陈词滥调,拒绝我给自己找的大把简单答案。我给自己的真实感觉涂上了一层可卸胶,所以它们在我心底溃烂了。

有的时候,我会诚实面对自己的感受,却没能让我的灵魂定睛在真理上。

有时候,我们就是得把真理重新讲给自己听,若是自己太软弱无法做到,也可以请别人讲给我们听。

这样才能弃绝内心那些不是出自真理、圣经和上帝的独白。

我真的相信真理必叫我得自由吗(约翰福音8章32节)?我是否相信真理到笃定追求它,为我的心思意念筑起一道篱笆呢?我是否制服每一个思想叫它顺服耶稣?是否昼夜思想真实的、可爱的事物,思想上帝的属性呢?

为了抓住这条在各样状况中的救生索,我收集了几条看似上帝“不在线”时我接收到的最佳建议。

 

祂不会把“坏”说成“好”

当其他人甚至是我们自己内心自编的、内容并不完全准确的《优秀、冷静基督徒指南》对我们大声朗诵罗马书8章28节,当成一张巨型属灵创可贴给我们贴上时,声音是刺耳的。

确实,这句经文是我们的归属,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几年前,我在听了Tim Keller的播客后对这句经文的看法完全改变了。Tim Keller提到,在拉撒路的坟前,尽管耶稣知道自己将完全胜过死亡,祂还是哭了(约翰福音11章35节)。祂并没有把可怕的死亡和世界的完全破碎称为“好”(这个真理也让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同朋友们一同悲伤)。

正如我们在诗篇和耶稣在死时所说的话中看到的那样,基督徒感到哀痛是很正常的。

 

祂从不完全与你作对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记得现在仍然想起的 “雪球效应”。表现出来就是一旦我极度愤怒到某种程度,我就开始化身“殉道者”,认为所有的人和事都在和我作对。

我好倒霉!我最喜欢的那件衬衫破了个洞,错过了公交车,老师还突然随堂考试,现在我只能提心吊胆地等待下一件倒霉的事情发生了。(就像书本《亚历山大和他最糟糕的一天Alexander and the Horrible, No-Good, Very Bad Day》描绘的那样)

只是现在在我面前堆积的困难则是成人版并直戳灵魂:流产、癌症、学习障碍。

然而上帝向我显明,祂把宇宙中的每一个原子都握在一起:“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章3节)。“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马书11章36节)。可以说,上帝的仁慈使我不至于从世界蒸发,写下这些文字时,也是上帝的慈爱让我的肺扩张。

这个真理一直不变:祂所给予的总是远远超过对我的所求。

更何况对于我们这些属上帝的人来说,罗马书8章31-32节坚定不移地告诉我们:

“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上帝掩面不看耶稣,好永远不抛弃或背叛我们。

 

祂还在为我们准备礼物

说到这里,我想到一开始我们发现儿子可能患有癌症时他的反应。他回到了克服学习障碍时建立的习惯:感恩。

他立刻开始用言语述说上帝是怎样彰显慈爱的:医疗条件良好,发现地早,即使是在“最坏的情况下”也有天堂的承诺(如果对你来说最不能接受的一步是天堂,即便在那里,你也能瞥见上帝的美善)。

他的感恩鼓励我们全家人也开始感谢上帝。我们在一张黄色索引卡上写满感谢的话语,夹在名为“癌症”的文件夹中。

那张闪闪发光的卡片不断提醒我们,即使面对仇敌,深处幽暗的山谷,上帝也始终彰显祂的同在。

当操练定睛的时候,我们就有盼望、平安和在上帝同在里的安息,我们知道祂就在那儿,毕竟我们的上帝就在我们身旁。

 

 

阅读原文请看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复活的能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