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endy Wong,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 澳大利亚

我和我丈夫结婚已有半年多了,这之前,谈了两年多恋爱。
谈恋爱的时候,我们曾挣扎在羞于启齿的性欲之罪里,除了密友和一位教会领袖之外,没有别人知道。
从牵手到拥抱,随着我们越走越近,肢体接触的诱惑也越来越强烈,难以抗拒。
为了抵挡诱惑, 我们真的全力以赴。借祷告争战;默想关于贞洁和淫行的经文;阅读相关的基督徒文章和灵修日记;制定肢体接触界限,规定相互守约;也有越界后的羞愧、挫折和悔改的泪水;寻求过属灵导师的帮助,也咨询过基督徒心理辅导员。
我们却常常觉得徒劳无功。然而我们一路都有做那些“对”的事情,不是吗?
矛盾的是,尽管有圣经、属灵书籍和已婚夫妇的诸般警告,我们还是不太明白。知道什么是对的并不足以阻止我们犯错。
本该聆听圣灵的叮咛,但满足肉体的欲望总是轻易占了上风。
只有在尝了罪的苦果后,才明白了律法背后的原因。屈服于欲望,虽有当下的罪中之乐,而随即而来的羞愧、内疚、伤害和痛苦,却会持续几天甚至几周。一切淫思、淫行都对双方带来伤害,也让全然圣洁的上帝担忧,为了让我们从罪中得洁净、赦免,祂是付上了独子宝血的代价啊。
性欲是隐秘的罪,榜样基督徒夫妇不会公开谈论,似乎也不受其困扰,这让我们感到孤独和疏离;他们似乎一心扑在爱上帝和爱别人的善行上,这让我们觉得相形见绌,为缺乏自制力感到羞愧。所以恋爱期间的欲望之战真的是让我们吃尽苦头。
争战中的盼望
回想起来,我看到上帝在我们生命中每一季的工作,即使看似平凡或曾经历痛苦。贞洁之战,让我体会了写下诗篇51篇的大卫王 (与我丈夫同名 )的经历。
这首诗曾是我得罪上帝时悔改的祷告。但在与性欲争战的那几个月里,它内化为我自己的哀歌,有了更深的意义。
大卫在和拔示巴通奸后,因惧怕和内疚而杀了她的丈夫,然后写下诗篇51篇。这首诗让我们一窥大卫经历生命谷底时的内心世界。
他向上帝的痛哭悔改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首先得罪的是上帝,不是被他占有,怀上自己骨肉的拔示巴;不是他密谋残杀的拔示巴的原配丈夫乌利亚,也不是揭露其谎言和伪善的先知拿单。
大卫首先得罪了上帝。正如第四节所述——“我向你犯罪,唯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
他认罪的态度流露出他的痛苦。但痛苦的云翳没有遮住盼望的光——他和他的国家能从罪中得灵里的救赎和恢复 (诗篇51篇7-15节 )。
但他的盼望从哪里而来呢?黑暗笼罩时他是如何寻得此盼望的呢?
大卫知道奸杀罪不是故事的结局。上帝圣洁可畏,会公正审判,但祂更喜爱怜恤、有丰盛的慈爱并会亲自救赎我们。
大卫知道上帝原不爱祭物或祭祀,而爱回转向祂的忧伤痛悔的心(诗篇51篇17节)。他知道无论罪孽多么深重,上帝都能将他的每一个罪消除尽净(诗篇51篇7-9节、14节 )。
而且,大卫知道上帝会为他“造清洁的心”, 恢复他“正直的灵”,“仍得救恩之乐”( 诗篇51篇10-12节)。
把上帝的话刻在心里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在泪水和悲伤中祈祷这段经文了。
走过恋爱期的云翳,我将这首诗刻在了心里。它伴我经历低谷、羞愧、过失、挫折,成了我的盼望和安慰。
它一次次地提醒我,我是向上帝犯了罪,但这不是故事的结局。当我谦卑痛悔向上帝求助时,祂都用丰盛的慈爱和无限的接纳环绕我——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单单因为祂的伟大和良善。
祂的话让我获得盼望和每次跌倒后向祂哭诉的勇气,并让我经历饶恕,忍耐前行,甚至愿意写下这段心路历程。
那两年里,上帝的话和灵在我们身上做了如此深刻的工作,让我们在身、心、灵里渴望向上帝全然敞开。
我们学习到,对付欲望最有力的武器不是忙着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而是每天坐在耶稣脚前,侧耳听祂的话,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我们的救主本身(路加福音10篇38-42节 )。
这是我们的故事,愿它在你们争战时也可以为你们带来所需的勇气,正如大卫王将过犯化作见证:
“上帝啊,你是拯救我的上帝,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
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
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
上帝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上帝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诗篇51篇14-17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复活的能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