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依含,中国     

有声播读:馨宁,中国

 

 

如约而至的新年钟声带来的不是对新一年的期待,反而是深深的恐惧。我今年28岁了,上帝给我预备的那一位伴侣在哪里?身边的同事、朋友、无论年龄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都已经结婚成家了,上学时的同桌已经有了宝宝,教会里比我小的弟兄姐妹也都进入了恋爱。“妳都多大了,怎么还不结婚!妳该为自己想想了,现实一点,基督徒本来就少,男生是基督徒的概率更少,妳看看妳身边的男生有几个配得上妳的!我就看上帝什么时候给妳预备。”“妳明天来加班吧,人家都有孩子,我们得为别人考虑,没有家庭就要多承担一些……”家人的催促和同侪之间的压力,让我恐慌了。我虽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他人无法对我的婚姻负责,然而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我的内心还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

 

  • 质问上帝

 

我开始抱怨,上帝真的爱我吗?如果祂爱我,为什么这么多质疑我的声音出来,祂却无动于衷?上帝真的存在吗?如果在的话为什么要让我等待那么久? 我一直坚持等待一位基督徒,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最后我反倒成为了人的笑柄呢?我内心异常的气愤,且质疑上帝。我择偶条件不是要对方多有钱,我只要求对方是跟我同一宗派的基督徒,为什么上帝却不成就呢?

我一直都很积极参与教会的服事,把教会当成家。可后来却发现,我在教会除了服事就是服事,很少有人会关心我的个人生活,似乎在大家眼里我是信仰上的活跃分子,可我内心的痛苦谁知道呢?工作、家庭生活一团乱,每天下了班,教会就像是我第二个战场。以前我以为自己不需要人的关心,不需要依赖任何人,只需相信并等候上帝就好,直到有一天夜晚,我失声痛哭,我感觉自己被所有重担压垮了。看看我和家人的关系,看看自己的职业和工作,再看看我这个年纪大家都在做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简直格格不入……

 

  • 生活回归“正常”轨迹

 

主日我找到了牧师,辞去了担任的所有事工。原因是我想休息,但其实也是因为我被服侍缠累而开始排斥信仰。于是我开始放任自己,教会除了主日敬拜,其他与我再无关系!我撕掉了家里所有的经文,所有与上帝有关的东西,并告诉所有人:“我不等了,我要开始寻找我的配偶,我要开始相亲。今年一定把自己嫁出去!”此刻,什么《婚姻的意义》、《不再约会》、什么分别为圣……全被我抛到脑后了。我甚至宁愿找个不信的,也不能让自己等到老去被别人羞辱!

 

在辞去所有的事工后,我开始努力看书、下班后回家练钢琴、背单词、约朋友出来玩,过回一般青年人的生活,把自己从忙碌的服事状态变为了另一种疯狂学习与放纵的状态。我也不读《圣经》了。期间教会的伙伴们有试图来安慰我,可我完全听不进去,只觉得放纵的生活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 真的快乐吗

 

然而我的属灵伙伴,一直不断地关心我,向我发出邀请一起重新学习上帝的话,并不断提醒我,上帝是多么爱我。面对她的关心和劝告,我虽感到既感到不好意思又感激,可我还是拒绝了她。我的生活依然照旧,但奇妙的是她的话却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时间过去了,我以为按自己的想法来过生活,便会使生活好起来,结果并没有,反而感觉一切都不在我的掌控当中。我开始感到害怕,焦虑再次袭来。有一天深夜,我躺在床上,一辆大型货车从外面经过,因着深夜的原因,响声异常巨大,划破了午夜的宁静,仿佛整个楼都在震动。电影中末日的画面浮现在脑海,前所未有的孤单感立即将我包围,我眼泪立刻滑落下来,“我该怎么办?如果现在发生地震,我死了,上帝是不是不要我了?我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我服事那么久,是不是都白信了?我该向谁求救呢?”

 

我开始想起属灵伙伴的话:“上帝是爱,是奇妙的,妳随时可以呼喊祂,祂必帮助妳!”我带着绝望和好奇,发了消息给她:“我想好了,我愿意和妳一起开始学习,我想重新认识祂!”

 

  • 走过死荫的幽谷

 

“太好了,我一直为你祷告!”她拉着我的手,带我做了祷告。听完她的祷告后,我很感动,一股被爱的暖流,流遍全身,我在书上签下了学习保证,就这样我们开始了重新认识上帝的旅程。第一课:《认识上帝》说到我们需承认自己是个罪人。这句话很扎心,认罪、祷告,这两个字眼,此刻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无力。我又开始想逃避,于是发消息给属灵伙伴说我不敢继续。“没关系的,妳可以继续往后看,有问题就可以真诚地向上帝祷告,告诉祂妳现在的软弱。”在她的鼓励下,我久违地尝试祷告,“亲爱的上帝,我其实不认识祢,但我想真正认识祢!求祢帮助我重新认识祢!祢知道我有多么讨厌面对祢,因为我认为祢要再一次捆绑我,曾经的痛苦让我无法面对祢,我不愿意再过那样的生活,我知道自己是罪人,但我现在不愿意认罪,那些所谓的神学我都不想要,我想要感受来自父亲的爱,而不是恐惧!”祷告时我哭了,可第二天我居然不害怕了,可以继续往后面学习。

 

慢慢地,我开始每天坚持学习,认识上帝,两周以后我居然可以在属灵伙伴面前祷告,这是我从来没有的,我不再恐惧在人前祷告,跟上帝对话变得自然,不用在意任何人!上帝就是这么奇妙地改变了我刚硬冰冷的心,让我那冰冻已久的心开始复苏。我享受着祂带给我的改变,且每天越来越喜乐,越来越喜欢亲近祂。我开始可以乐观面对我的生活。祷告更是变成了呼吸一样,我需要祷告。

 

  • 耶和华上帝常与你同在

 

不久后,当我在研读主题式查经,读到出埃及记33章12-16节时,我立刻觉得不必再惧怕了,因为耶和华说:“我必亲自和你同去,使你得安息。”(出埃及记33章14节)上帝会时时刻刻与祂的百姓同在,你只管去做就好。所以,从那时起,无论做什么,每当我恐惧,我就会像摩西一样求上帝与我同在,好叫人看见祂的荣耀。后来,慢慢地我在工作上越来越顺利,与身边的人的相处也变得好转。我得到了更多的友爱,我也更喜乐了。感谢主,因我知道这是上帝给我的恩典。

 

  • 把你的顾虑和需求列下来

 

当我不再排斥和惧怕上帝之后,我尝试深挖自己的内心,剖析每一个行为背后的根源,因为“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4章23节)。我发现捆绑我的不是人,更不是上帝,而是我自己。我对别人的话没有经过思考就全盘接收,才会出现那时的处境。当我明白之后,我也释怀了,我不再排斥与教会的人接触。我也开始列出我的弱点、忧虑和负担,然后仰望交托给上帝,因为“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诗篇118篇8-9节)。

 

上帝借着我的工作修复我。因着对学生的爱,让我体会到自己在上帝面前也是这样无理取闹,但祂却依然接纳我,毫无保留爱我。上帝亦借着青年营会牧师的口,挪去了我因服事带来的伤痛。当牧师讲到马利亚和马大的故事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服事焦点是错误的。在讲道结束后我哭着去找牧师聊了我的经历,但这一次是悔改和喜乐。牧师允许我再休息一段时间才服事。每经历一件事情,我就距离上帝更近一步。就这样,我一切的害怕都被上帝破碎了,我完全地被拆毁重建,并得医治!

 

 

  • 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

 

事情还未结束。虽然我对上帝的埋怨都被祂解开了,但婚姻还是我的顾虑。一天晚上,我跪在了上帝面前,开始了我绝望的呼求。我把我的择偶条件摆到祂面前,并为此祷告。我希望我的婚姻是上帝所喜悦的,我不想偏离祂的道,找非信徒结婚。但眼前的境况却令人绝望,教会显然没有适合的弟兄。虽然感到焦虑,但我这次选择相信上帝,祂必会为我预备最适合我的人。无论如何,我都坚信上帝爱我。

 

不久,教会里的阿姨介绍了一个我自己教会里的男生给我认识。他就这样闯进了我的世界。起初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教会还有这样一位弟兄?我们在微信上聊了两次,知道他是我初中同学,但当时并无好感。我以为我们之间不可能有发展的机会,但上帝的工实在奇妙。不久后,我得知我们俩将参加同一个青年营会。见面前,我跪在上帝面前,求问上帝:“主啊,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祢为我预备的那一位,但我相信祢预备的是最适合我的,因为祢掌管明天,我把我们的见面交托仰望在祢手里。不管是与不是我都愿意顺服,也相信祢是爱我的。”

 

果然第二天的见面,我内心非常平安,并在群体中互相了解对方。一直到现在我都非常感恩,不是因为我找到他而喜乐,而是每当我发现他的优点,我都会感恩上帝是那么地爱我,把最适合我的伴侣带到我的面前。我也把我们的故事分享给身边的单身姐妹听,以此鼓励她们不要怕,只要信!而且可以勇敢把自己的所有的挂虑卸给上帝。因为祂在以赛亚书49章23节是这么说的:“你便知道我是耶和华,等候我的必不致羞愧”

 

是的,经历了这么多,每次分享上帝在我生命中的见证时,我总会说,我的上帝是使我抬起头的上帝,等候耶和华的必不羞愧!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复活的能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