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友望,马来西亚

值夜班的漫漫长夜,我们守候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等待着第一道曙光的乍现,等待着鱼肚白浮现在天边,等待着清晨的朝阳徐徐升起。这个时候,努力保持清醒的我们都期待着墙上的时钟走得快些,夜班得以结束,大家得以安然放下守夜的职务,回家休息。

自从行动管制令实施以来,交通车祸伤亡率大幅度下降,工业意外事故也近乎归零。病症轻微的人为了避免置身医院而感染病毒都不会选择在这个非常时期来挂号看诊。向来人潮络绎不绝的急诊室显得格外冷清,门可罗雀。黄区的病人屈指可数,而且情况稳定。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时间过得分外地慢,大家都放松心情,等侯着天亮。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老先生无意中开始出现危急状态:他的血压突然下降,呼吸越发急促,心跳也开始滑落。老先生不久前才刚中风,今天因为呕吐不停而被家人送来,初步诊断可能是骨痛热症,但是需要等到天亮后实验室才会进行检测确诊。刚开始他的情况稳定,精神状态良好,只是血氧饱和度偏低,需要鼻导管来吸氧。由于超音波显示他的心脏功能欠佳,我们并没有为他吊点滴,只给了抗生素。想不到,短短几个小时内他的情况急速恶化,强心针才刚注射没多久,他的心跳就停止跳动了。

换作平时,我们会第一时间按压病人的胸口,马不停蹄地实施心肺复苏,因为心脏骤停分秒必争,黄金时间仅有4 分钟。但是 C O V I D – 19 的警讯让大家不得不在这个刻不容缓的时刻停下来,穿上防护服,才能开始急救。因为防护服的数量有限,只有两位医务人员能够在完整的配备下参与急救,因此负责 CPR 的护士很快就疲累了。为了减低病毒感染率,我得学会隔着玻璃盒为病人插喉,在这个狭隘的空间里努力地调整影像喉头镜的角度,直到屏幕上喉入口显而易见,才能将内导管插入。整个过程比想像中更加耗时耗力,汗水浸透了防护服,玻璃盒局限了双手活动的范围,不再像往常般灵活自如。经过数番尝试和挣扎,并在同事的协助下,我们总算成功地为老先生安全插管了。

老先生的心律一直没有恢复正常,三十分钟后我们不得不宣告不治。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只是大家都为老先生匆促的离去感到失落。填写死亡证书后,我们卸下身上那被汗水浸透了的防护服,正式结束了这个充满肾上腺素的夜班回家去。

漫漫长夜的等待容易让人偷懒打盹、精神散漫、意志消沉、反应缓慢。然而,城门外站岗守夜的人需要时刻警戒,才不会让敌军有机会潜入袭击,导致整个城墙失守。同样的,值夜班的医生和护士也需要加倍小心,才不会错过病危的信号。等候天亮绝不是消极被动的状态,而是积极主动地守候在自己的岗位上,警惕地守护城内居民的安危、守护每个病人的生命。守夜是一份神圣的职务,无论是维持社会治安的警员还是捍卫国家领土的军兵,无论是值夜班的医务人员还是在化验室里分析和检测血液样本的技术员,在每个漫长的夜班里都有义务积极主动地尽忠职守、等候天亮。

那个汗水浸透防护服的夜晚,我对等候上帝又有深一层的领悟、多一份的理解。等候上帝意味着我需要打起百分百的精神,警醒地守护着我的城墙,而不是漫无目的、无所事事地等待祂为我成就心里所求所愿的事。等候上帝并不意味着我有正当的理由打盹睡觉、自我封闭、自怜自艾,而是把握机会主动、积极地服事、抢救生命和灵魂,这样等候的季节必然不会浪费、不会留白。

无论您处在人生的哪一个季节,等候上帝是信心旅途中的试炼,更是个饱含应许的蒙福之路。但愿我们在等待疫情结束的当儿继续积极等候上帝,因为“凡等候耶和华,心里寻求祂的,耶和华必施恩给祂”(耶利米哀歌 3章25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复活的能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