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byn Scott,美国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刘弟兄,中国

那天我和其他晚上做的事情没什么差别,你知道的:看电视、滑手机社交媒体以及在新闻和网络上猎奇。我不确定我是怎么点过来的,但最后我读到一篇关于身体集中重复性行为(BFRBs)的文章。我读到的内容令我崩溃。
 
我发现,BFRBs通常用来描述一组会导致人们反复触摸头发和身体,从而导致身体损伤的失调行为,如拔头发、抠抓皮肤或咬腮。让我深受打击的是,这些不同的BFRBs症状是相关联的,而我已经表现出了其中的一些症状——可能是我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与抑郁和焦虑作斗争的结果。
 
打我记事的时候,我就总是在抠抓我指甲根部的那层皮——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个习惯而已,就像咬指甲一样。但我没意识到它有一个名字叫强迫性皮肤搔抓症(dermatillomania)。几年前,我发现自己开始把汗毛从手臂上拔下来,而且越来越频繁,直到我每天都会拔。我发现这叫做拔毛发癖(trichotillomania )。在此之间,我注意到了我咬腮帮的习惯(咬腮症morsicatio buccarum)。我想它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随着另外两个BFRBs的确认,咬腮帮也变得更加明显。
 
从文章中,我发现对一些人来说,这些行为可以带来满足感,减轻压力和焦虑,或者是一种完美主义的表现。我把这看作是一种心理障碍,是由我大脑中的某些东西引起的,而不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习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对我的打击这么大,但意识到这一切让我感到如此无力和挫败。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却被我错乱的大脑所控制。
 
看完这篇文章后,我发现自己在问:“我的状况怎么这么糟糕?”我离做个正常人太远了,我从来就没正常过,也不知道怎么回到正常状态。
 
一个正常的状态,一个没有抑郁、焦虑和精神障碍的状态。

我们生来就是破碎的

 
不管是因为童年坎坷,还是经历悲痛,又或是身体激素失衡,我们所有人的破碎都必然会在某个时刻显现出来。事实上,从亚当和夏娃的孩子开始,世上的每一个人生来都是破碎的(罗马书5章12节)。我们会这样是罪造成的。
 
只有当创造我们的那一位走进我们的生命,我们才是完整的。耶稣来医治罪留在我们里面的创伤。作为我们的救主,祂来拯救我们脱离罪。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再破碎了,而是意味着,在基督的再来之前,我们都是有盼望的,因为耶稣已经胜了这世界(约翰福音16章33节),祂是我们安慰和医治的源泉。
 
此外,耶稣在约翰福音10章10节中说,祂来这里不仅是为了拯救我们的灵魂脱离地狱,更是为了给我们更丰盛的生命。我过去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祂会给我们梦想中的工作和渴望的家庭关系并把我们从挣扎中解救出来——但我后来明白这也可能是学会如何享受我们现在的工作,或者学习如何与我们的家人建立更好的关系。在我与BFRBs的斗争旅程中,这意味着我可以在挣扎中学习倚靠上帝。
 

我们不必独自一人面对

 
我已经接受了我靠自己不能解决我的问题。对于那些与上瘾、瘾症、强迫性行为或其他各种类型的紊乱作过斗争的人来说,你应该知道,要从自己里面找到力量来让它们停止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了,药物、草药和其他治疗都可以成为对治疗非常有益的资源。但我们总会在自律和诱惑之间挣扎。因此,我发现我需要自己以外的力量,需要能够持久的力量。这才会是长期安全有效的方法。
 
我知道我需要上帝的力量,它可以在我的软弱中显得完美(哥林多前书12章9节)。这有时是在我强迫症发作时,为寻求力量而做一个快速的祷告。有时是逃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寻求上帝的帮助。有时候则是我需要跟上帝倾诉,告诉祂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这会如此困扰我。有时则是相信上帝是我所需要的力量,并且祂会帮助我。
 
不仅于此。我仍然在与BFRBs作斗争,但我不再觉得被它压垮了。
 
我知道上帝创造了我的身体,当我向祂求救的时候,祂就在我身边。和一些身体疾病一样,精神疾病通常不会一劳永逸地被治愈。它们需要持续的得到关注和治疗,有时甚至需要一辈子。但没关系。因为倚靠耶稣是每一天、持续一生的旅程。即使我们自己变得强壮起来,也不应该忘记耶稣。
 
所以,当我挣扎着想要去抓、拉、咬的时候,我知道,靠着每天的祷告和从上帝而来的力量,我或许能够找到从BFRBs的坚固营垒得痊愈和解脱的办法。但最重要的是,因着我每天都越来越倚靠祂,我与上帝的关系越来越近,并在基督里成长地日益强壮。

 

 

 

阅读原文请查看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复活的能力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