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薰衣草,马来西亚

有声中文:小七,中国

 

2020已进入五月。我还是一样,在世界眼中,我依然处在人生的谷底。我想,如果我不认识上帝,我自己也会这么觉得。

 

一直相信的谎言

 

我依稀记得2015年的毕业典礼,我挺直了身子,兴奋又紧张的一步步走上台,在掌声和欢呼中对着摄像头鞠躬后,接过了期待已久的毕业证书。一切看起来又华丽又光荣。小学,中学,大学,我都是别人眼中的优等生。我曾经一直告诉自己,我要改变自己贫困的家庭,我要让自己出类拔萃,我要尽力往高处爬,我要让曾经取笑我的人懊悔。我心里既自卑又骄傲。在我的认知里,在做过比较了以后,得出的结论是:最为优秀的孩子,就最值得疼爱。而为了得到他人的爱,为了我自己以为的责任感,我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健康。

 

虽然我自称基督徒,却过得好像没有信仰一样。我清楚上帝是唯一的真神,我知道祂的存在,但我的信仰却都只停留在头脑里,生命丝毫没有被改变。我的生活依旧是我的,我的成就也是我的。我对爱的定义认识有误。我一直相信我一定要付出很多才值得被爱。同时我也不懂得怎么去爱他人。

 

 

手术令我惊醒

 

经过了他人看似辉煌的学校生涯以后,2016年我正式进入职场。那年国家经济面临危机,我却因着上帝的恩典,在公司裁员时,顺利进入一间大公司。一开始,一切似乎都挺顺利,然而后来我的部门却经历重整,我刚适应的工作性质完全发生改变,我的工作量每天也在不停地增多。就在那时,我的健康开始出现问题。过大的压力让我得了痔疮,进而形成了肛裂。伤口愈合得快,却也重裂得快。我的每一个动作,走的每一步,都会牵扯着我的每一个神经,直到我连呼吸都感到剧痛。我去看了医生,医生只是无奈的说,开刀也不一定会痊愈,医生说我接下来要经历的痛会跟生孩子的痛相似。所以我需要摄入大量的止痛药和消炎针。每次痛得厉害的时候,我会无意识地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而当下每一分痛楚我都清楚记得,也无法忽视自己脸上的冷汗、苍白的脸和消瘦的样子。可为了顺利度过员工保证期,我仍坚持继续工作。就这样过了六个月,无数个夜里,我有很多失望,很多埋怨,但有次我致电给一个大学认识的基督徒姐妹,她的安慰让我感到自己并不孤单。有时候我会一边流泪一边熬夜工作。然而我也不能大哭,因为任何稍微剧烈的动作都会给我带来愈发的痛苦。整个过程里,我变得越来越悲观,越来越孤僻。

 

后来有一天,我的伤口完全裂开,我在租的房间里,看着地上的血,感受着身体的疼痛,我知道我已经到了极限。那个夜晚,我只有一边祷告,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去了当地的大医院,医生要我立刻动手术,我问他可否延迟,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完。他谴责我看工作重要过生命,责骂我不懂得爱惜自己。想起来,身为身体的管家,我真的很失败。那之后的几个小时,我决定动手术,签了手术同意书,就被推进手术房。我依然记得,手术房很冷,手术台很冰,医生告知我手术的成功率50%。我远在香港做牧师的阿姨得知后,就致电为我祷告,她哭着为我祷告的时候,我才惊觉,我错了。我以为我要快点成功好让家人幸福,可是,我却让大家担忧。就连一向严肃的阿姨也哭了。

 

在手术之前,我很害怕,我怕手术失败,我就又要受痛苦。但就在我闭上眼睛睡着之前,心里有个声音说,我的医生是上帝,不是人,所以不要怕。后来我就暂时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母亲,父亲,我的其他阿姨,我的外婆。她们看着我哭了,说怎么把自己弄得那么憔悴。不过真的很感恩,我的手术很顺利。

 

 

坠入躁郁的深坑

 

然而我休息没有多久,因着公司人手不足,我就又回去工作了。工作量依然不断增加,而且多了更多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一开始我选择不理会继续赶工,但后来情况影响到了我的工作。我当下的想法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不过想了想,我是基督徒,如果那么做,我和世人有什么分别?上帝一路来都那么爱我,我如何去刻意伤害祂造的人?于是我努力对她们好,并为她们、也为我自己祷告。感谢主,后来我们的关系真的缓和了许多。不过我被影响的工作却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当初那些恶意破坏我的谣言也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平复。

 

就这样我在工作压力和人事压力之中不断被碾压,面对眼前的人和事,我越来越不知所措。似乎一切都在变本加厉向我袭来。我被侮辱,被性骚扰,但我的申诉都被忽视。渐渐地,我开始害怕人群,害怕黑暗,害怕很多事物。我觉得自己有时候根本撑不下去。我每天睡一两个小时赶工,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得到的却是一些领导连看也不看就铺面而来的指责。我祷告,每天只要少一个人刻意欺压我就好了。可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生病了。有一个晚上,在工作之余,我出去透透气顺便倒垃圾,可是我突然很想从当时住的二十三楼跳下去。后来家人的电话让我惊觉自己刚才的行为。又有天在公司一边啃着饼干一边赶工的时候,一个同事简单的一句问候,我的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我知道自己生病了,可是我不想面对,我怕我说出口,就会被议论,就会因此失去工作。直到有天我知道我完全没法撑下去了。我连走出房间的勇气都没有。我打了电话回家,买了机票,请了假,失魂落魄地去飞机场。机场里人来人往,可是我却觉得内心异常孤单。在飞机上,我甚至祷告希望飞机坠机,因为我想死。可我却又不想其他人被连累。后来去检查,医生说我已经患上严重的忧郁症加焦虑症。在医生的指导下,我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我想知道我生病的原因,想去面对和去克服。在治疗的过程中,我偶尔还是会莫名地想自杀,莫名地情绪低落或绝望,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情绪从何而来。很多人跟我说,去运动,想开点,但问题是,我真的有心无力。我在心里呐喊无数次,我比谁都想痊愈,比谁都不想承认自己忧郁。这在当时的我看来是缺陷,是我人生的污点。

感恩的是,整个过程里,都有基督徒好朋友一直安慰我、扶持我。她们的聆听,理解,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然而,后来事情又急转直下。就在我的忧郁症好转的时候,我因为药物没有及时被减少,开始有了副作用,我因此患上了另一个心理疾病———躁郁。我会情绪不受控地一阵过度兴奋之后又过度低落。在这样的来回徘徊中,我的行为也不受控了,我做了很多自己之前非常排斥的事。比如去刺青和借债。后来感谢主,因着服用了一个中学老师介绍的营养品,我的大脑开始产生变化,慢慢恢复了稳定。但我对那之前事情的记忆却断断续续。

 

 

恢复意识以后,我又陷入极度的痛苦中。我自责,自我厌恶,很想彻底毁了自己。我觉得自己是最不值得被爱的人。我也因此失去了很多朋友。我过去一直紧紧抓住的金钱也毫无踪影。我不止没有了储蓄,还多了许多债务,继而影响了我和朋友,和家人的感情。

 

因为身体和精神原因,我的工作也一直在停摆,人事部一直没有让我复工。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我努力的成就、金钱、我重视的朋友、我爱的家人……我开始逃避,我不想面对自己,也没有勇气面对别人。我把自己锁在家里,每天读着自己其实不感兴趣的小说,不再跟人交流。

 

 

学会祷告和交托

后来在教会几个姊妹和我家人朋友的帮助下,我开始慢慢走出来,开始去面对,虽然我还是会自责,可是我比较可以面对了。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我妈妈忧郁症复发了。我在自己还未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感到自己走到了绝境,再也没有办法和出路了。我只好选择放下从前自以为的那巨大的责任感。我可以做的,就做,不能的,我就交托。只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会责怪自己,我怪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可是上帝也在这个过程中让我看见,祂已经将最有力的争战武器赐给了我————那就是祷告。

 

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复工,偶尔我也还是会低落,可是我渐渐学会了跟自己相处,跟自己的情绪相处,真的受不了的时候,我就会听诗歌,安静自己的心,然后祷告。而每一次,上帝都给我巨大的平安。世上没有任何人的安慰,可以比得上上帝所赐的平安。偶尔我的心里仍然会有不甘,可是我知道,我在世人看为一无所成的时候,却得着了至宝————耶稣基督。上帝让我看见自己的不足,祂拿走我的骄傲和我大部分的执念,让我看见别人的需要,让我懂得体谅,懂得在很多事情上都要平衡,也让我知道我需要好好照顾祂赐给我的肉体心灵。

 

我也深信,虽然现在因为疫情的缘故,国家经济在下滑,但祂早已画下了我的生命蓝图,我既然是跟着主走,就要相信祂。造我爱我的主,必会陪着我走。我相信只要寻求上帝的国和祂的义,祂就不会亏待我。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 23篇4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荣耀的身体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