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Kelly Ng, 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 , 澳大利亚

 

“你为什么还在找房子?不是告诉过你,可以住我们家吗。我们为你准备了一间房间”,Cheu说。

 

我已经告别纽约这家人回新加坡5个月了,然而她温和的指责还会回响在耳边,让我想起他们平凡却不寻常的热情好客。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接触了太多“大苹果”味道的纽约客——他们冷漠、自负、带着敌意。从未想到我会在这里第一次经历“philoxenia”,希腊语里的“好客”(直译就是“陌生人的朋友”)。

 

当Loh家人邀请我去他们家住的时候,我刚完成一所常春藤盟校的硕士课程,付完高昂的学费,真是穷困潦倒,既无工作,也无方向。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陌生人,虽然在曼哈顿上城区的同一个教堂聚会,我们可能也只聊过三次。

也许是新加坡人之间的某种亲近感吧。

 

Cheu和她的丈夫Ji Meng也来自新加坡,不过已经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两个孩子Ashley和Isaac从小在这里长大。

但我觉得他们对我的热情款待,是因为相信基督里的家人比血缘关系更亲。

Rosaria Butterfield在她的书《敞开家门的福音(The Gospel Comes with a House Key)》中写道,那些非比寻常,热情待客的普通人家“完全没有把他们的家视为自己的,而是看作上帝的厚赐,是要用来拓展祂国度的。”

希伯来书13章2节敦促基督徒“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并提醒我们,如此行会有深远的、国度的意义——“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

我在Loh家的经历正是如此。他们单独为我准备了房间,这可能是我在寸土寸金的纽约市蜗居的两年里拥有的最大空间;而且暖心地让我“随便”享用储物柜里的食物;并成为每天餐桌上家庭聚会的一员。

那段时间,我低调地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员。我有时会,并渐渐喜欢上帮忙用洗碗机清理碗碟;有一次我也尝试帮Isaac拍交给学校的视频,结果两个人笑成一团;我还会在每次去唐人街的时候帮忙买蔬菜和包子。

这家人陪我走过无数平凡也不乏波动的日子,聆听我无休止的犹豫不决:是接受这份实习呢,还是那份工作?当我脚上长了脓肿时,他们深夜带我去看病,找药店。农历新年时,他们还邀请了我那帮不想在异乡独自过节的留学生朋友们共聚晚餐。

对于这家人,款待客人是这么正常,顺其自然地融入生活的日常,不会为准备精美的饭菜,或保持房间一尘不染而烦恼,而是总有空间,或腾出空间,邀请他人一同进餐。

我从小被灌输“管好自己的事”,并且我生长的地大家都几乎不一起吃饭,这些对我来说太不寻常了。

Loh家是我唯一被真心问及“你今天过得如何”的地方。这些真心的询问、倾听、陪伴,让我体验到了基督与罪人坐席时的那份爱(马可福音2章13-17节)。

如果用金钱来回报,我将永远无法“偿还”他们的款待。但与这家人的相处鼓励我去思考,如何成为一个无私地给予他人时间和空间的人。

虽然不像曼哈顿,但新加坡也是空间局限,但我从这段经历学到,基督徒的好客并不需要一个装饰精美的家,甚至不需要有了家才能款待,可以是一杯茶,陪着看医生,或者只是倾听和祈祷,重点是,我们愿意付出,并腾出时间。

这需要勇气。

耶稣从不拒绝和受伤害的人做朋友,愿意和被厌弃的人交往。祂医治众人回避的麻疯病人(马太福音8章3节),和被人憎恶的税吏吃饭(马可福音2章13-17节),和一个有罪的妇女成为朋友,不忌讳她的背景和地位(约翰福音4章4-26节)。

这让我重新审视自己在新加坡的处境。逢年过节,是否可以邀请一个无法庆祝的人一起吃饭?

难道在我周围没有养老院或日托中心,住着渴望陪伴的老年人吗?那些因为语言不通,无法维权而受到不合理对待的农民工呢?如何与他们做朋友,就像耶稣怎样对待我们这样的罪人,如同Loh一家视我为家人一样?

耶稣在路加福音14章12-14节说:“你摆设午饭或晚饭,不要请你的朋友、弟兄、亲属和富足的邻舍,恐怕他们也请你,你就得了报答。你摆设筵席,倒要请那贫穷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报答你。到义人复活的时候,你要得着报答。”

耶稣让人们靠近祂。他们空着手来,却丰盛而归。这就是福音里接待的标准——对于堕落的世界是激进的,对于永恒国度却是普通的。

 

上帝会呼召我们中的一些人,抛开一切去陌生的异国他乡。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许只是让我们敞开大门,在餐桌上多加一份碗碟,帮助一些人扛起他们背负的十字架。

在等待羔羊的婚筵时,让我们也在自己的家里预演天国的盛宴,不是在美酒佳肴上追求完美,而是极尽所能欢迎各族各方的人,那些流离失所的,受伤的,孤独的人——那最动人的画面。

 

点击链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我有一个梦想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