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ilary Charlet,美国

翻译:Cindy Wang,澳大利亚

有声播读:杨澜,中国

 

有谁喜欢打击?而且是一个个地接踵而来。几周内我前后经历了两次,让我跌进了伤痛的低谷,那份刺痛到如今依然在雕琢我、改变我、伴随我,将我推向上帝,跪在祂面前流泪。

 

大约两年前, 我确信自己找到了“那个人”,那个可以共度一生的人,那个逗我开怀大笑,为我开车门,抽时间给我打电话, 陪我去教堂,带我去约会的,可以无所不谈的人。那个一星期七天天天都要见的人——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段感情里我跌得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一切突然嘎然而止,我跌了个底朝天。那天晚上,我去他家打个招呼,他几乎不敢看我的眼睛,短短聊了几分钟,我就走了。晚上正准备睡觉时,忽然收到他的短信,“我想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我需要一些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那晚之后,无法摆脱的被拒绝感一直跟着我。我们再没见过面,聊过天,连个电话也没有,就这样结束了。几个月后我试着联系他,想看看他怎么样了——结果毫无回应。

 

几周后,在哥哥和嫂子婚礼上的经历让这种被拒绝感更加彻骨。

 

我去和一位近亲交谈,她却不愿直视我,只言片语后就避开我走了,我当时非常纳闷。几天后竟听到传言说我拿了她的东西。她的一件毛衣不见了,她认为是我拿的,我震惊极了。

 

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的人,就这样彻底背叛、拒绝了我。她怎么可能这样想我?我和他如此在乎彼此,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陌路人?

 

我想不出造成这两段感情破裂的任何原因,只能归咎自己,对自己说——因为我不配,我太脆弱,有太多问题。

 

被忽视、被疏离,被回避,却又没有答案的那种刺痛不断地击打着我。让我相信我永远不值得拥有真爱,甚至连拥有家人的关系都不配。

 

我睡得越来越少,吃不下东西,无力感淹没了我。但我用微笑来掩藏自己,遮盖内心的挣扎。姑姑注意到我的体重减轻后,向母亲表达了担忧,而我只简单地以“锻炼和健康饮食”应付过去。

 

多少个漫漫长夜,躺在那里无法入眠,任凭眼泪横流,空虚和心碎让我心如刀绞,我只能向上帝呼求,让祂拉近我。就是那时候,他祂接纳我,提醒了我我在祂里面的身份。

 

我并不破碎;而是在被塑造(以赛亚书64章8节 )。

 

我不缺乏;上帝会充充足足地供应我一切所需用的,而不是我想要的(腓立比书4章19节 )。

 

我并不软弱;我正在主里重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以赛亚书40:28-31 )。

 

第一次,我知道我是多么炽热地被爱着。也许人会拒绝我,但上帝永远不会。我知道上帝是良善的,正如罗马书8章28节所说,祂会让万事互相效力,让我得益处。即使我当下我感觉不到这一点,但我会抓住上帝的应许。

 

我不再盼望电话的铃声,等待某个人,而是拿起圣经,因为上帝已经在那里等我了,祂的应许会对我说话。圣经里的人物经历了一次次的试炼,但上帝仍然是信实的,祂的应许不落空。祂要把最好的给祂的子民,即使这意味着让他们经历磨难,而祂会一直带领、一直陪伴。

 

我没有找借口躺在床星期天不去教会,而是来到上帝的面前,敬拜祂,称谢祂的信实。只要有时间,就如干涸之地般吸纳祂的真理,慢慢地,我的视角从困惑、悲伤和破碎,转向完全、信任和期待。

 

虽然环境没改变,但我的内心却翻转了。

 

我虽感到心碎,但我知道祂会把我的心粘合起来,祂的爱和信实会透过伤痕照耀到我周围的人。

 

我虽感到空虚,但我知道我可以在祂身上找到满足。在那些破碎的关系中我无法得到的陪伴,祂每天都丰富地给我。在祂面前,我不需要成为别人,做自己就好,可以随时去找祂,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

 

我虽感到虚弱,但祂伴我左右,搀扶我,给我力量和盼望。

 

直到今天,我还没有见到这两个人。我尝试过修复跟其中一位的关系,但这需要时间。虽然我们通了电话,但依然能感觉到电话两边关系的紧张,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鼓起勇气去拜访。不管未来这一切能否修复,不管我还要经历什么,现在的我知道我在主里的根基,在主里的身份,任何人的一言一行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不管经历高山还是低谷,我都是上帝的孩子,被爱,有价值,完全,被祂充满。我的被造奇妙可畏,我并非软弱、无力、我的生命有意义。

 

你也一样。

 

 

点击链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我有一个梦想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