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rlo Justine Gando ,菲律宾

翻译 :Anna,中国

有声播读:刘弟兄,中国

 

我从小在没有爸爸陪伴的环境中长大。我的爸爸是一名麻醉师,辛勤努力工作来养活全家。因为从小缺失来自爸爸的教导和关爱,我是在两个姐姐的陪伴下长大的,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男孩子,和她们一起玩化妆打扮的游戏没什么不妥。

有一次,我妈妈出去工作,让我和一个比我大的表哥呆在一起。我的表哥对我不断性骚扰。第一次发生时我很震惊,但以后却越来越享受与渴望这种关系。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同性产生了越来越深的感觉。上大学期间我沉浸在对同性的吸引中不能自拔。有一些晚上,我会和一些男生见面,和他们发生性关系,爸妈全然不知。我那时觉得无所谓,也没想过后果。

在那段时期,我还是教会青年小组的领袖。但虽然在外面看我在忙着带领青年人敬拜上帝,我的内心却被性的欲望占据,一点点远离祂。

我的内心渴求父亲的关爱。我多么巴望着能有人关心我,满足我内心对父爱的渴求——自从爸爸在我小时候当场抓住我穿着女装后,他就开始疏远我。我认为,我的爸爸很厌恶我是同性恋,并刻意跟我保持距离。所以我在其他地方寻求爱和接纳,希望有一天,能有人接纳我本来的样子,并信任我。

几年之后,我在一个商务外包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想让忙碌的工作转移我的注意力,但显然我错了。我一有收入就开始光顾夜店酒吧,和同性恋者混在一起,放纵自己的同时还继续保持在教会作为一名受尊重的青年领袖的职位。我过着双重生活。

我还变成了同性恋社群的支持者,想帮助那些人提高对艾滋病的意识。我感觉我在支持一项正确的事业,虽然我自己对这个事业并不了解。

在2017年,我的一个同事在知道我倡导提高对艾滋病的意识后,问我能否陪他去做艾滋病检测。我同意了,决定给自己也做一个检测。在看到自己的化验结果时,我惊呆了。我是HIV阳性。

这太不真实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的辅导员给我制定了服药计划以及其他的一些治疗程序。在回家的路上,我试图不理会自己正在经历的负面情绪。

 

意外经历来自上帝的恩典

我花了数周来接受这个消息。最初,我假装无所谓,毕竟我还能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越是尽力不去想,负面情绪越多。我决定辞职。之后,孤独和抑郁感随之袭来。

一次我和我的姐姐躺在一张床上,我崩溃地问她:“我是不是一个坏人?”。姐姐抱着抽泣的我答道:“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都有它的目的。尽管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目的是什么,但最后所有的事情都会显明。”

当我把情况跟家人说了之后,我的爸爸说:”儿子,别怪我当初没提醒过你”,然后爸爸拥抱了我。

即使知道我的状况,我的家人也并未对我另眼相待或者抛弃我。他们让我觉得好像这事从未发生过。

我的家人仍旧和我共餐,在家让我分担家务。自从告诉他们之后,这事就一直没再被提起过。他们的积极反应帮助了我,尤其是身为医生的爸爸对这个病很了解,但即使他很担心我的状况,也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我跟父母讲了我的情况,爸爸开始花时间陪我和妈妈。我们一起去教会,一起吃饭,妈妈多年来的祷告应验了。那时我才知道上帝按祂的时间安排好了这一切的事。

 

把我的双面生活交给上帝

在大约休息了11个月,反思了哪些事对我是最重要的之后,我决定再找一份工作。后来也很感恩我被一家公司雇用了。之后我开始寻找一些可以信赖的小组团契,工作单位的一个密友把我介绍给我现在的门训小组组长。我把我的情况给他说明,但他没有论断我。令我惊讶的是,他带给我安全感。他帮助我重新振作起来,每天借着规律的圣经学习和小组分享来有目的地寻求耶稣。

随着我家庭关系的重建、我牧者和最好的朋友在六年里的引导以及来自门训小组的爱与理解,我开始把自己的双面人生降服于上帝。但是我仍在重建的过程中。上帝只是刚刚开始祂的工作,祂每天都在把我进一步塑造成一幅美丽的艺术品,以展现祂奇妙的救赎恩典。

我是一个残缺的人,不配得到十字架上的爱,是一个不配得到这份恩典的罪人。现在我因着更高的目的被重建,透过我生命的见证来彰显耶稣的荣耀。我准备好了为了上帝的荣耀来面对一切艰难险境。上帝给我爱,带给我改变。我是一个因着更高的使命被破碎的器皿。

我,Marlo Justine Gando,是一名上帝的仆人,我宣告耶稣是我的唯一,唯有祂以完全的爱爱我,祂也是我生命唯一的渴求。

今日,HIV在我的生命中有了新的意义:上帝已经赢得了我(HE IS VICTORIOUS over me)。

“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哥林多前书15章57节)

 

 

 

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一同坐席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