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shley Ashcraft,美国

翻译:Nancy,中国

 

前两周的大选之夜,当我的家人看着选票涌入时,我不禁对美国明显的分歧感到沉重。两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在大多数州是如此的相近,我觉得就算我们再努力,也制造不出更完美的分裂了。

我们现在的这种分裂是许多人心灵的负担。看到代表美国分裂程度的非常清晰的数据,至少可以说是令人沮丧的。

而现在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已经获胜。我听到很多人讨论摆在他面前的任务——重新让“美利坚合众国”合一起来,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甚至或许是不可能的。

是的,乔·拜登可能赢得了选举,但他赢得了一个很分裂的国家的领导权。

不幸的是,美国的政治分裂也影响了教会。基督徒和这个国家其他地方一样分裂。虽然我们都想相信一个新的候选人会让我们合一起来,但一直压在我心里的想法是,真正的合一不是乔·拜登的工作……而是我们的。

把这个责任推到他肩上是错的。合一始于教会(腓立比书2章2节)。我们在教会里的合一会反映到全世界。它将改变我们与他人的互动方式以及人们对教会的看法。这是最重要的,不仅对美国的政治分歧如此,而且在教会如何向世界展示基督这一方面也是如此。

 

合一的呼召是依据圣经的

 

这呼召始于约翰福音17章中被称为大祭司的祷告中,耶稣祈求与祂的子民——教会合一。祂在22和23节祷告,

“……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 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地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

耶稣的合一祷告与爱紧密不分——天父与圣子之间的爱、耶稣与教会之间的爱、教会与世界之间的爱紧密。与耶稣的连结需要合一。它要求我们彼此相爱。

保罗延续了耶稣在教会中合一的主题。在《哥林多前书》一书中,他为哥林多的教会祈祷,这座城市被称为一个大熔炉,是一个不同民族和文化的聚居地:

“弟兄们,我借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哥林多前书1章10节)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不错,但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如何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一个播种和平而不是分裂的民族?

 

 

从家里开始

 

特蕾莎修女说得最好:“如果你想改变世界,回家爱你的家人。”我相信合一的呼召从我们的家庭开始。

这个呼召塑造了我如何教导我的孩子,如何在他们面前说话,以及他们如何看到我与朋友和同事的谈话。

我和丈夫有责任为我们的孩子树立团结和爱的榜样。这意味着去肯定我们所看到的各种肤色的人都是上帝伟大创造的一部分,或者教导他们:即使我们不同意我们朋友的看法,我们仍然可以爱他们。

前几天我把女儿从学校接回来,她哭着跑到我怀里——一个女孩在操场上说了些不友善的话,我的孩子很伤心。

我们讨论过,即使别人不友善,我们也要待人友善。有时这是一个很难做出的选择,但我们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将以爱为标志,而不是仇恨或愤怒。

随着孩子们的成长,我知道这些实践和平与合一的机会将继续出现。

 

正因为如此,我对耶稣呼召寻求合一的回应,是从家里开始的。

 

但它不会停留在家里

 

不过,这种合一的效应不会只停留在家里。它将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人际关系、工作和世界里。

达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 谈到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定的影响领域,作为基督徒,我们可以把上帝的国度带到我们特定的领域。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我的教室。我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有影响力和权威,所以我可以在那里成为一支合一和和平的力量。

但是我们该怎么做呢?实践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首先,我认为在我们对别人做出判断之前,我们应该先向内看。耶稣在马太福音第7章说:“为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第3节)。

向内看,我们可以考虑试试依纳爵·罗耀拉(Ignatius of Loyala)对良心检讨的实践。可以每天晚上有意识地回顾我们的对话,我们所采取的行动,我们与之互动的人,然后考虑有什么需要忏悔,以及需要注意的上帝的指导或指示。

 

第二,我们可能需要进行艰难的对话并接受纠正。想想你所在领域的人。是否需要与他们进行任何谈话?有没有需要说出或听到的真相?你是否需要接受纠正?

最后一个想法是关于社交媒体的。甚至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也应该如何反映基督。我经常和我的学生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发布的言论将会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他人造成极大的影响力。教会需要未雨绸缪,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助长狂热。我要假设,真正的改变将来自于真正的面对面对话,而不是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发布推文、模因或夸夸其谈。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言论——在它呈现的所有形式上都有它的影响力。拥有一个影响领域是一个责任重大的事情;我们需要确保我们是为了别人的益处而发声,而不是为了伤害他人而发声。

因此,思考我心中的挑战后,我恳请教会——尤其是美国的教会——在这个时候追求和平,愿意“虽然不一致、仍然彼此相爱”。

 

愿定义我们的不是我们的政党,而是我们对耶稣的爱。希望我们记住,至少在教会方面,合一不是乔·拜登或其他政客的职责,而是我们自己的职责。

 

 

 

*此作品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感恩的美好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