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Osarieman Faith,加拿大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杨澜,中国

 

我在教会长大,看多了人们为他们称之为的“上帝的恩典”作见证。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看到的是人们分享他们犯下的可怕错误和做过的糟糕选择,以及上帝是如何带领他们度过接下来的挑战的。我很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良善的上帝会选择帮助这些人——在我看来,这些人并不是多好的人。

这些人因着上帝给他们的恩典而做的见证让我满是怀疑和困惑。但我没有寻求上帝并向祂提出我的问题,而是选择了不去理会我的想法。因此,我花了很多年才纠正了自己对恩典的误解,并且是以最痛苦的方式。

四年前,我开始在我的教会里服事,并完全敞开内心去信任一些我认为有爱心的基督徒领袖。

然而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注意到他们缺乏责任感,并且不愿承认错误和对已经存在的错误加以纠正。还有,有些讲道让我担心。

几个月前,当我(和其他人)向他们表达我们的担忧时,我们却被禁止发声,并被暂停了在教会的服侍。

我感到很受伤——感到我服侍上帝和祂子民的热情被误导了。我也觉得自己被操控了,他们让我以为我有这样的担忧本身就是不对的。我拒绝去想自己怎么才能原谅这些人,我紧紧抓住伤痛不放,因为我觉得不该给他们恩典去原谅他们。

我心中的骄傲不断提醒我,我完全有权利感到生气。

每天我都在脑海里重温这件事,并发问他们是不是该这样背叛我。我经常得到的答案是“不”,这让我陷入苦毒,而苦毒开始阻碍我与上帝的关系。

我一直对自己说:“当上帝要我原谅的时候,祂会把苦毒的感觉带走的。”几个星期过去了,我开始很难敬拜了。我觉得很沉重。我扛着沉重的包袱却不知道该如何放手——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放手。

我变得非常沮丧和痛苦。为什么那些伤害我的人在我痛苦挣扎的时候还可以那么快乐?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有一天,我崩溃地哭了。

当我大哭的时候,我听到心里有一个安静的声音在提醒我:“去祂那里,祂会让你安息的。”

在那之后我哭着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决定让上帝介入到我的痛苦中。我知道祂的道路既不容易也不好受,但在祂的同在中待了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虽然这些人真实地伤害了我,但最好的方式还是听从耶稣的教导,给予他们恩典和慷慨的宽恕(马太福音18章22节)。

祂的恩典是足够的,因为祂是一位仁慈和宽恕的上帝。上帝是如此的伟大和大有能力,祂可以给我足够的力量倚靠祂去放下这些人对我的冒犯。

第一步是刻意、谦卑、始终如一地来到祂面前。上帝可以在一瞬间或慢慢地使我们破碎的心重新恢复完全。对我来说,我花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才完全释怀,在此过程中,上帝重新定义了我对祂的恩典的理解。

圣灵帮助我认识到,我的骄傲阻碍了我的宽恕。我很不好意思没早点明白这一点。上帝帮助我看到祂每天给我的恩典。比如每次我答应祂会做什么但却没有做的时候,祂以仍然爱我来让我看到祂的恩典。

当我明白给予恩典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行为不会带来任何后果时,原谅我的教会领袖就变得容易多了。

这意味着我不再在心中审判他们。就如同我如今在基督耶稣里也不被定罪了(罗马书8章1节)。

这使我对上帝有了更深的认识,因为我知道,当我向他人展现出恩典的时候,我会更像基督。

上帝的恩典就是不基于某个人的价值观和行为,单单向那个人给出恩惠,这是因为上帝想给我们恩惠。当我们应该受到谴责时,祂的怜悯——另一种形式的恩典——遮蔽了我们。祂没有谴责我们,而是宽恕我们,安慰我们,提醒我们祂爱我们。

虽然要展现上帝的恩典和宽恕并不容易,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却是必要的。

过去,当我听到那些我觉得不配得宽恕的人讲上帝恩典的见证时,我没有意识到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

现在,我正努力对他人更加仁慈——只要是在上帝的带领下,我会尽可能多地给他们机会。因为他们需要这样的恩典,这也让他们可以成长为更像基督的自己。

在回应或说出别人的缺点之前,我现在能够做到停下来先问自己:“换做是我,我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即使我所看到和经历的挫折、痛苦或伤害是真实存在的,我知道我们天上的父有足够的力量和恩典让我能够依靠祂,同时祂也让我变得更智慧、更完整、更宽容和仁慈。

我今天想要为大家做的祷告,就是我们愿意让圣灵来教导我们上帝的恩典,使我们不至于迷失在苦毒的陷阱中,而是将上帝恩典的真理常放在心上,使我们可以日夜默想。我祷告我们学会原谅别人,原谅自己的不足,然后回到我们天父宽恕的怀抱中。祂在等待着你我!

 

 

 

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感恩的美好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