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eborah Lee,新加坡
翻译:Cindy Wang, 澳大利亚
有声播读:Melody,加拿大

 

我们的争吵始于一次去拜访姨母一起吃饭的时候。因为我们和姨母许久没见了,她便问我和丈夫相处得怎么样,我们说挺好的。然而,当她问起家里的一件事时(我就不谈细节了),整个气氛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不久,我便开始提高嗓门,指责我丈夫。

一个简单的问候,竟触发成我们夫妻之间地唇枪舌战,这确实暴露了我们之间的沟通问题。当我的丈夫一一数落我的不是时,我开始越来越恼火,他的辩解让我愤怒,他的话深深地刺伤了我,最终我在餐桌前哭了起来,大家便不再说话。

姨母边给我递纸巾,边劝我转向上帝,好好祷告。尽管我明白她话语间的智慧,但我无法平息自己的情绪,继续向丈夫说气话。在漫长而尴尬的沉默之后,我们吃完了饭,姑妈为我们祷告,求上帝重新点燃我对祂的爱。那晚离开姨母家后,我难过又伤心,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的婚姻状况和自己的信仰状态。

承认我的骄傲

那天晚上的情景在我的脑海中不断上演,我看到自己回应时有多骄傲,竟一股气地向丈夫说了那么多的“你”——“你从不问我的意见”,“你从不考虑我的感受 ”,“你只考虑你自己和你想要的”。尽管丈夫错怪了我,但我的回应也非常以自我中心。

正如雅各书4章1节所说,争战和斗殴都是从我们的私欲来的。我想做一个顺从的妻子,尊荣上帝和我的丈夫,但当我觉得情况不受自己控制时,还是大动肝火了。在这件事发生的前几天,我还向一位朋友讲述上帝的爱,以及我多么想跟从祂。然而,那晚我的反应却跟我说的大相径庭。我没有表现出一个基督徒应有的爱和忍耐(以弗所书4章2节)。我想起马太福音16章24节所说的,那些爱上帝的人必须舍己,背起十字架跟从祂。

我开始思考背起十字架跟随耶稣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那天如果耶稣和我们一起吃晚餐,祂会作何回应。我想祂一定会以温柔慈爱相待;即使被冤枉,也会容忍。但当时感到受伤的我却一心为自己辩护,不惜言语尖刻,伤害对方。

尽管觉得自己一塌糊涂,但我知道上帝仍然掌权,祂看到了我们的冲突,也了解我的软弱。然而,那天晚上之后,上帝似乎离我很远,我觉得自己太辜负祂了,根本不配做祂的门徒。

当我的心情平复下来以后,我回想起《圣经》里的人物,即便是圣徒和伟人也有失败的时候,如大卫(撒母耳记下11-12章)、彼得(马太福音26章 )、保罗(腓立比书3章)等等。然而上帝原谅并更新了他们。在希伯来书12章1节中,作者谈到我们要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并当卸下一切的重担。我意识到,我口无遮拦说的那些失信的话,不应成为我前行的绊脚石。只要我口中还有气息,就当悔改,抛开一切缠累我的罪,回转仰望基督。

和我丈夫讲和

理清了思绪后,我给姨母发了一条信息,感谢她提醒我要仰望上帝。虽然她鼓励我回转向主,也为我祷告,但要再次经历上帝的爱和恢复,我必须主动来到上帝面前悔改。信心之路就是跌倒后在基督里勇敢地站起来。我的下一步,就是要向丈夫道歉,求他原谅我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也着手去解决导致冲突的问题。为了能平静地去和他谈,我甚至提前演练了一下第二天要说的话。

有人说,谁先道歉,谁就是弱者,但我知道圣经的教导不是这样的。马太福音5章9节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因为我们的工作时间略有不同,通常在不同的时间起床上班,所以我决定发短信向丈夫道歉。发信息前,我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祈求上帝赐给我温柔的灵(箴言15章1节)和节制的舌头(箴言12章18节),只说有建设性的话语,存心谦卑,愿意解决我们的分歧。

感谢上帝,祂也在我的丈夫身上做工,因为他的回复言辞温柔、宽容。我们在晚餐时谈了那天的事,并决定今后在面对问题时,双方要温和相待。

学会明智地处理怒气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让怒气影响我的判断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了。饱尝苦果后,我才真正认识到,“……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
怒。 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上帝的义” (雅各书1章19-20节),也不能荣耀祂。所以,我必须学习控制怒气,提醒自己上帝与我同在,祂必会赐给我智慧来面对一切状况。

如果有必要,我会先回避冲突,以免情况恶化,在我能冷静、明智地应对时再去处理。虽然面对冲突时,控制情绪并不容易,但我必须提醒自己,上帝一直在我里面动工,祂的恩典够我用的,因为祂的能力是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章9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www.ya-mi.org—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