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nna,中国
有声播读:小七,中国

 

2009年,我研究生毕业后顺利进入了一所重点中学,成为了一名高中英语老师。回首十来年的教学生涯,满满都是上帝的恩典。

最初的9年时间,我被委以重任,教的是学校重点班英语。班里的孩子大都是数理化的学霸,他们以考顶尖大学为自己的高考目标。这群上进心很强、能力相对较高的孩子对我英语专业上的成长确实很有帮助。同时对我的备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学校对于重点班也是有期待的,希望每年考上顶尖大学的人数都能有所突破,我的心里压力可想而知。

记得曾经连续几年带高三,每天结束一天工作回家后都瘫在沙发上累得不想动。这种工作状态持续了好几年。每每身心俱疲时我都会跪在上帝面前,在祂那里重新得力。主耶稣说:“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章30节)。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有写灵修笔记的习惯。无论多么忙碌,早晨我总会拿出时间来读一章圣经。没有上帝的话语给我智慧,我想自己定会在忙碌中失去自我。

摩西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篇10节)。无论我的工作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满足感,工作本身都不能定义我们的存在,我们在工作中所取得的任何成绩也都将成为过去。所以我经常思考,我们劳碌做工得以糊口的背后有没有更高的人生目标呢?

我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工作中的各样挑战呢?一次不经意收拾书柜,竟然发现自己珍藏着从工作以来所带过的所有学生的成绩单。一眼扫去那些亲切的名字,心中不禁回忆起和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丝毫不会在乎他们后面那一连串的数字。他们各科成绩对我已经不再重要。可是当时成绩单一出来时,我们老师所看重的都是后面的数字:横向分析、纵向分析、平均分比较、进退名次的计算。找学生谈话都在研究成绩起伏的原因,给学生支招都是如何把排名提上去。

要想证明自己教得不比别人差,全凭后面那一连串的数字。谁知多少年后我们最先忘却的就是这些成绩,记住的却是学生如何在我感冒的时候偷偷买了药放我办公桌上;第一次用英语写诗时他们所呈现给我的惊艳作品;成人礼上他们面对父母那真挚感情的表达。

2014年,一名已经高中毕业三年的学生联系我,说大四要去国外交流学习一年,走之前想来看看我。记得当时他跑了很远的路来到我家。我看到三年没见的学生心里特别激动。他说在准备雅思考试时时常想起我,想起我给他们放过的电影;受我的影响,他一直有看美剧的习惯,对英语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同时,他回忆起我给他们看过很多的TED演讲,感触最深的是里面所呈现出来的多元的价值观和对待事物不同的思维方式。

这个在高中时代因着英语成绩不突出还挺让人操心的孩子却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狭隘。原来孩子们记住的也都是老师所带给他们的温暖瞬间。

在马太福音22章中,一个律法师问耶稣,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22章37-40节)。耶稣的这段话也成了我在工作中不致走入迷途的名言警句。

过度重视工作成绩,昼夜思想的都是如何在工作中表现优异。有时为了某些紧急任务不惜熬夜损伤自己的身体,甚至牺牲与家人共处的时间……这些生命的表现都会让我们离上帝越来越远。上帝带领我思考了一个基本的问题:除了耶稣基督,某些事情或者某些人是否成了我心中极度关注、忠诚、服事、恐惧或喜乐的所在?如果是,那它就成了我的偶像。

在旧约中我们看到诸多的以色列和犹大王因着拜偶像不断受苦、受警戒,感叹这些王竟然如此昏庸,向那些不能说话不能移动的金像铜像献祭,可今日的我们不也在做相同的事情吗?当工作占据了我们全部的身心灵,我们就无法去尽心、尽力、尽意爱主我们的上帝。

不去把工作当成偶像反而释放了我,不被骄傲的罪控制,让我知道在工作中尽上本分,做上帝忠心而良善的仆人才是最重要的。当我们在工作中谦卑尽责,不去跟同事“彼此惹气,互相嫉妒”(加拉太书5章26节), 反而让周围人看到基督徒不一样的工作心态,便将荣耀归给上帝,上帝也会赐给我们喜乐平安来应对工作中各样的挑战。

此外,上帝的第二条诫命是让我们彼此相爱。可见,上帝所看重的是我们与人的关系,而不是我们为祂做了多少工作。2018年,因着丈夫工作的变动,我调入了新的工作单位。这是一所普通高中,生源不好,跟我以前教的学生水平相差很大。大部分学生学习习惯和自制力都很差。教学中专业知识上毫无挑战,但学生管理成了我头疼的事。感觉无论我多么努力他们永远也考不出我期待的成绩。

有一段时间我灰心至极,感觉自己专业成长的路就此结束了,自己在原来学校教优秀学生获得的那种成就感也消失殆尽。这次工作的变动让我走出了十来年的舒适区,挑战了我的耐心和爱心。面对这些并不优秀的学生(很多来自破碎的家庭、有些甚至有一些情绪和个性上的障碍),我一次次地失望,又一次次地在上帝的话语中重拾希望。

有一天当我读到耶稣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路加福音5章31节)。我恍然大悟。原来越是这样的环境,越需要从上帝而来的光。我不再盯着成绩不放(虽然我也一直在研究如何让他们能更有效地提高成绩),我开始关注学生们的心理状态,注重与学生关系的建立。无论这些学生成绩好坏,性格如何,他们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单用成绩去定义学生真的会使老师“瞎眼”,忽略了很多可以与学生有效互动的机会。

即使毫无任何效果,我也不应该气馁,因为我是为上帝而做的。“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歌罗西书3章23节)。英语中将天赋叫做“gift”,意思是上帝的礼物,将职业叫做“calling”,意思是“呼召”。所以我能以自己的天赋为专业,以内心的呼召为职业,也算是件很幸运的事。最近我再次读到了马丁·路德·金常引用的一首诗歌,也是我当年参加工作时一个朋友送我的。

 

扫街者

If a man is called to be a street sweeper,
假如命定某人清扫街道,他当如此清扫:
He should sweep streets even as Michelangelo painted,
恰似米开朗其罗在画画;
or Beethoven composed music,
又如贝多芬在作曲
or a Shakespeare wrote poetry.
仿佛莎士比亚在写诗。
He should sweep streets so well that all the hosts of heaven and earth will pause to say,
他清扫得如此美好,以至于天地所有都来称道:
Here lived a great street sweeper who do his job well.
这里有一位高贵的扫街者,他的工作何其美好。

每当我质疑或彷徨时,
我希望记住自己的呼召。
这是为我命定的“街道”,
我愿竭力清扫。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