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ie,马来西亚

有声播读:枝子,中国

 

每日早晨起床洗漱之后,我就会跪地祷告。这个固定的习惯从两年前开始。那时候我在一位敬虔爱主的姊妹家留宿,醒来的时候看见她正跪在地上专心地祷告。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心效法这位姊妹的榜样。从一开始建立习惯的艰辛,后来初尝早晨祷告的美好,经历被圣灵引导的祷告(明白祷告确实是在对上帝说话,而不是自说自话),慢慢地我无法不祷告。如果不以祷告开始一天,我就无法好好“活过”当日。我享受祷告的甜美,也享受在祷告中与上帝亲近的美好。

许多属灵伟人也都如此仰赖祷告,马丁·路德在百忙之中仍然不忘祷告,他说:“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我每天如果不花三小时祷告,便应付不了”。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说祷告是每日上帝祝福的管道。祷告如此甘甜美好,只要经历过的人就会明白,真正的祷告是与活的上帝相交,在圣灵的带领和感动下忏悔、坦诚、赞美、感谢……祷告前也许沮丧、失望、焦虑,但往往祷告后却得着安慰和力量。在认罪中我们认清自己的本相,又在赞美和感谢中重新看见上帝的信实和慈爱。我们的灵魂来到上帝面前时仿佛是在深渊之中,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资格来向圣洁的上帝开口,然而因为基督的救赎和圣灵的更新,我们能在祷告中与上帝相见,在上帝的光中见光。


正因为明白祷告能够如此甘甜和美好,所以每次祷告我都渴望能够在睁眼之时感到信心充足,力量充满,喜乐,也满怀盼望。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我有多少甜美祷告的时候,就有多少平淡或痛苦祷告的时候。有时候我心中被许多事缠绕,无法安静专注,祷告着祷告着就会“语无伦次”,像在碎碎念;有时候我内心浮躁,正为了什么事儿烦忧,尽管在祷告中说要交托倚靠,但睁开眼还是不平静。更有些时候,我闭上眼就开始落泪,哀嚎,胸中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不管说什么都无法平息,又或者麻木、失望,跪在地上好久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是每次祷告结束我都能信心充足、力量充满,喜乐又有盼望,然而这是否正常?是不是这样的祷告就不是真正的祷告?诗篇中也有许多痛苦和悲伤的祷告,但最后他们总能赞美崇敬上帝,并且对上帝有盼望,那我这些祷告是不是就不被上帝悦纳和垂听呢?


一次主日讲道解答了我的疑惑。牧师特别讲到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在主耶稣祷告:“父啊!祢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路加福音22章42节)之后,有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给耶稣力量。然而耶稣并没有因此就变得比较“好受”,或者就豁然开朗,完全喜乐了,而是“……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加福音22章44节)。

就在耶稣祷告了,甚至天使来加添力量之后,耶稣的痛苦并没有消失,甚至可能比刚才更加猛烈,因为圣经记载他祷告更加恳切,甚至汗如血点。从那时开始一直到在十字架上经历天父的掩面,主耶稣的痛苦是一直加深到极致,直至死亡。如此看来,上帝并没有应许人祷告之后就会感觉好受,或者痛苦得以减轻;也不是每一次祷告都是以甘甜和信心充足为结束。有时候,即使是迫切祷告,我们仍旧会感觉痛苦,或者事情仍然不是朝我们期望的方向结果。


但正如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一样,在祂祷告了一遍,天使加添力量之后,祂能够更加迫切地祷告,继续倚靠上帝。原来上帝没有应许祷告会挪去我们的痛苦,但是上帝会保守我们持续倚靠祂,祂会赐给我们坚忍的心,使我们能够持续祷告,持续在困境、失望、沮丧中倚靠上帝。上帝在祷告中加添我们力量去倚靠祂到底,直到我们看见祂早已命定的旨意——祂的荣耀的彰显。

那时,我们曾经一切的痛苦就都烟消云散,我们快乐变为永久喜乐,再也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不安和恐惧。未到那完全荣美的日子,我们的祷告就不会是总是美好和喜乐的,必定有些时候苦涩,有些时候甘甜,有些时候似乎平淡乏味,更有些时候令我们极其痛苦无法开口。但我们要忍耐,耐心等候,因为盼望的原意就是等候,我们在祷告中等候上帝,将来就必看见祂良善的旨意和作为。

“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诗篇27篇14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