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haron Lim

翻译:白雪子

 

原文用英文写作,发表于YMI事工网页: https://ymi.today/2021/06/losing-my-mum-to-cancer-seeing-the-good-god-in-suffering/

 

去年七月,癌症夺去了我的母亲。她才六十岁。

她在2012年第一次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恶性肾上腺癌症。当时我们非常感恩癌症发现得早,而且并没有扩散,所以如果做手术,成功的机会是很大的。但像许多癌症,特别是这样的恶性肿瘤一样,她的癌症总是反反复复。

以后的几年,癌症慢慢扩散到她的肺部、肝脏、甚至是骨头。从一开始,医生就告诉我们她这种癌症通常只能活五年。但我母亲坚持下来,活了八年。然而到最后一年,当我们看到她起不了床时特别心疼。最后几个星期,她几乎进入无意识状态。

我二十七年来最痛苦的事就是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母亲去世。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也毫无防备。理性上我知道世上的生命是短暂的,而相信耶稣的人将有永恒的生命。我知道因为我们堕落的本性,世上的生活免不了受苦,而天堂里将没有任何痛苦。但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在圣经里阅读约伯记和约伯的苦难,和活生生地看着这些苦难临到自己所爱的人是何等天渊之别。

我跟我的母亲关系特别亲密——她不但照顾我的物质需要,也一直照顾我的心理以及灵性需要。她是我的密友、祷告伙伴、代祷者。这一切都加重了我的痛苦。

接受我母亲的患难

从小上教会、认识上帝的我,完全不能明白为什么上帝会允许我母亲经历这样的患难——不只是疾病的痛苦,还有不容易的婚姻(我父母在沟通和关系上有着许多困难)、失去了享受她黄金年龄的机会,并且在我看来,她一生为了其他人,而不是自己而活,很是遗憾。

她去世后的几个星期、几个月,生活都迷迷糊糊的。我日夜回想着我母亲所受的痛苦,怀疑着上帝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患难。我不至于感觉到愤怒,更多的是无力与沮丧。

但我心里深处知道我不能这样下去。毕竟,母亲临死的愿望是让我继续亲近上帝,并且在她去世后保持信心。我多年来上的主日学以及我母亲到最后坚定不移的信心,让我难以想象没有上帝的日子。但我还是停不住问,“为什么?上帝,为什么?”

耶稣在马太福音7章7节说过,“寻找,就寻见。”所以我决定在圣经里寻找答案。虽然我感到无力沮丧,我决定把我的忧伤茫然交托给上帝,祈求祂的智慧带领我寻找答案。

虽然我不能说我完全明白我母亲经历患难的目的和深意,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学会了几样功课——其中一些我比较明白了,另外一些我还在学习。

1.罪有时会造成患难,但患难不一定来自于罪

我心里总是有一点怀疑我母亲的疾病和痛苦是不是由罪造成的。会不会是因为我父母 “原不相配”,却“同负一轭”(哥林多后书6章14节),所以她才遭遇如此不幸?还是她生活里隐藏着她不知道的罪?我的理性追求着一个可以合理的原因。但当我重读约伯记的时候(我母亲患病的时候经常提到约伯记,并且从中获得很大的鼓舞),上帝迅速纠正了我误解。

约伯受到撒旦一连串的打击以后,他的朋友们来探望他,并想把他的患难合理化。他们认为约伯的患难来自于他的罪,而如果他不悔改的话他将继续受苦。他们认为患难是上帝对罪的惩罚。但在约伯记末尾,上帝责备那些朋友对患难和罪的误解。我觉得上帝好像也因我的误解在温柔地责备我。虽然罪有时会造成患难,但患难不一定来自于罪。

在约伯记里,上帝并没有直接告诉约伯他受苦的原因。反而,约伯最后谦卑地承认,上帝的全能与权柄提醒着我们应该因着上帝是怎样一位上帝去信靠祂,而不是从祂的作为去推断祂(约伯记42章1-3节)。我在约伯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这让我看到自己在为一个复杂的问题寻找简单的答案。也许这根本是一个我没有资格问的问题。

虽然我可能永远不会明白我母亲受苦的真正原因,我学会了下一个功课——上帝能使用患难(甚至是罪所造成的患难)让我们得着益处、让自己得着荣耀。

2.不要只看着自己,把视线转移到上帝和他人身上时,患难也可以带来益处

靠着上帝的恩典,我今年前一段时间能够重新参加“研读圣经团契”(Bible Study Fellowship),学习《创世记》。约瑟的故事充满苦难和不公——他差一点就被自己的亲兄弟们谋杀(创世记37章18-20节),然后被卖为奴(创世记37章26-28节),含冤入狱许多年(创世记39章6-23节)。然而,约瑟的故事最终是一个胜利与修复的故事。他受的苦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他受的苦一直是上帝计划中的一部分。上帝将约瑟放置到埃及,让他得到法老的认可(创世记41章37-41节),从而得以在应对饥荒上发挥关键作业,保全他家族的性命(创世记47章27节)。这有着重大意义,因为耶稣正是约瑟的哥哥犹大的后代(马太福音1章2-3节)。在上帝完美的计划中,约瑟在多年的苦难之后,能够再与他的家庭重聚、和好。

但看着约伯、约瑟故事的完美结局时,我总是想,那我母亲的(还有我的)完美结局在哪里呢?为什么我母亲受过这么多苦难之后,没有像约伯和约瑟一样被上帝修复呢?

但在最近的一次心理辅导当中,我终于意识到我过于专注我母亲的痛苦,而忘记了她痛苦所结出的好果实。在辅导当中,我想起了我母亲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力量。尽管她承受着许多痛苦与患难,她依然抓紧上帝,常常为自己所拥有的(而不是所没有的)感谢上帝。

她也是在诊断出癌症的最初几年更亲近上帝。她开始有规律地参加查经班,甚至开始服侍关照其他的癌症病人。在她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她每次出入医院时都给病人和护士们带来十分的喜乐。她甚至跟我说,有一次她跟她的手术医生讲到耶稣,医生很受感动。

我想到母亲葬礼上,有陌生人来告诉我,母亲曾在他们患病时为他们祷告、在他们有需要时服侍他们。在母亲的病痛与苦难中,我看到她能把眼光从她的遭遇上放开,而是专注于上帝的荣耀。这让我想起了罗马书5章3-5节:

“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  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 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最重要的是,我意识到自己这么注重于母亲的苦难和肉体的死亡,让我看不到上帝给所有信徒的“完美结局”——永生的礼物(约翰福音3章16节)。

3.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承受最终的苦难

我在新约的福音书中继续寻找答案时,读到了耶稣在地上的一生:祂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上帝。让我特别感动的是耶稣死前那一晚在客西马尼园向上帝的祈求。

耶稣先在马太福音26章38节向门徒述说祂的哀伤:

“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然后在39节祂向上帝呼求:“我父啊!倘若可行,求祢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想到母亲的痛苦和肉体的死亡真的让我的灵魂被哀伤碾碎。然而耶稣虽然知道自己完全无罪,仍要为我们承受十架、经历痛苦羞辱的死亡,这哀伤何其大!

耶稣承受我们的罪和哀伤是因为祂爱我们。祂作为人并不想受苦,但作为上帝祂知道只有通过祂十架上的死,我们才可以得救获得永生。最终,祂对上帝的顺服和对我们的爱胜过了祂肉体对痛苦的厌恶。祂在十架上留血死去经历了不可想象的痛苦。然而祂肉体的死亡最终带来了祂的复活。

我知道我母亲现在正与耶稣在天堂欢喜,永远摆脱了痛苦患难。

我每次想到母亲,心里还是有一阵深深的痛。我不知道这痛是否会有一天离去。但也许我是时候把眼光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上移开,专注于上帝的荣耀。

这不是道别

我知道我们会再见

开始你的生活吧

因为这不是道别

这只是一句“我爱你”

陪伴着你直到你再次回家

 

——《 这不是道别(This is Not Goodbye)》, 人行道先知乐团(Sidewalk Prophets)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