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曦

翻译: Cindy Wang

 

三年前,我的哥哥自杀了,我一直很难面对这个悲剧——在最初的几年里,我常感到孤独,因为在我们的文化里,大家会回避谈论这些事情,而教会在那时,也没有意识到如何照顾那些心灵受伤的人。

那时候,我碰巧读到了作家及牧师Rick Warren的故事,他分享了自己经历伤痛的过程。之后他和他的妻子为那些遭遇孩子自杀的父母创建了一个支持小组,很多人都来了。

我认为悲伤辅导是一个被忽略的事工。即使圣经教导我们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马书12章15节),但大多数人对于丧亲和哀悼的话题还是会感到不自在。经历丧亲之痛的人常被许多问题和怀疑困扰,教会在这个时候,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可以帮助他们持守信心。

教会在帮助那些因所爱的人自杀而陷入悲痛的人时,可以考虑以下几个实用的办法

亲人刚过世之时:

1、不要问“发生了什么?”,而是问“你好吗?”

我哥哥去世的时候,很多人问他的死因。虽然我相信人们的意图是好的,我也不想对所发生的事情撒谎,但几个月来每天都要回答几次同样的问题让我很不舒服。

即使出于真诚的关心,我们应避免立刻问这个问题,最好等逝者的家属在他们愿意的时候,自己选择性地告诉大家。对他们来说,一遍遍地重复讲述自己的故事是非常疲惫和痛苦的。如果我们真的想问,我们可以这样问, “ta是怎样一个人?”或“你最想念ta 的什么?”

就自己的经历来说,我很感激我的朋友们,他们放下事情的细节,真心关怀我的状况和我应对的情况。

他们问我“吃饭了吗,睡得怎么样?”,“ “你在想什么?”,“我现在能为你做点什么吗,能为你祷告吗?”。这样的问题能够安慰到身处悲痛中的人。

  1. 你不用说什么,陪伴就好

如果亡者的家属愿意谈事情的经过,聆听就好。我们不需要说太多,陪伴就好。痛苦越深,需要的话语越少。

我记得我的大学朋友给我发短信说,参加完葬礼后,她回到家,抱着枕头哭到第二天早上。她在短信里没有引用经文,没有写鼓励的话语,在我哭泣时,她也在哭泣。这当中,我能感觉到耶稣也在那一刻和我们同哭。

在葬礼期间或之后去探访的话,选择分享你对逝者的美好回忆吧。

我哥哥的朋友们在他们的社交媒体里面分享了他们一起上大学的时光,和对哥哥往日的回忆。看到哥哥在大家的心中是那个曾经给他们的人生带来过影响的具体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以自杀结束生命的人,让我感到很欣慰。

3.尽量提供实际的支持

葬礼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且整个过程非常辛苦。一些家庭也许难以承担这个财务压力,或者无法应对整个过程中无数的细枝末节。这时候切实的帮助是非常需要的,比如送礼品卡和食物,接送他们去殡仪馆,如果可能的话,甚至可以帮他们打扫房子和买杂货。

当时,教会里的朋友纷纷伸出援手,接送我的家人,带我去吃午饭,问候我有没有睡好。这些帮助减轻了我们的负担,让我们可以专注于哀悼哥哥。

葬礼后:

1、在特殊的日子里,不要忘记ta。

心爱的人走后的第一个生日,第一个圣诞节,或假期是最难熬的。还记得那年的圣诞节聚会时,我一直止不住地流泪,想着前一年哥哥还和我们在一起,为圣诞礼拜安排赞美诗。现在他走了,好像没有人记得他。

不要忘记给逝者的家人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或亲手写张卡片,传递慰问:比如,“记得每次这家餐厅聚餐,我们总有说不完的笑话。我们都很想念ta,永远不会忘记ta。”“我们会为你的家人祷告。”

2、悲伤的旅程很长,准备好与他们同行。

悲伤的情绪起起落落,但创伤却久久不散。虽然我参加了心理咨询,但有时还是想找人谈谈过去的事情,不过看到周围的人似乎开心地过着他们的生活,我也不想扫他们的兴。

走出亲人自杀的创伤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即使家人恢复工作,继续生活,并不代表他们不需要抒发心中的悲痛。所以,请与他们保持联系,定期问候他们,耐心倾听他们的心声。表达我们的关爱,真诚地问候他们:“你最近还好吗? ”

3、为遗属祷告

直到今天,我一直都很感激那些为我和我的家人祷告的朋友。因着上帝的恩典和他们的帮助,我慢慢能够走出悲伤的阴霾。

请通过祷告,求上帝为他们带来安慰、平安和保证。他们可能依然在愤怒、沮丧和怀疑中挣扎,所以教会需要耐心地陪伴他们,慢慢走出来,不要急着让他们恢复事工或分享他们的见证。

给逝者家人的几句话:

即使在教会里,自杀也是非常敏感的字眼,因此,遗属得到的支持也很少。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得到帮助,可以尝试以下的做法:

1、在网上寻找悲伤辅导和专业帮助。

在我的国家,大家忌讳谈自杀这个话题,所以相关的帮助很少。但由于疫情,许多支持团体推出在线服务。我找到了一个叫“撒马利亚人安全之家(Samaritan’s SafePlace)”的网络组织,并发现,其实有很多人有着同样的经历,这鼓舞我往前走。 

我还参加了基督徒心理辅导,和一个支持小组,帮助我理清自己的情绪。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因为我不仅要面对悲伤的情绪,内心的创伤也需要医治。心理咨询帮助我识别自己的情绪,了解什么会引发哭泣,什么可以缓解情绪。

如果你在睡眠和工作方面有困难,请寻求专业帮助。

 

2、写日志

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所有的感受,可以把想法和情绪记录在笔记本上。写感恩日记是很好的方法,记录下今天让你感觉“不错”的事情。

有些时候,悲伤突然笼罩我,我就会控制不住地哭。写日记让我慢慢疏理这些感情,也能逐渐了解自己情绪的起伏和思维模式。

除了写作,你还可以尝试制作歌曲播放列表、照片拼图,或其它你喜欢的手工,这样既可以调节当下的情绪,对长远的身心健康也有益,是自我护理的好办法。

我把这些日志、关于苦难的诗篇、经文都收集在一个笔记本里。每当忧伤袭来时,我就打开笔记本,大声朗读这些诗句来抒发情绪。

 

3.读经、祷告

头两年,我专注于《约伯记》、《耶利米哀歌》和《诗篇》。令我惊讶的是,圣经中有很多的篇幅是关于悲伤和哀痛的。我们的上帝也曾多受痛苦,常经忧患,所以理解我们的苦楚,这是何等令人安慰(以赛亚书53章3节,哥林多后书1章6节)。

别忘了祷告,告诉上帝你的感受。很多时候,我感到愤怒、困惑、悲伤,一团糟,有时甚至说不出一个字。然而,上帝都听到了,而且祂明白。

用上帝的话语来祷告,上帝的话是真理,照进我的内心深处。阅读《圣经》让我抓住希望,让我有力量来度过每一天。

 

 4、与几个值得信赖的人保持密切联系

悲伤的旅程中,总想一个人独自走下去,但与几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保持联系是很明智的——他们会为我们祷告,并愿意倾听,在我们感到孤独时陪伴我们。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亲人离开后的悲伤让我变得比以前更孤立,因为我认为没有人会理解我正在经历的一切。而那些了解我的人会经常为我祷告,联络我,带我出去吃饭,每次见面时不忘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这是在疫情之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我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我要求自己再次融入社群,不再总是专注于自己,也学会看到别人的负担。

悲伤之旅漫长而艰难,但我们不需要独自走下去。时间会改变我们看待自己和我们过去经历的眼光。随着这种转变,我们会逐渐发现自己在这个追随主的过程中已经不断被主塑造、改变,并更加地与主紧密相联了。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