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deleine Grace Scholefiel

翻译:秋雨

有声播读:小七

 

我感到它像是一条厚毯子重重地压在我的胸口。我急促地将它吸入体内,咳出一股火辣辣的味道。它让我汗如泉涌,皮肤上全是咸湿的汗水。我感到突然间天旋地转,耳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嘶吼。我知道,它又来了。

我是那种生性焦虑的孩子。四岁时,我就会皱着小眉头踱来踱去,问一些颇为严肃的问题,努力为迎接广博的世界预备着自己。

十二岁时,我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万千。具体担心什么连我自己都无从知晓,但那种笼罩在心头的恐惧感伴随着我的每一天。

上高中时,我是日程表、待办事项清单及有许多颜色标记的日历本的使用达人。心想这样我就能运筹帷幄,不让可怕的焦虑感控制我。然而遗憾的是这么做并不奏效。一旦考得不理想,成绩落后于其他同学,或与朋友发生争执时,焦虑就会再次袭来。

大学给我带来了新的挑战,许多需要自己安排的时间和自由很快就让我感到一切都处于失控的状态。很多事情,例如怎样取得好成绩、结交新朋友、在校园里逛逛,甚至如何给教授发电子邮件都会让我感到焦虑。我没有正视这些焦虑将它们一一解决,而是选择了逃避和拖延,装出一副对大学根本不在乎的样子。

多年来我从没用过 “焦虑”这个词来描述我的感受,直到我从心理医生那里听到了这个词。“焦虑与压力不同 ”她跟我说,“压力来自外部事物,比如要在最后期限前完成一项工作或是非常地忙碌。但你的情况属于焦虑,因为这种感觉一直伴随你,无论你是否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它源自于你的内心,不需要外部的事物去触发,它始终就在那里。”

如今我已二十三岁,我内心的焦虑依然如故。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总是像手足无措、紧咬双唇甚至恐慌发作,有时它是在超市里为买红苹果还是绿苹果而犹豫不决——无法做出选择的无力感最终让你茫然地离开超市,空手回到车上;有时它使你眼皮沉重,昏昏欲睡,整个人垂头丧气,只想一个人在浴室里痛哭。有的时候,焦虑会让我成为一间屋子里那个最喧哗、最愚蠢的人;也有时,它让我打电话时长时间的停顿无语,或是长达几周都不回复短信。

需要明确一点,焦虑并不单单是压力,也不等同于 “一个消极的人”。它不是我们想要放下就能够放下的某样东西。

我觉得焦虑与其它精神疾病一样,我们都有不同的遗传和环境因素使我们更容易受到焦虑的影响。有些人比起其他人来更容易陷入焦虑的挣扎之中,这不足为奇。

我们成长于一个跟着感觉走的时代,这也是一个膜拜情绪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被告知要活出自我,做决定时要听从自己的内心。但面对头脑中所产生的超出人类自身能解释的情绪时,我们该如何面对?当我们无法简单地靠祷告,或靠意志力控制焦虑情绪时又该怎么办呢?

搞清楚焦虑和信心的关系

最近我在浏览Instagram时,在一个基督徒的账号上看到了这句话:“焦虑是信心的敌人。一个人不可能信靠上帝的同时又感到焦虑。这两者是相互排斥的。”尽管这句话的配图非常漂亮,但它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我一向乐于倾听让我们对信仰产生反思的尖锐真理,可类似这种观点对我来说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更具破坏性。

如果我正在与焦虑争战,就说明我的信仰有问题吗?如果教会里的人只会告诉我我需要更加信靠上帝,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我患有焦虑呢 ?为什么这一切并不只是那么简单?

当我告诉团契小组我因为焦虑去看心理医生时,他们非常不理解。“你认识上帝啊”,他们对我说,“单单信靠祂就行了。 ”

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在信仰上非常地失败。我的确相信上帝,我每天都和祂交谈。那我为什么还如此挣扎呢?

年复一年我收到了无数基督徒朋友和牧师的建议,有些建议对我有帮助,有些则不然。有一个人说我的信心一定很微弱。一位外请讲员跟我说只要决定不焦虑你就不会焦虑。虽然我相信这些建议都是出于善意,但这样的建议对我没有丝毫的帮助。而最终真正对我有帮助的是我与了解焦虑挣扎的兄弟姐妹的一次谈话。他们没有驳斥我的焦虑,也没有质疑我的信心。相反,他们说我的这种挣扎并有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上帝可以使用它让我更加靠近祂。这些话让我看到了希望。

一提到基督徒与焦虑争战,我最常听到的经文便是腓立比书4章6节:“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许多基督徒认为这意味着,如果你深陷焦虑,你就完全违背了上帝不要焦虑的命令。但这真的是这节经文的意思吗?

身为基督徒,在与焦虑的争战中我渐渐明白,焦虑很像是一种试探。它本身不是罪,即使是毫无瑕疵的耶稣也经历过试探。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面对这种试探。同样,我认为焦虑情绪或是陷入恐慌症发作的极度恐惧中都不是罪。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处理这些焦虑情绪。因此,我觉得腓立比书4章6节是上帝在邀请我们通过祷告与祂建立更加亲密的关系。我相信这节经文是说,当我们感到焦虑时——我们都会有时感到焦虑——我们要为此祷告,让上帝了解我们的感受。我们无需隐藏或忽视它的存在,假装我们不焦虑,而是承认这些想法,祈求上帝赐予我们平安。

罗马书12章2节说,要藉着心意更新而变化。我在这节经文中找到了希望。变化并非在一夜之间就能完成。虽然对于精神疾病患者来说世上没有一个一刀切的标准解决方案。但是更新这个词是一个动词,而且不是被动语态。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将我们的心意夺回顺服上帝,而一点一点地改变我们的思想(哥林多后书10章5节)。

分辨“我有”与“我是”

几年前,我在一所语言学校学习西班牙语。学习中有一件事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就是西班牙语中,描述人暂时的感受与描述人的身份特征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例如,在西班牙语中,你不会说 “我饿了”,而是说 “我有饥饿感”(tengo hambre)。你不会说 “我焦虑”,而是说 “我有焦虑感(tengo ansiedad)”。

听起来这似乎是很细微的差别,但分清“我焦虑”和“我有焦虑感”帮助我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是一个与精神疾病争战的人。你看,我不是一个焦虑的人,这不是我的身份特征,我只是与焦虑争战的人。

安静时,我们可能无法总是控制自己的思绪;忙碌时,我们可能没有时间顾及突然冒出来的一些想法。但当那些焦虑的思绪出现时它们一定会出现的,我们的确可以控制该如何做出反应。

因此我鼓励你,亲爱的读者,回转向祂,因为我们的上帝是如此如此的良善。祂是我们强大的保护者,当我们把争战交托给祂时祂就会为我们争战。我们应该信靠祂,因为祂已经得胜了。

每当焦虑袭来时,我们都可以回转向祂。告诉祂你的一切心思意念,让祂用它的平安充满你。

这平安是超越人理智的真平安。

真的,这真平安的感觉确实太美好了!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