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 Lim

翻译:奇奇

有声播读:洋澜

 

“上帝叫孤独的有家。”(诗篇68篇6节)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读到了这一、句经文。在我擦拭餐桌时,好几天都吞没着我的孤独感再次浮现。

尽管我丈夫实际上就在离我几英尺外的沙发上坐着(清楚地证明我并不孤单),但那一刻我确实感到孤独。我渴望女性友谊带来的那种滋养灵魂的亲密关系——愿意倾听和详细交谈、温柔的语气、安慰的拥抱或拍着肩膀,最重要的是听到她们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或“对,我也是这样!”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我觉得我已经竭尽全力在控制自己想要逃避结识新朋友的本能反应,这会使我焦虑。从一年前嫁到这个新的国家到现在,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报名参加了一些课程,并试图通过一些尴尬的交流与新朋友建立联系(聊几句之后就聊不下去了,随之而来的是漫长的沉默…..)。

偶尔会有一些小有收获的时刻,但也有很多时候我坐在一群人中间,感觉要么说不出什么话,要么自己与谈话内容格格不入。我发现自己非常想念以前朋友,因为无法见到他们而感到沮丧,担心当我们再次见面时会彼此疏远。

所以,我无数次转​​向上帝。

“上帝啊,我好孤单。我需要我的朋友们。我需要一个朋友。只要一个就好。一个我可以交谈并敞开心扉的朋友。一个能够理解我内心的朋友。”

“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和我谈谈。我了解你的内心。”

“但你不在这里”,我内心的孩子抱怨道。“至少不是有形地在我身边。我需要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是人,上帝。我需要一个真实的人。”

就在这时我停了一下。然后我想起了那节经文。

上帝啊,你叫孤独的有家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有家人,但是……我孤独的解药是家要怎么理解?

我能感觉到我又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从过去的经验我知道,越想越找不到答案,所以我停下来,继续过我的一天。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寻找友谊

那天晚上,我被安排与我们教会音乐部的几个人见面进行试音。在疫情封锁期间决定唱歌听起来并不是最明智的决定,我内心里面焦虑的小人儿在最后一刻想要临阵出逃,但由于我害怕成为一个不守承诺的人,加上我丈夫的鼓励,我还是去了。

在他们让我唱了几首歌之后,我们坐下来聊了一下。我以为会是很表面很快速的聊天。后来,当他们开始询问我所在的圣经学习小组、我的属灵恩赐以及我可能探索的不同事工时,谈话进入了深层次。我很惊讶也很欣慰这些女士们问了我这么多关于我的问题,即使这些问题与音乐事工无关。

经过一个小时的交谈和聆听彼此的故事后,她们主动提出为我祷告。当中一位祷告了类似下面的话 “上帝,我们来到你面前,因为在你里面没有缺乏——我们什么都不缺。你是我们的避难所和盼望……你知道我这个姐妹的内心……”

我不记得她用过的确切词语,但信息非常清楚——在上帝里面,我们一无所缺。祂知道并供给我们所需的一切。就在那一刻,我哭了。这是上帝派人说出了祂从一开始就想对我说,我需要听到,但却坚持要听一个有形的人对我说的话。我感觉自己的需要被看见,也被聆听了,心里很得安慰,知道孤独的终极答案不是出去和人见面,而是住在上帝的里面,上帝是唯一一无所缺,完全可以满足我的。

在上帝的家中找到我的位置

那天晚上,我在安慰和鼓励下回家了。在我们最后一次在 WhatsApp 上的交流中,其中一位女士让我跟她们保持联系,告诉她们我的查经学习情况和我的代祷需求,这让我在信仰上有问责。

上帝让我看到了我是如何成为祂家庭的一份子的。祂对孤独的回应是将我们指向祂的身体——教会,并提醒我们通过接触教会,我们可以彼此连接;因着看到可能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可以走出独处并学会给予,在给予的同时,我们也获得了。

所有这一切都因着我们拥有同一位供应我们所有需要的上帝(腓立比书 4章19节)。我再次被提醒,这不是祂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回应我的祷告,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祂是看得见我们的需要也听得见我们痛苦的上帝,所以我可以继续恳切并为具体的事项祷告。

尽管我还没有再次见到我的新朋友们,但那次与她们的会面鼓励我与已经认识的人开始更多的对话和见面,无论是我的同事,还是我查经小组中的人,或者是很久没见的老熟人。当我再次感到孤独的时候,就是提醒我要给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人发信息的时候,我会询问她们的情况,以及我可以如何为她们代祷。

亲爱的,如果你也处于孤独的季节,求上帝将你安置在祂的家中——给你机会与其他信徒联结,除去你心中对被拒绝或与大家隔绝的恐惧和焦虑,并相信祂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不要放弃在生活中遇到难题的时候和困难的时刻与上帝摔跤。祂可以的,也会照顾你的。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