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diemus Seah

翻译:Anna

有声播读:洋澜

 

 

 

“抱歉,你的状况没有治愈方法。”这是我最不想从医生口中听到的话。那年的我28岁。

“但是好在你可以通过吃药控制住症状。因为你得的是慢性病,只要你能感受到症状存在就要每天服药。”他说。

接着医生列出我要忌口的食物——避免油炸和酸性食物。我能吃的食物都是些清淡无味的;要么是清蒸蔬菜,要么是清蒸鱼。他还告诉我要避免压力过大(好像压力是一个人可以控制的因素一样)

这个诊断令我吃惊、困惑和愤怒。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健康

我一直以为我身体健康。我定期运动、饮食平衡、不抽烟不喝酒。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开始严重恶心呕吐。刚开始我没放心上,以为只是胃里细菌感染或者工作压力大所致。

那时,我是我们大学辅导咨询部的主任。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工作,需要面对精神方面有问题的学生,训练员工如何帮助有行为障碍的学生,并带领着一支咨询师团队,制定政策和程序,参加会议,写报告,组织活动,处理一些异常事件。

但是我喜欢我的工作。所以我回忆不出是哪一个具体的事件导致了我开始严重呕吐。

然而,六个月的时间里,我因着严重恶心、呕吐、心悸、大喘气、剧烈胸痛、头疼、失眠等问题不断进进出出同一家医院。我吐得太严重了,导致我无法进食,不得不住院静脉输液来避免营养不良和脱水。医生给我做了很多检查、扫描和X光。

最终我被确诊为慢性消化系统紊乱,我的生活很快就被我的吃药时间表打乱了。

每天早晨我需要五点就起床吃药,之后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药物和严格的饮食控制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的症状得到缓解,但是我仍旧会心悸、大喘气和失眠。因着有气短和心脏病发作的征兆,我8周内住院了五次。

这不仅仅只是身体上的状况。作为一个精神问题方面的临床医师,我深知自己不仅仅是身体出了问题。我还有抑郁的症状。我开始离群索居,早晨起床困难,脑子里充满对于现在和未来的消极想法。我一贯喜欢做的事现在对我来说索然无味。我甚至一度想到自杀。

但是我不愿意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我无法想象我居然会遭受焦虑和抑郁的困扰。我是辅导咨询部的主任,帮助那些经历巨大压力、抑郁、焦虑等精神健康问题和面临其他生活挑战的人们。并且我在我们大学、医院和社区还负责开展精神健康知识的培训。我当然能够处理和搞定自己的焦虑呀!

此外,作为基督徒,我相信上帝复活和医治的大能。当然,上帝的大能远大过慢性病和焦虑的威力,我坚信如果多次禁食、迫切祷告,背下更多的经文,有更大的信心(这些我都尝试了),上帝就会医治拯救我。但是内心深处,我努力寻求上帝的各种方式却源于我的自义、自救和想要操控上帝给我我想要的结果。我没能完全依赖上帝的主权和大能(但以理书3章16-20节;雅各书1章2-4节)。

讽刺的是,我虽然可以向我的咨询者们给出同情、理解和接纳,但我却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对自己非常严苛,无法接受我的精神状况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在与焦虑、慢性疾病和乏力斗争的过程中,我的自尊和自信开始崩塌,恐惧和自我怀疑慢慢袭来。

我很犹豫要不要跟人分享自己的状态(包括我的妻子),我感觉自己在孤军奋战。

我很容易接纳自己身体状态的诊断,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精神方面有问题,原因是大家普遍觉得有精神障碍是一种耻辱。但是在我评估过精神问题对我和我周围的人产生的影响并考虑了我可以为健康做出的选择时,我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我的确被焦虑所困。

在焦虑中生活,外加慢性病,挑战着我对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的态度和看法。

例如,我发现自己原来下意识里有很多误解,比如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假冒伪善的人,因为身为精神健康方面的专家我却不能帮助自己,而且我认为如果我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我的未来就会暗淡无望。

我当时并不知道,事后才醒悟过来,我成年后的焦虑症与我童年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并不美好。在我小学阶段大部分时间我的家里没有电和自来水。我的父母努力工作才够勉强养家。虽然我们家境并不宽裕,但父母爱我们、关心我们,所以我非常幸福满足。

但是后来一次意外打破了这一切,我的家庭破碎了。作为一个孩子,我亲眼经历了这些创伤性事件,并试图通过努力成为一名杰出的成功者来掩盖内心的创伤和焦虑。我不得不让自己出类拔萃以化解自己的情感伤痛和焦虑。

我整个青少年时期都学习优异、擅于与人交往。我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但是内心却深藏着儿时的伤痛。回忆过往,我意识不到自己有过焦虑和抑郁的明显征兆和症状。所以我满不在乎,生活仍旧继续,虽然伤痛仍在。高中毕业后,我去了澳大利亚继续学习,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工作,后来走进婚姻。

我认为我已经忘掉了那段经历。却不曾想它会在后来的生活中又浮出水面。

转折点

“我感觉很糟糕,我需要帮助,”趴在马桶旁吐了1000次之后我终于对妻子开口求助。那是2004年,我们新婚不久。这之前她已经看我吐了无数次了(很难堪的场面),好几次把我紧急送到医院,照顾我,和我一起彻夜祷告。

最终我向她承认除了身体的问题,我还在经历焦虑。这真是一个转折点,把我引向基督里的新生命(哥林多后书5章17节)。

在人生的至暗时刻,我意识到我有两种选择:独自战斗,或者与上帝和爱我的人并肩作战。我知道上帝的爱超乎我所想(约翰福音3章16节),而且上帝造我有一个特别的计划和目的(耶利米书29章11节),尽管这个世界充满无尽的痛苦和苦难(约翰福音16章33节;彼得前书1章6-7节;雅各书1章2-4节;罗马书5章3节;哥林多后书4章16-18节)。我清楚我的角色是使用上帝所赐的才能、训练、资源和个人经历,透过辅导去帮助别人。

求助他人

所以我跪下祷告。我鼓起勇气向他人求助。我跟牧师、大学里的老板(也是基督徒),还有几个亲密的朋友分享了我内心的挣扎。

我分享的时候仍会害怕惶恐,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会怎么看我,尤其是我在大学还在进行着心理方面专业的培训,在教会里也领导服侍。

我挣扎的重心还是害怕自我形象和名声会受影响。但是圣灵用《彼得前书》5章6-7节温柔地谴责我,我要谦卑下来,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将一切的忧虑卸给上帝,因为上帝顾念我。

因此,我丢掉自尊,放弃一切自己的努力,让耶稣和属祂的人来照顾我。

我担心的事没有发生,我发现自己被理解支持我的人环绕着。我的父母欢迎我到他们的家,为我做饭,我的老板给我假期让我休息,我的单位还报销了我的住院费,我亲近的朋友来看我(住院时和出院后),安慰鼓励我。他们没有因着疾病而论断我,也没有因着我无法控制自己而谴责我。

虽然他们不能真正感同身受我内心的挣扎,但是他们对我表示了同理和接纳。我真心感激他们。虽然他们还是属于少数的那一部分。有一些家人认为我疯了,也有朋友认为我是个假冒伪善的人——我能帮助别人解决精神方面的问题,但自己却走不出来——还有一些人认为我犯罪了被上帝惩罚才会这样。

这是一个上帝带我谦卑下来的旅程,一个让我不断降服于祂的旅程,几个月里我刻意专门做出行为上的改变,来允许上帝和祂的子民帮我得医治。

我目前的状况

距离我第一次确诊消化系统紊乱和焦虑症已经过去18年了。

我现在身体状况如何呢?我被医治了吗?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消化系统紊乱不用服药了。我喜欢喝咖啡、吃辣椒和重口味的亚洲菜(当然得适量)。透过上帝的大能和祂的怜悯,我感恩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再经历消化紊乱的症状了!我的医生很惊讶,也为我高兴。

至于恐惧症和焦虑症的症状,我已经学习去了解它们,接纳它们,并与它们共存,让它们成为我更深认识上帝的机会。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