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播读:木木

 

在我上大二那年,发生了一件让我难过了很久的事情,这件事情像一个小小的伤口,隐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大多数时候我会选择性地去忘记它,但是它却始终在那个角落,提醒我:我的外貌不够好看,甚至有点丑。如果认识我的朋友看到这样的自我评价会觉得很奇怪,因为在生活中我的外貌还是常常能受到他人称赞的,也从事着对颜值有一定要求的工作,虽不能说绝对的高颜值人士,但也绝不会用“丑”来形容,但事实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被“外貌焦虑”深深牵制。

其实在上大学之前,我一直对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就不一样了,在艺术系美女如云,尤其是我所在的专业,各个是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神,在一众白天鹅的集合里,我只能算是丑小鸭里的丑小鸭,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了那件让我难过了那多年的事情。大二的那个岁末,我被系里选拔为一次晚会的主持人,那天傍晚,我和另一位男主持人一起去校门外的化妆店化主持妆,正巧有一群女生路过化妆店外,她们嘻嘻笑笑地看着我们,走过大概十几米远的地方开始大笑,并尖锐地讨论着:“这么难看都能当主持人,那我们也行哈哈哈哈”。

她们的话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刺进我的内心,男主持尴尬地看了我一眼,我也只能尴尬地笑笑说:“我听到了。”表面的云淡风轻是在极力掩饰我羞愧又受伤的内心。从那以后我甚至常常会怀疑,那些夸赞我“美丽”的人,是不是都是在骗我,如果他们不是我的亲人朋友,只是像那群嘲讽我的女生一样是陌生人,他们会不会也觉得我很丑?于是在这样的不自信下我度过了自己的大学生涯。后来,在离开了那个满是天鹅女神的校园后,在不断地又接受了许多人对自己外貌的赞美后,我以为我重新恢复自信了,然而,那同样只是表象。

我发现,我对他人对于自己外貌的评价十分敏感,脑子里就像被设置了一个筛选词汇的程序,听到那些夸赞我美丽的话会立刻标注星号,开心很久,而那些比较罕见的对我颜值存疑的词却重点加深标注,在脑子里不断回想好几天,郁郁寡欢,并试图用更好的化妆品和服饰打扮自己。可是,好看的外貌是上帝拣选人的标准吗?“颜值至上“的状态对吗?怎样才是祂觉得美丽的样子呢?事实是,当我们对自己的内心发出这些疑问并靠圣灵引导作出回答时,我们的心理状态才能发生真正的变化。

  • 祂也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吗?

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貌”也渐渐成为了一种职业竞争力,或者说在某些时候也可以是人才选拔中的一项大加分项,那上帝拣选人会不会看外貌呢?当以色列人要求立王时,撒母耳先膏立的是扫罗,在撒母耳记上中记载,扫罗又健壮,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甚至身体比民众高过一头。如果我是当时的以色列民,恐怕也觉得这样魁梧的高颜值型男是作王的不二人选,可是我们知道扫罗最终并没有成为那个被上帝喜悦的君王。更重要的是,当圣子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祂也无“佳形美容”,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并且,耶稣来到世上也没有挑选那些颜值高的人去拯救,反而,拣选的多是那些穷乏人,困苦人。所以,“长得好看”并非上帝拣选人的标准,当我们不断放大“颜值”在我们内心的重量时,我们要留意祂的心意。

  • “颜值至上”的状态对吗?

不得不说,我们外貌焦虑的状态和社会文化的影响也是密不可分的,当一个个护肤品广告袭来,当网红们一张张姣美的面孔出现,当一幕幕狗血的伦理剧剧情展开,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诉说,我们生活的不幸都是源于我们不够好看,婚姻不幸福是因为第三者比我更美,事业的不顺利是因为我没有优秀的颜值助我开挂,如果我也很美就可以和那些网红明星一样,轻轻松松收入过亿,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的不幸根源是什么?并非我们的外貌不够好看,而在于我们里面的罪,想解决这个问题,依靠不断地让自己变美是做不到的,唯有基督是我们解决这个根本问题的唯一道路。圣经中也告诉我们:“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章24节)。同样的,诸神的面具下,美貌同样牵引着我们的心怀意念,而我们不能把美貌当作我们的上帝,“颜值至上”的状态实际上也是我们对“上帝的位置”产生混乱的一种表现,除了上帝以外,我们不可有别的上帝。

  • 祂眼中的“美丽”

祂不以外貌拣选人,我们也不应颜值至上,那么上帝眼中的美丽又是如何的呢?箴言书中说:“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戴在猪鼻上”(箴言11章22节)。可见,美貌并非不好的东西,它可以成为一个人的加分项,但我们不能放大它的功用,或者满眼只有美貌,而忽略其他更重要的品质:一颗爱主的心,温柔谦卑的样式,足够的见识与智慧,这些都要放在美貌之前。提摩太前书中又说:“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装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装饰,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上帝的女人相宜”(提摩太前书2章9-10节)。我们看重那些好像能让自己变得更美的奢侈品,但那同样不符合圣经的真理。真正在圣经中如“珍珠”般美丽、有价值的妇人,却是敬畏耶和华且有智慧的才德妇人。

这几天,当我打开社交平台的时候,发现不仅仅是外貌条件不够优秀的女孩有容貌焦虑,许多看起来非常漂亮的网红明星也或多或少有这样的焦虑,所以产生容貌焦虑真的是因为我们不够好看吗?美是多种多样的,上帝所造之物本身就是美丽的,亲爱的,我也曾容貌焦虑,可是,爱我们的主从不以我们的外貌来评价我们。

 

  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唯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言31章30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