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onnie Junell V. Abanid,菲律宾

翻译:奇奇,中国

有声播读:木木,中国

 

职业头衔可能说没就没。当监管我工作的办公室不再给我续签执照时,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对此,我非常震惊,因为我持有这一执照已经很多年了。被拒绝续签执照成为我职业生涯中的一大重创。

我是在2015年成为注册心理测验师的。这意味着我接受过进行心理测量的培训,获得了政府的正式认可并得到了政府颁发的执照。有了执照,我就可以给他人进行心理测量、评分并进行结果解读。

六年来,这个头衔成为了我身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签发一些文件时,我开始在我的姓氏后面加上“RPm”(心理测验师的简写),并为自己能够这样做感到自豪。拥有该证书让我有机会进行教学、演讲和进行咨询。我还因此在高中做了两年辅导员。

我的执照本来应该在 2021 年 4 月续签的。鉴于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我决定提前两个月申请。 “这应该很容易。”我想,因为我对整个过程非常熟悉。

那天,我来到续签的办公室,确信自己可以在几小时后拿着一张新打印的执照回家。轮到我时,我出示了我的文件,并等待负责人告诉我下一步做什么。令我惊讶的是,我被告知我的资信状被发送到另一家分行去了(距我所在的位置约 3 小时路程),如果没有该证书,我将无法更新我的执照。

没有了头衔的我是谁?

惊慌失措中,我试图通过出示我收到的官方电子邮件来乞求办公室,以确定我已经获得了该资信状,然而并没有凑效。然后我打电话给为我颁发资信状的协会,但电话线忙碌,我需要等待。帮助迟迟没有到来,再多的乞求也无法改变他们坚决的决定。我绝望极了,因为我所做的所有一切准备以及我那天花的时间都付诸东流了。

那种绝望的感觉持续了好几天。我感到命悬一线,我知道没有执照我就没有办法继续工作。我无法想象,只是缺少这一份文件,就会导致我无发继续工作。这也意味着下次在我签署文件时,我不能再在我的名字前面附上职业的首字母缩写。当我再做自我介绍时,我不能再说我是持有注册证的专业人士。

所有这些给我带来了一个奇怪的自我评估时刻:如果没有了头衔,我是什么?我是谁?

我把自己的身份建立在了一个短短几年内就可能失去的头衔上。我感到让这个头衔定义我是谁,实在太愚蠢了。

我在破碎之中,意识到真正重要的是拥有一个没有人可以剥夺走的身份——不依赖于颁发的证书或参加的研讨会,也没有到期日的身份。

一个永不过期的身份

约翰福音 1 章 12 节说:“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做上帝的儿女。”这节经文让我看到了一个没有过期日的身份。想象一下,如果圣经给我们的指示是和我们考取执照类似的话,我们很容易会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而不达标并失去我们的头衔。然而,上帝很仁慈,尽管我们不好,祂仍然给我们权柄作祂的孩子!做祂孩子这个身份可不是一个写在一张卡片上,可能被放错地方或被偷走的东西。

这个身份永远在我们里面!

让我惊讶的是上帝如何使用我这次的经历来唤醒我的内在身份。很多天之后,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我的资信状已重新交付给那间办公室,如此,我就能够拿到我的新执照了。尽管如此,被拒绝的经历仍然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和让我觉醒的时刻。

尽管我很喜欢我的职业头衔,但我知道,在职业头衔之上,我拥有一个任何人或办公室都无法夺走的身份——在耶稣里的身份。我知道我总是可以倚靠我这个身份,希望你也一样。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