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ie       有声播读:木木

 

根据不完全统计,情侣最常见的十大分手理由中,第一名就是异地恋。所以很多人都很好奇,我和他到底是如何在这疫情期间维持异地恋的。细数下来,我们也快两年半没见面了。能继续保持联络,维护之间的情谊,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当初有勇气开始,完完全全就是凭着信心,不是对我自己也不是对他的信心,而是对我们共同信靠的上帝的信心。若要说我如何能有信心,除了这可能是祂的“超自然作为”之外,说不定也是因为对远距离维持感情这件事,我是有那么点经验的——我也常年保持与上帝的“远距离”关系啊。

谈过恋爱的人都知道,最初的那几个月是最甜蜜的。无时无刻不想着对方,记得对方说过的每句话,并且会把那些话翻来覆去地思量,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对方黏在一起。

回想我信主的初期,会读经读到废寝忘食,而且每次从书中“拔出来”,一抬头恍然回到现实世界,看这世界、从我面前走过的人都不一样了,不自觉地说话方式都不一样了。一颗心被上帝的爱火点燃,正热烈地燃烧着,仿佛什么都可以原谅、什么都可以温柔对待,活在这个世界只要有主就行。灵修日记是一本接一本地写,尽管那时候高中课业非常忙碌,每天早晨都还是活蹦乱跳地早起读经祷告灵修。

高中毕业隔年,母亲骤然离世,我离家上大学。尽管我也参与团契、查经、布道,甚至在自己的大学开始小小的大学生查经小组,服侍也一个都不落下,然而我再也无法灵修祷告。我无法开口说什么,却还是要逼着自己把笼统的祷告词反复诉说;我无法读经,却还是在每次的查经中去查背景、理解上下文、探索教义。这本该是最美好的相处过程,对我而言却是如此令人难受。都说要察验一个人与上帝的关系最重要的指标就是看他的祷告生活,这确实是的。我无法真实地祷告倾述,写下的所有真理自己都不相信。我无法接受自己对上帝失望,既然如此,那就麻痹自己的理性和情感,只要自我催眠:我必须要相信祂,我绝对不能有怀疑。口里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我私下读经祷告的时候越来越少,时长也越来越短。

停止灵修和祷告的后果就是继续地停止灵修和祷告。逃避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累了,我不想再自我催眠了,索性就不读经祷告了。除了在和大家一起的时候不得已地做,私下时间我根本不想打开那本书,也就不打开了。恋爱期间总有激情消退的时候,日子归回平淡、日常、单调。许多事情已经失去新鲜感,渐渐成为习惯,似乎也就不需要再“刻意”做什么了。“只要对方知道我心里有他,我也知道他心里有我,就够了”,这么想着,然后慢慢地这个人和别人也没什么区别,有他没他生活也不会有太大的分别。没有了“分别出来的”,独特的、专属的给这个人的心思、时间、精力,这个人也就不再特别了。

小王子的玫瑰不也是这样吗?正因为那朵玫瑰是他亲自浇水、亲自盖上玻璃罩的,所以它和别的玫瑰都不一样。主定的方法必然是最好的,祂说:“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时常在主里,时常听祂的声音,时常向祂祷告,这些最基本的维系关系的方式都是最重要的。在与祂远距离恋爱期间,我们也常会因工作、事奉忙碌而没时间联系。在与男友的异地恋的过程中,我有时候会想着没关系,我也不是那种黏人的女友,少联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然而异地恋少联系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我会不受控地患得患失,也会少了许多安全感、多了很多失望,对我和他的未来非常没有盼望(分开的念头分分钟浮现八百次)。若是我们不常在主里不也是如此吗?我们会渐渐倚靠自己而不是祂,会仰赖自己和别人的建议和方法,却不在最紧要的当下寻求上帝。我会怀疑自己的得救确据,会在情感上无法体会基督的爱与恩典,对祂的事情麻木、无感。

就在远离祂的那两年,我不断地想要“做自己”,却不断地感觉真实的自我在崩塌。我开始不确定自己到底是谁,我到底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基督徒,还是一个假冒为善的双面人?我以为只要逃离了从小到大都被灌输的正确观念,我就能够不受任何事物影响地“寻找真正的自我”,然而换来的却是我更加迷茫、更加混乱、更加失落。

感恩,我的王主动来寻找我、改变我,在一次信心的跳跃中,我选择抓住祂的应许,悔改自己的罪。上帝把我这根基不牢固的生命重新打碎重建。我真正开始认识祂,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然后重新和祂交谈,向祂祷告、听祂说话,记录和思考祂对我说的话,从而以祂的心意和目光去看待一切。

然后在这过程中,我开始学习如何坦诚面对自己和上帝。我的心开始被道吸引,又开始发现与祂相交的喜乐。有一次留宿在一位敬虔的姊妹家。清晨五点,我睡意朦胧中看见那位姊妹跪在地上祷告,后来得知这是她每天与主亲近的时间,雷打不动,这是分别出来的时间给她最爱的主。于是从那之后,我也效法这位姊妹的榜样,每天早晨跪地祷告,而后读经灵修。以这样的方式开启每一天,在面对这个世界之前,先面对上帝,提醒自己今日也要活在祂面前。

就像情侣之间相处,并不是每一次接触交谈都会出人意外地快乐;所以也不是每次灵修我都会感到特别激动人心、狂喜。从高中到如今,我一共累积了四十二本厚薄不一的灵修笔记,当中有些盛满泪滴,有些激动得写不下什么,有些又被焦虑懊恼填满几张书页。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平淡的、日常的,反复被提醒的真理,一再写下的生活应用。有时候就像每日饮用的白开水,喝起来没什么味道,但一天不喝却是不行。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抱怨每日吃的吗哪平淡无味,想念埃及地的辛香美味,结果被上帝严厉惩罚。那些看似平淡乏味的日常,其实是上帝每日充足的供应。每一天!没有哪一天忘了、耍小脾气任性,或是休假一日。

爱人之深,不如爱人之久,然而上帝对我们的爱是长阔高深的。我们纵然失信,祂却是信实的。

2022年来到,意味着我和他又得继续新一年的异地恋。在无法见到对方的时候,除了凭着“相信”二字,我们会建立一些约定以确保时常联系。同时我和主的“远距离关系”也迈入第十一年,灵修也是我对主的小小约定,是我特意分别出来与祂亲近的时间。从前我很难相信婚姻中的夫妻会随着年日增加而更加爱彼此,他们会真实地爱着对方老去的容颜,愿意舍己照顾对方的生活起居直到死去。然而就开始和主的建立亲密关系后,我开始相信这种可能。因为我并没有因为每日的灵修祷告,分别出时间来与祂亲近就变得腻烦,而是在认识祂的过程中越来越能信靠祂。尽管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上帝对我沉默,离我很远,有时候自己一团混乱,但我知道无论我处在怎样的状态,主都愿意接纳、聆听我。就像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人一样,他们总是愿意承接我的脆弱,并且一起凭着信心交托。

最好的时候就是等待美好临近的时候。此时我相信也期待那日我和他能相见,我能终于拥抱他,望进他的双眼,享受没有隔阂的依偎。我与主就更不用说了!人会改变,但是主不会,所以我更加确信,也怀着热切的盼望将来亲眼见到祂的那一日。在此之前,每日与祂亲密的相交,就是祂所赐的日常的甜蜜,流入我的每日生活中,滋养我与祂的亲密关系,好让我也能把这份浓烈厚重的爱散播出去。最重要的是,在这段无法“相见”的日子,有祂所赐的圣灵为保惠师,与我的心同证我是属上帝的儿女,并且时时刻刻带领。

说到底,这异地恋与灵修终究还无可比拟!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