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t    有声播读:佳音

 

恩典和生命,两个热烈而又活泼的词语,仿佛佳人才子,出场自带风一般。

恩典,意味着白白施予。生命,意味着活泼热烈。但是当恩典之于残损的生命之时,这又是个怎样的命题呢?

这个世界不乏受罪恶破坏后而诞出的残损——先天或后天的。生命的残忍,便开始揭露于当事者面前。

中国山西太行山深处,有一群人,基本都是天生下来没有眼睛,被称为没眼人。曾经有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亚妮,放下前途,只身前往此处,和他们共同生活,采访他们,陪伴他们,制作成了纪录片。从这没眼人的生活中,我看到,他们的存在本身,令人撼动。他们几乎都是天生无眼者,天生就看不见这个世界的一切。所以他们只能感受一切。对他们来说,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是单纯纯粹。他们天生残疾,却把生命变成了一首歌。

生命的张力,在此彰显出来。他们天生没有眼睛,但是他们依旧活着。活着,即是生命。是生命,即是恩典的承载体;是生命,即是恩典的接收者。哪怕没有眼睛,活着的本身,就令人动容。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受状态都是极其纯粹的。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恩典的纯粹。

恩典,每天都伴随着世界。日出日落,雨落花开,日日相伴。我们以为这群没眼人需要怜悯,或许,需要怜悯的不仅仅是他们,而是我们这些看上去好似健康的人。耶稣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马太福音9章12节)。谁是康健人呢?这世界,是没有真正的康健人的。没眼人,他们活在太行山深处,他们常常歌唱,让生命的生命感体现出来。我们很多都市中人,每日忙碌于物质的追求,生命蝇营狗苟,生活浑浑噩噩,真的有体现出生命的生命之感吗?那位节目主持人,因为被他们的歌声打动,被他们的纯真打动,和他们同吃同住很久。这其间,必有打动她的存在。是什么呢?我想,必是生命本身之美丽,打动了这位生命的探索者。 这使得我们想到我们的信仰。对于残障人士而言,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恩典,但是我们看这群没眼人,他们很快乐,他们很纯粹,他们体现出了生命的活力。那么,对于大多数生命状态普普通通甚至是对人生常常怀疑和绝望的人,我们的信仰,所能够提供给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对此,圣经上开出了三剂药方,即为,信,望,爱。

在这里,笔者所特别要谈到的乃是这些。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倏忽之间,一切都将过去。或许,在我们对于生命的破损不解的时刻,我们可以来读一读力克·胡哲(Nick Vujicic)的故事—— 《人生不设限》。我们会看见,信,望,爱,所给一个人带来的力量是何等的巨大。生命的美好是不会因身体的缺陷而流失的。没有手,没有脚的力克·胡哲,不但不断突破自己身体的局限性,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不可能——学会冲浪,学会踢球,学会享受生命,而且,结婚生子,养儿育女,在这些普通人有时甚至都感到艰难的事情里,他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到游刃有余,并且,最为鼓励人心的乃是,他用了自己的故事去鼓励成千上万活在自卑,活在这样或那样的残损中的人,只因为他从自身的信仰当中,看到了自己的价值、自己的未来。

当一个人认识真理时,他的关注点便不再集中于自己所没有的,而是他的造物者所有的;不再活在不被接纳,不被爱当中,而是活在被造物者完全接纳,完全爱的事实当中;也因此不再被恐惧束缚,是插上勇敢的翅膀,去挑战那看似无法战胜的挑战。这残损的生命也不再是旁人眼中没有价值的,而是可以被其造物者使用的,宝贝的。圣经当中记录过这样一段,有人问天生瞎眼的人瞎眼是为什么,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約翰福音9:1-38)。

所以,我想,无论一个人的身体或心灵,是康健的,还是残损的,我们其实都可以在其中彰显出上帝的荣耀来,就如力克胡哲一样,不断突破自我,挑战自我,使短暂且有残损的的肉身生命彰显出了无限又永恒的天国生命。生命光芒也因此而显露了出来。但愿我们都可以在基督的恩典里面,长存信望爱,活出美好的生命之风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