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ordan Stoyanoff        翻译: 夏天

 

Jordan 是墨尔本南基尔西斯浸信会教会的青年事工牧师,他热衷于看见下一个代人在基督里找到自己的身份认同,这也一直是他在教会、高中和大学校园以及宣教组织里服事时所秉持的信念。 他在墨尔本神学院完成了本科学位,现在正在神学大学(University of Divinity)攻读神学硕士学位。 他是 Clytie 的丈夫、Isaac 和 Eliana 的父亲。 他喜欢喝好喝的咖啡和看英超联赛。

有一天下午,一种再也走不下去了的感觉向我袭来——那些来自于自己和他人期望的重量,已经大到了令我相信唯一的出路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时的我是一个年轻、渴望改变世界的牧师,并在尽全力完成我事工所要求的一切任务。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正在一点一点吞噬我。

那天下午,就像一根蜡烛终于燃烧到了最后,而正如我妻子所说的:“蜡烛芯的尽头藏着一些炸药”。 潜伏在表层之下的消极情绪完全淹没了我。 我憎恨自己,因为我相信了“自己一无是处且一文不值”这个谎言。

平时冷静淡定的性格变成了一台混和着复杂情绪与困惑的云霄飞车。只需要一个瞬间,就足以让我陷入深深的悲伤、张牙舞爪的愤怒,或者深深的忧郁。会变成这样连我自己都很惊讶,因为我原本以为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坚强能忍耐的人,这样的我居然也会情绪崩溃,我感到很奇怪也很不自在。有时会觉得生命索然无味,不再能享受那些平常总会让我觉得开心的事物。

当时并不知道,但回过头来看,我想我可以说,当时的自己正在经历着“职业倦怠(Burnout)”(感谢我的心理辅导员指出了这一点)。

“职业倦怠(Burnout)”看起来好像是疲惫和工作过度的总称。

然而,“职业倦怠(Burnout)”不单只有“精疲力竭”的意思。 根据职业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职业倦怠有三个指标性的特定症状:情感衰竭、去人格化和低个人成就感。 [1][2]

以下让我分享更多关于每个特定症状的信息:

我们如何识别职业倦怠的症状?

情感衰竭的人会很难调节自己的情绪。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对身处的情况反应不足或反应过度,或者以完全不适当的方式回应。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发现自己“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可能就是情绪低落的表现了。

有一次,我看到妻子开了果酱瓶却没顺手盖上盖子,当下就引爆了我心中的炸弹。我非常愤怒,因为明明不是我做的,却不得不将桌上的果酱罐子盖上瓶盖!但这正是一个完全过激的反应。我意识到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这是我感到自己不太对劲的第一个迹象。

作为情感衰竭的延伸,你可能还会感到身体疲劳,早上起床困难、晚上难以入睡。你可能还会发现执行日常任务变得困难,并且无法进行平常喜欢的活动,例如和朋友见面、运动或其他休闲嗜好。

当我们情感衰竭时,我们会试图用社交媒体、电动游戏、在Netflix上追剧、看色情影片、过度饮酒或吸毒来麻痹自己。尽管这些麻痺机制看起来好像可以帮我们摆脱绝望和失望,它们其实只会让我们受困于疲惫之中。

当我们经历情感衰竭时,我们需要转向活水的源泉,安息的源头——耶稣。

转身花时间与耶稣在一起。祷告、阅读圣经并且写下属灵笔记,让你的教会社群能够进入你的生活与你沟通或者服事你,参与教会活动——给耶稣机会帮你恢复。

去人格化则意味着失去同理心,以及想要麻木自己的情绪和不想要有情绪。当人们与你分享他们的脆弱时,你会变得无法与他人共情,无法产生同理心来对待这些人。你也可能会感觉到自己愤世嫉俗,不信任别人。

当我在职业倦怠期时,我注意到自己对一些最亲近的人感到怀疑且不信任。

我开始将他们与我的每一次互动都解释为人身攻击,并且总是能连接到任何蛛丝马迹证明自己是如何被他们打击或操纵的。

我还发现人们在我眼中不再被视为“人”的存在,我会轻蔑地将某些人当作是物体。例如,我经常在背后叫

某个人“土豆”,因为这个称呼隐含着无趣和帮不上忙的负面意义。

尽管当时自己觉得这样叫他很幽默,但我发现,当我用人的用处来衡量其存在价值时,我其实是在否认他们是按着上帝的形象所创造的。当我来到上帝面前,祂提醒我,人的价值不是取决于他们有或没有能力做某事,而在于谁创造了他们。

低落的个人成就感则是指,在完成自己的角色和职责时,你更倾向于过于消极地评价自己。你会发现自己总是专注于自己的错误,而无法肯定那些自己做对了的事情。

我在低个人成就感这个部分感到特别挣扎。每次当我向前迈出一步时,我感受到的却是自己正在退后两步。回想之前的日子,我看见自己其实是在立志完成一些并不是上帝要我做的事。而当发现预设的目标做不到时,我就会感到加倍丧气。这样一来,原本应该要留意上帝的作为或是尽力在我的责任和能力范围所及的我,却定睛在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上了。

这些经历让我想到《撒母耳记上》第15章的故事:扫罗王在战场上向上帝献祭,即使上帝并没有要他这么做。先知撒母耳后来对扫罗发预言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撒母耳记上15章22节)

当时的我以为自己为上帝牺牲了一切,但事实上,上帝根本没有要求我这么做。

后来上帝渐渐地让我发现,祂看重的是在祂所命定的季节里,我可以如何忠心地事奉他,祂所要的不多也不少。

所以,面对职业倦怠你可以怎么做呢?

如果你发现自己也有这三种症状,你也可能正在经历职业倦怠,请务必寻求专业的帮助,可别自行诊断喔。

又或许你只有这三种提及的情况中的其中一种,这样的话,也是值得你注意一下自身的情况,别让这样的困扰恶化下去。

如果你正在经历情感衰竭,有可能是因为你承担了过于你所能负荷的重担了。不如试着减轻你的任务负担吧,也试着做些能带给自己快乐和成就感的事吧。留更多的时间和家人朋友们在一起。找你信任的人来交谈,和他们分享你的感受。

如果你察觉自己的情况是去人格化,有可能是因为你对所做的事情没有参与感。试着衡量自身的情况:你的个人价值观和你所处的工作单位的价值观是不是一致的呢?如果你观察到这和你的职务有关,那么你可能需要厘清或者调整一下你的工作内容;如果是和单位文化有关,试着和领导讨论看看吧。又或是,你的价值观和单位的价值观有直接冲突,那最好的解决办法也许是换个工作。

也许你正面临和同事之间难解的冲突,我的长辈总说:在矛盾中强化彼此的关系。与其去躲开那个人,不如想办法和他们成为朋友。约他们出去喝咖啡、送他们礼物、用你对待朋友的方式和他们相处,你将会看见你们之间的冲突一个一个被解开。

你有没有某个还跨不过去的伤痛,正影响着你与他人的共情呢?去找专业的心理医生或你的牧师和好友,开始处理这些痛苦的经历吧。

如果你正在经历的,既不是情感衰竭,也不是去人格化,而是低落的个人成就感的话,你有可能会觉得自己毫无用处。这时候可以评估一下,你对自己现在的工作感到充满热情吗?这份工作能让你发挥天赋或才能吗?你有相应的支持或训练让你能胜任这份工作吗?有没有可能上帝希望你试着找到更符合你的热情、天赋或才干的,对你而言更有意义的工作呢?

有些职业倦怠的症状是和抑郁症及其他精神疾病共有的,这些细节关乎到接下来你的治疗方式和治疗计划,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有任何相关症状,请咨询医疗专业人员,例如你的家庭医生、专业的辅导员或心理医生。他们可以诊断你的症状,并帮助你制定专属于你的康复计划。

离我经历职业倦怠已经有七年了。如今,当这三种情况出现的时候,我自己是意识得到的。这些发现也提醒着自己,在我花时间安静下来与主耶稣独处的时候,是不是还存在着罪的拦阻,是我需要向主坦承的?或者我是不是在工作中承担了不应该承担的责任?

职业倦怠就像叫我们起床的闹铃,告诉我们上帝创造我们并非要让我们在世上靠着自己自给自足——祂创造我们为要让我们倚靠祂。

意思就是说,我们要信靠并顺服上帝给我们的呼召,我们的生活和工作都源自于我们与耶稣之间建立的个人关系。

倚靠上帝也表示我们与上帝在我们生命中所安排的朋友、前辈、牧师们彼此相互依靠,并善用医学专业人士的恩赐,透过更新我们自己的心思意念来转化我们的生命更像耶稣(歌罗西书3章10节)。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