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ane Lim       翻译:悦     

 

我就是那个朋友,曾经交往了一位非基督徒男友。

让我来讲讲我的故事。我们因为有共同的朋友而相识(但并非被朋友撮合),我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他。基于“必须跟基督徒交往”的教导,我问了他的信仰情况。他告诉我他还没想清楚,尽管他就读于一间基督教学校,也理解救赎的含义,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和困惑,去教会也没能完全帮助他解决这些疑问。

任何一个教科书式的基督徒都会说,这段关系应该结束了。但是我却天真地以为,或许,我们可以只做朋友。

不出意料地,这段关系超越了友情。他聪明、风趣,并且(很抱歉这么说)比我认识的所有主内弟兄都更有趣。我们可以聊很多的话题,包括信仰,他也很乐意听我分享我的信仰,即使他自己不信。

因为很讨厌“借约会来传福音”,我从没尝试过带他去教会,也不希望他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而假装信主。我希望他自己来认识上帝,这个决定可以不受我们之间关系的影响。

就这样一年以后,当我清楚这段关系的走向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告诉了朋友们。因为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必定会越来越专注在这段关系上,从而会损害我跟上帝的关系。其实也不难去找借口,说这两种关系并无冲突,但是圣灵启示我,如果我不向上帝敞开与这个男生的关系的话,是不可能跟上帝建立忠诚而更亲密的关系的。

我知道我们得做个彻底了断,但是这个决定太痛苦了,我没法靠自己做到。所以我找到两个好朋友倾诉,我知道她们会很好地倾听,不会立刻指责或者论断我。而且,我相信她们会告诉我我需要听到的话。尽管我不能清晰地记得她们说的每一句话,但是我记得她们很怜悯地倾听和为我祷告。在很认真地听我说完后,他们表示理解和共情,我记得其中一个朋友温柔地说,“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因为她们把我当成一个成年人来对待,充分地相信我,而不是长篇大论地给我说教。她们既没有尝试去减轻我的挣扎,也没有让我轻易跳过。

相反地,她们为我祷告,并且请求上帝赐给我只能从祂而来的安慰和信心。这不是一个一次过的祷告,她们陪着我为我做了很多祷告,来让我继续聆听上帝的话语,拥有倾听的耳朵和心。

之后她们还时不时地问我情况如何。她们从不会给我设置时间限制或者发放最后通牒。与之相反,她们鼓励我持续地寻求上帝,通过祷告与祂连接,并且聆听祂的话语。

时间到了,上帝听到并且回应了她们的祷告。经过了成年累月的挣扎,我终于听到了上帝的话语,并且是以我完全不能拒绝的方式。上帝这样问我:

你是否爱我胜过一切你拥有的?

胜过一切我能给你的?

你相信我会让你幸福吗?

对你来说,是否有我就足够?

这些问题刺痛我的心,我没有办法说不,所以尽管很痛苦,也很让人心碎,我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段关系。

终极问题是,祂在我心里居首位吗?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尽相同,我跟四位经历相似的人聊过,就是一个关系当中,其中一人信主,另外一个是非基督徒或者对信仰不是很认真。从这些故事里(包含自己的)我看到,问题出在更深层的地方,至少表明下面两种状况中的一种:

信主的一方并不如自己想象那般坚定(他们相信上帝,相信耶稣的救恩,他们会去教会,也参加圣经学习小组,但是他们生活的其他部分并没有完全交给主)

他们不能,或者不愿意把自己的幸福交给上帝。

我深刻地了解这种挣扎。我曾经不想放弃自己的幸福,也不相信上帝会为我预备伴侣。

曾经一度,我是带着私心去跟随上帝的,想着如果我做的足够多的话,上帝会回应我的祷告,让那个男生信主,来满足我的渴望。但最终,上帝明确地告诉我,在我所有的追求中,我把祂当作了我想要达到目的的工具。通过我自身的痛苦经历,我发现所有在这些事情上经历挣扎的弟兄姐妹,都需要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作为朋友,我们不能用长篇大论来回应,或者用经文来攻击他们。

这并不是说,作为朋友,我们要三缄其口。 我们要用爱心说诚实话(以弗所书4章15节),以此为目的,我们可以鼓励朋友们,并帮助他们更接近真理。同时也要知道,我们跟朋友关系的亲密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帮助的效果。你们之间的信任程度能支撑你们讨论这个话题吗?

以我为例,因为我跟上面提到的四个人的关系,没有我跟我前面两位朋友那么亲近,所以我不能同样程度地鼓励到他们。也就是说,他们通过跟我讨论他们的亲密关系,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我机会,去倾听和讨论一些问题。我试图去了解他们在关系中处于什么状态,对方让他们觉得非其不可的原因。我问他们是否在这段关系中有所保留,是否预见了将会出现的问题。

除此之外,我也问了他们跟上帝的关系怎么样,并鼓励他们不要停止追随上帝的脚步,紧紧跟随祂。在他们给我空间去表达的时候,我尝试去分享我的见证,上帝是如何感动我,使我有能力做出分手的决定。经过这样的交谈,我希望可以挑战他们去思考自己的恋爱关系如何暴露出他们跟上帝关系中所存在的问题,以及上帝对他们的重要性。

最后,我也像我的朋友们那样,为他们做了祷告。

希望我对他们的支持,能像我的朋友们对我的支持一样“成功”,但是我知道人的转变全靠圣灵做工,就像传福音一样,转变人们的思想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只需要说出真理和表达爱。

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下这些,并不是要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而是分享一下,如何在他人迷失时继续与他们作朋友——去爱他们,陪伴他们,去了解他们正在约会的人,让他们融入我们的生活。

这也就是说——或许你不同意,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此就结束与他们的友谊。我相信肯定有其他写得更好的文章会投反对票,然而不管怎么说,请仔细阅读并在祷告中来考虑各样的观点。

对我而言,我想到我的那些非基督徒朋友们,我们的友谊并不以相同的信仰为前提条件。如果我可以继续关心他们,我不更应该继续照顾我的基督徒朋友们吗?回避和离弃她是好的选择吗?

尽管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但我认为,即使我们不认同朋友的选择,也可以用某种方式支持他们,爱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将永远关心他们,作为他们的朋友,我们仍然希望帮助他们将信仰坚持到底。

 

*此图文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