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eer

 

我是第二代基督徒,妈妈唸书时因为参加英文查经班和团契举办的活动认识信仰。我从小在教会长大,主日学、基要课程、青少契,对圣经知识不断增长,但我对这个信仰、这位上帝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每个星期天都被强迫要去教会。我相信祂是真的,是因为听过其他人的见证。但其实我对教会蛮排斥的,可能因为是乡下教会,比较多老人、小孩等需要被服事的群体。

我从国小就开始在主日学司琴。国一第一次带敬拜觉得自己是被逼上台的(那时候喜欢唱诗歌、赞美单纯是因为喜欢唱歌),因为从小就非常害怕上台讲话和报告,当时我觉得自己表现得非常糟,然后还被别人批评。那时候尚未认识上帝,常常有种困惑:为什么我的杯子都还没被倒满,我就要一直倒给别人……回家后躲起来哭了大概两个小时。在教会也没什么同龄的孩子可以一起玩,进入一个新群体,别人也是用“**(我姊姊的名字)的妹妹”来认识我,我觉得很没有归属感也很寂寞。

 

 

进入青春期后,在找寻自己价值和定位的过程中,我迷失了。班上崇尚物质的风气,男生们比较谁的名牌鞋子比较高级,女生们相约买一样的衣服鞋子。大家很容易以貌取人,或为了融入群体而讲别人八卦。而这一切,都和父母从小教我的价值观大相迳庭。因为每逢周末就要回乡下的爷爷奶奶家、外公外婆家和去教会,我没办法和同学一起约出去玩。因为妈妈觉得穿着干净整齐就好,我没有选择自己衣着的权利。

我从小就被禁止看剧、看综艺节目、听流行歌,跟同学也自然没什么共同话题。其实当时的我,也想漂漂亮亮、光鲜亮丽,但是家里又不允许。渴望却又得不到的拉扯和失望,让我变得很自卑。虽然我成绩好又会做事,备受师长的关注和疼爱,但这只让同学忌妒,因而更讨厌我、更想攻击我。直到现在我依旧清楚记得当时一个人面对一大群人的害怕——害怕别人在我背后说坏话、挑衅和造谣,害怕别人憎恶的眼神。

 

 

在学校和教会都不开心,和妈妈的关系也不好,在家里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日子久了,我变得既压抑又自卑。即便如此,我没有停止守主日,在这期间也在不同的教会中“流浪”。上高中后进了好学校,看到同学们都优秀且多才多艺,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特色的人:我不认识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

后来上高二后,我和一位学妹很聊得来,她邀我每天放学一起灵修。我们很快就熟了,每天一起祷告、敬拜、读经、分享领受和疑惑,也聊天分享生活和心情。以前我都是只有睡前和谢饭会祷告,灵修大概也只是读读圣经;这是我第一次真的觉得真正在灵修,也慢慢感受到自己的成长。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致失望”(哥林多后书4章8节)

 

后来高二时因身心压力过大而发病,我辞去了许多在班级和社团的职务。最惨的时候连好好睡觉和读书都没办法,成绩也大幅退步。甚至我每天放学回家都会大哭两三个小时。同学传讯息关心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和解释,只说自己“大脑生病了”。

破碎到没有任何力气做其他事的我,开始独自来到上帝面前、和祂说话。在那段非常难熬的时光里,学妹也一直成为我的扶持和帮助。熬过一天后,我常常忍不住在她和上帝面前哭泣,她总是播诗歌给我听、抱着我、为我祷告,甚至陪我一起流泪。她还特别为我预备惊喜,在我自我价值最低落的时候让我知道我仍是被爱的、鼓励我鼓起勇气过艰难的每一天,让我好感动!

开始每天灵修后,我慢慢跟上帝建立关系、知道祂是我的避难所。一天下来,我总是痛苦难过到无所适从,没有办法读书,我总会跑到校园角落,跟祂诉说我有多么痛苦、多么难过,问祂“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我到底会不会好?我什么时候才会好?”虽然并没有得到立即的回应,但祂常常透过奇妙的方式安慰我。与此同时,我加药、看医生、晤谈、咨商,还有每天运动,花更多的时间和人相处聊天。

我慢慢恢复,也享受真正活着的感觉。祂不断跟我说,祂是信实的、是良善的,学习放下和交托,不要担心。我与祂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最奇妙的是,上帝把我放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下,使我不得不学习放下他人的眼光,单单专注在祂如何看我。认识上帝的同时我也更认识自己,当我的目光看向祂而不是自己时,我找到自己的价值、变得有自信,知道自己是祂的宝贝女儿、祂的公主、祂所爱的。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敬拜赞美,而并不只是唱歌而已,生命的意义就是要敬拜祂。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哥林多后书4章7节)

 

时间流逝,我进入新的阶段,也有了新的经历。大学之后,我的生活比较混乱、也比较少灵修。即便如此,祂从未离开,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仍蒙上帝保守看顾,恩典满满。许久没有想起高中这段经历,它们似乎变远了,但依然真实。

高二那阵子的灵修笔记收藏了当初的深刻感受和记忆,那时的文字和祷告是多么恳切,但却又是多么的疼痛,再看、再回想起都不禁流泪。以前会羡慕那些从小稳定地在教会中成长的人,因为相比之下,我的生命和信仰历程是多么地不容易。不管怎么样,谢谢天父找到了我、带我回家。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一代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