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riscilla Goy      翻译:Nancy

 

2019年8月10日,就在Natalie Tan发现自己有点见红的前一天,朋友们为她和她的丈夫举办了一场“性别揭秘”派对。

他们正期待着三胞胎的到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打开了三盒气球,并发现上帝回应了他们希望男孩女孩都有的祷告。Natalie和丈夫将会有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

在怀孕的五个多月里,Natalie几乎没有遇到过任何健康问题。“一切都很顺利”。

这对夫妇在结婚前就知道她会受孕困难,所以他们尝试了宫内授精(IUI),也就是通过医学技术将精子直接放入子宫。第一次尝试就成功了,并且是三胞胎。这令他们很惊喜。

她的丈夫在网上做了一些研究,发现很多搜索结果都在谈论多胞胎的风险。他们的医生也简要地提到了“选择性减胎”的做法——减少胎儿数量以提高健康怀孕的机会。但这对夫妇并没有同意这么做。

“他们的心脏都在跳动。我们怎么能选择性地减胎呢?即使这么做是为了活下来的那个孩子也不可以啊。”Natalie说。

他们选择把未来和孩子交在上帝手里。她说:“如果是上帝把他们给了我们,我们就接手,并尽我们所能地照顾好他们。”

 

 

然而,在性别揭秘派对过后的第二天,也是Natalie刚进入孕22周时,她开始见红,然后出血。第二天她就住了院并且查出宫内感染。

直到今天,Natalie都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感染,但事情从那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两周后,她出现了“绿色分泌物,并伴有恶臭”。感染已经恶化,所以医生不得不为她引产,否则她的生命将面临危险。

三个孩子都被引产出来,第二个孩子甚至哭出声了。但就在24周之前的几天,它们都去世了——如果24周再出生的话,他们的存活几率会高得多。

“若只是为了拿去,那为什么还要赐予?”

 

当Natalie听到第二个孩子呱呱坠地的哭声时,她希望能突破万难,迎来一个奇迹。

“我仍然希望至少有一个孩子能继续呼吸,希望医生会发现‘这孩子还想活下去,所以让我们试试看( 给孩子提供生命支援 )’。”

不幸的是,奇迹并没有发生。第三个孩子出生后,Natalie昏过去了。几个小时后当她醒过来时,她的孩子都已经去世了。正如医生预测的那样,宝宝们的肺部发育不足,所以都没能活下来。

 

Natalie把她的问题和愤怒带到上帝面前。

如果你要把他们给我们,为什么你又把他们带走了?我做了什么事使你如此不高兴吗?——我可能做了很多事让你生气——这是对我的惩罚吗?这样的惩罚够了吗?

你本可以不给我们孩子的。为什么给了又拿走?并且是三个都带走。你连一个都不能留给我吗?

当别人欢笑时悲痛

 

那天,当Natalie离开产房时,她听到其他婴儿的哭声,看到其他母亲抱着自己的婴儿,这令她更加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的失去。

值得庆幸的是,她被从一个医保补贴的多人间病房搬到了一个私人病房,在那里她可以一个人安静了。

她在那里住了几天,当家人和朋友来访时,她还能坚持住,但当她最终出院时——再看到其他孕妇和新生儿——她又崩溃了。

“我进来的时候是怀着三胞胎,但我离开时却一无所有——子宫里没有孩子,怀抱里也没有。”

在随后的几天里,她每天都以泪洗面,悲伤、内疚和羞愧交织在一起。她对“失去的孩子”感到内疚,想知道如果自己当初做点什么是否会结果不同。让她坚持下去的是每天早上和父母一起读《灵命日粮》并查经,和丈夫一起散步,和朋友一起上烹饪课。

虽然Natalie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精神支持,但她也希望能从有类似经历的女性身上学到点什么。她在网上搜索其他失去三胞胎女性的故事,但几乎找不到,她找到的故事都发生在多年前的美国。“那时候我觉得很孤单。这是不是意味着其他怀三胞胎的妈妈都没遇到过什么问题?”

后来,她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关于流产的讨论并不多,许多女性只在妊娠中期才公开分享自己怀孕的消息,所以她们不会分享孕早期流产的事情。

与此同时,为了保护自己的精神健康,她开始与孕妇们保持距离——在社交媒体上屏蔽她们或取消关注她们——反正她们大部分也都不是密友。

但在失去孩子后不到半年,Natalie听到了最好的朋友告诉她自己怀孕了的消息。Natalie经历了“开心和嫉妒,愤怒和希望”的感受,她很难和她的朋友谈论怀孕的事,也很难分享朋友的快乐。

最后,在丈夫的鼓励下,Natalie夫妻俩和这位朋友的丈夫一同安排在她朋友生日的前两天给她一个惊喜的探望。

这已经是这位朋友怀孕晚期的时候了,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

“打动我的是她的耐心,以及她对我的理解。她没有因为我的缺席而生气,而是原谅了我的自私,”Natalie分享道。“

当我终于见到她时,我哭了。因为我看到我错过了她怀孕期间的多少重要时刻。

“她和我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甚至在我失去三胞胎之前她都陪伴着我。我所要做的只是去看看她,问问她怎么样——我却都没有做到”。

“生命太短了,不能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错过了这些重要时刻。

我意识到我可以为她感到高兴,我不想再经历没有陪在朋友身边的情况,因为那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记念三胞胎,爱Hannah宝宝

 

每年8月,Natalie一家都会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新加坡的国庆节,八月还有三胞胎的忌日和随后一天Natalie的生日。

在她失去三胞胎那年的生日当天,医院的护士送了她一个生日蛋糕。她的朋友们也带着蛋糕来拜访她。“这让我暂时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内心却又有一个巨大的空洞。”Natalie说:“心里会在想,我今天应该怀着孕才对。”

她允许自己在8月23日哀悼,并给她的孩子们——Adam、Emma和 Eva写信。然后把信绑在气球上,送去天堂。

 

 

与此同时,她也接受了三胞胎是上帝给她的礼物。他们就和上帝给她的其他礼物一样,是种祝福,但上帝没有承诺这些礼物会陪伴我们多久。

“当我回顾我们和三胞胎一起度过的六个月时,真的是很开心的一段时光。我们很喜欢有他们在,他们也受到很多人的喜爱。我们带他们一起旅行,他们吃了很多好吃的。”

“尽管那段时间很短暂,但却是我爱的生活的一部分。痛苦是因为爱他们。我同意一个朋友分享的一句话——‘因为爱得深,才会伤得深。’”

8月24日Natalie会继续庆祝她的生日。“我想,当孩子们从天堂俯视我们的时候,他们也希望看到他们的父母幸福。如果我们一直悲伤下去,他们也会感到难过的。”

 

 

8月6日,她还会庆祝去年收养的Hannah宝宝的生日。在失去三胞胎和做了其他医学检查后,Natalie夫妇发现她再次怀孕的机会非常渺茫,所以他们考虑收养。Hannah七周大的时候就被他们领回了家。

即使Natalie迎来了Hannah宝宝,她也意识到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且珍贵的,这个孩子并不能取代她的三胞胎:“失去就是失去。再有一个孩子并不能取代你失去的孩子。”

Hannah宝宝是很爱笑的孩子,几乎没怎么哭过。有几次Hannah哭了,Natalie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她想知道是不是他们作为父母和Hannah之间的关系不够牢固,是不是因为Hannah是被收养的。

但她发现自己的担心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亲生孩子的母亲也有类似的感受和问题。

 

 

在失去中寻找意义

 

这位拥有英国糕点师文凭的全职妈妈目前正在攻读咨询心理学的进阶学位,这样她就可以帮助那些经历过流产的女性。

2022年1月,Natalie开始为她的毕业做实习工作,正是在她的悲伤之旅中帮助过她的那位基督徒咨询师那里实习。

“没有什么可以合理化失去,但我需要做一些事情,让失去变得有意义。”

尽管Natalie经历了这一切,但她对上帝存在的信仰并没有动摇。尽管她对上帝感到愤怒,但她选择紧紧抓住祂。

Natalie引用《圣经》中约伯的例子说:“我们可以对上帝生气,但绝不可以逃避。我们很容易责怪上帝,说他拿走了我们所盼望的一切。”

“但当我想到上帝给我们的礼物——那些祂放在我们生活中让我们享用的一切时,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不配拥有这些。

然而祂却给我们恩典让我们可以拥有——无论是几天、几周,还是一辈子——本身都已经是一种额外的奖励了。”

Natalie希望通过分享她的故事,能够帮助其他有类似经历的女性。“产前夭折和不孕问题很少被大家提及,尤其是在亚洲文化中。我们需要多谈谈这些问题,因为没有人应该独自走这条路。你永远不是独自一人在面对。”

她又补充道:“我希望能送给我们的孩子们一份礼物,让他们的夭折变得有意义。帮助他人、支持那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是我想和孩子们一起创造的回忆。”

 

*文中照片来自Natalie的Instagram页面和博客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