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属灵生活

属灵生活, 思考指南针

只付出不接受的做法真的是上帝喜悦的么?

作者:奇奇,中国

前几天吃饭时听爸爸讲他小时候的世风跟现在有多么的不同。他说,当年爷爷在建筑公司工作,每逢过年的时候爷爷公司的领导都会特地来家里看望他,给家里一些补贴并询问是否需要其他帮助。有次家里需要盖房子领导还派了公司的工人来帮忙。然而当时的人大都不会接受帮助。这是因为他们一方面觉得还有人比他们困难,另一方面觉得被帮助会没有面子。这让我不禁陷入思考,现在的我们不也是一样么?很多人只愿意去帮助别人却从不接受别人的帮助。

属灵生活, 思考指南针

关于十一奉献的两则小趣文

一个周日,我去教会参加礼拜。到了该奉献的时候。通常,我没有多少余下的钱可以拿来奉献,有时甚至一分都没有。但是这周,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上帝似乎想让我做点什么。于是我翻了翻钱包,发现只剩下一块钱了。
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但是当我想起圣经中那个穷寡妇,她把一切养生的都投在了库里(路2章:1-4节),我就拿出钱,放在奉献箱里。这也是我最后的积蓄了。

属灵生活, 思考指南针

18岁的圣诞节我终于受洗了!

作者:梁维芸,马来西亚
至今为止,我最印象深刻的圣诞节是在我18岁那年。因为在那一年的圣诞节,我受洗了。
依稀记得,从教会开放报名圣诞受洗那日起,我的心里就十分忐忑——我是否应该受洗?或许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只要你爱耶稣,并且相信祂,那就受洗。但对于从记事以来就接触信仰的我来说,受洗的意义格外重大。可能是因为未信主的父母认为基督徒受洗与否并不是那么重要,所以他们不让我在少年时期受洗。可是他们允许我在18岁成年时可以自己做决定。因此还未受洗前,每次看到其他朋友可以到圣餐台前领圣餐祷告,心里就是一阵羡慕。当我一人坐在座位上时,仿佛自己是个外人。这种情况也导致我在每个圣餐主日都想要“翘”崇拜。如今,我18岁了,我是否要立刻受洗呢?这不是我从小一直想要完成的事吗?可心里总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到底我想要受洗的真正目的是想要能够领圣餐,还是只是想要在圣餐主日的时候没有那么别扭?这种心里的控告让我对受洗犹豫不决。

属灵生活, 思考指南针

我只是想要一把主厨刀,结果却资助了个非洲小孩

作者:Jonathan Malm,美国
翻译:陈琳 ,中国
在一个圣诞节的早晨,我们全家聚在一起。即便我们家大多数儿女都结婚并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我们还是期待打开礼物的那一刻。
在我的愿望清单上只有一条:一把锋利的厨师刀。我想要一把切番茄时候滴汁不漏的刀——这才是一把真的好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