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evonne*,新加坡
翻译:Nancy,中国
有声播读:Melody,加拿大

在我16岁成为一名基督徒后,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与许多主流牧师的教导相反,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容易。事实上,我的生活似乎变得更艰难了。

三年前,由于世界观不同,我和父母中的一位关系变得非常冷淡。为了逃避被拒绝、失落和无助的感觉,我开始暴饮暴食。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我被贪食症和对食物以及身体形象的焦虑所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