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盧映廷,臺北,22歲

blackbox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爆炸過後的黑盒子,不是遺忘,只是選擇埋藏。」黑盒子製作團隊就是從這樣的信念開始,兩個大學女生,一個從天堂來的夢,我們在畢業前拍攝了一部60分鐘的電影《從天堂來的電話》。

《從天堂來的電話》是從本片導演自己真實的夢境開始。在她失去父親後,她常常夢到他的父親從天堂打電話回來,卻從來沒有接到過。到底爸爸要說的是什麼?失去父親的傷痛、自卑,就成了她心裏的黑盒子,最難以面對的痛楚。也許每個人的際遇、處境都不同,但我們都在等還沒有人說出口的那句話,就像劇中的女主角在等爸爸的那通電話,曾經在我們生命中那場毀滅性的爆炸,留下一個再也不見天日的黑盒子,也許我們都如常生活,但那道傷痕誰也碰不著。

「耶穌釘痕的手是使黑盒子重見藍天的力量。」抱持這樣的信念,我和導演兩人一起為我們的劇本、團隊、策劃、各樣的事情禱告,期待透過這部電影,幫助許多的人開啟自己的黑盒子。

我個人在這次《從天堂來的電話》的製作團隊中,擔任「編劇」和「製片」的角色。雖然這個故事,我和導演從大一開始就非常期待能將它拍成電影,但礙於課業、服事忙碌,和不懂寫劇本的技巧,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只有發想、默默放在心裡,並沒有實際編排成劇本。因此當我們要開始寫出劇本時,我們花了許多時間討論角色設定、故事大綱,但也花了更多時間全盤推翻。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心裡越來越緊張,除了時間壓力,更是因為心裡有一個期待,相信這部電影會影響許多年輕的生命。劇本不斷修改、有時在電腦前枯坐一天就是沒靈感,幾乎每天都寫劇本到天亮。有好幾週的時間因為壓力非常大,每天只要寫到凌晨三點,就有一種想要切腹的衝動,堅持到五點天亮上床睡覺,睡醒後又發現昨天半夜三點到五點寫的東西根本不能用,心裡的挫折和急迫感幾乎快把自己壓碎。曾經一度我用「編故事」的心態寫劇本,有時看著自己寫的對話想著拍起來「好不好看」,但怎麼看就是不對。直到有天我看著劇本,內心明白了些什麼。我開始修改,把那些曾經在我心裡最深處的吶喊、那些卑微的渴望、那些對愛的心碎和寄望,一字一句寫進劇本裡。有些夜晚我邊寫邊哭,那些回憶對我們來說是多麼不完美。那些對話不一定浪漫經典、那些情節不一定叫好叫座,但那是我們最真的渴望。如果你問我對這部電影付出了什麼,我會告訴你,我付出了我自己。那些對我來說最傷害、最不敢對人說的渴望、我絕對不會說出口的脆弱,都在這裡了。

其實製作一部60分鐘的長片並不容易,從前置的寫劇本、招聚人員…一路到後製的配樂創作、剪接等等,都是我和導演兩人一手包辦。要在有限的時間和人力內處理經費、編制、演員、宣傳、行程…這些複雜的事情,加上大四原本的課業仍持續進行,時間的緊湊實在讓我們一個頭兩個大,但感謝上帝為我們招聚許多有才華的演員、工作人員,而且都是義務協助,完全沒有領取酬勞。甚至在展出前,我們不但將電影完整後製完畢,另外拍攝了兩支音樂MV,還額外出版了一張12首歌的原創電影原聲帶,酷卡、海報…週邊商品更是一樣不缺。我們不但如期完成工作,甚至做了更多!感謝上帝給我們充足的智慧分配時間,也賜給我們美好合一的團隊與我們一同前進。五月底影展播出場場爆滿、許多人回饋他們的心被觸動,原聲帶及DVD都銷售超過150張以上。原以為我們在拍攝期間花的錢會血本無歸,最後結算時我們卻驚喜的發現,不但回本,還多賺了一萬多塊,這都讓我們驚歎,實在是上帝的恩惠。

在電影製作的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都面對自己生命的黑盒子。年幼喪父的思念、深怕被拒絕的自卑、完美主義的壓迫、不相信愛的封閉…從看劇本、試聽主題曲、拍戲、剪接,連正片都沒剪出來,在開會和片場大家就哭了好幾次,不止因為劇情感人、拍戲辛苦、或是演員演技太真切,更是因為我們看見自己的傷口血淋淋的攤在陽光下,上帝卻從未在那些過去中缺席。是祂釘痕的手帶來醫治,使我們的黑盒子再次重見藍天。兩個大學女生不能做什麼,但上帝不是使用男人女人、不是使用有能力或有背景的人,上帝使用願意的人。當我們很認真的領受一個夢、很用力的信靠上帝去實現這個夢,上帝施恩的手就扶持我們、成就大事。

感謝上帝帶領我們完成《從天堂來的電話》,並且開路使我們有機會在福音書房出版。完成這部畢業電影,我們帶著用媒體遍傳福音的夢想繼續出發,期盼能用生命繼續影響生命,看見上帝的愛觸摸更多人的心。雖然追夢的過程有時像是逆著風,有眼淚、有受傷、有時候也深深被打擊,但深信上帝總會帶我們進入到佳美之地!

更多關於黑盒子團隊《從天堂來的電話》訊息

blackboxacter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