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an Tan, 新加坡
When-God-Crushed-my-Dreams-Not-Once-but-Twice
我爸爸和叔叔們都曾經是職業軍人,所以當我應徵入伍時,我也希望以後能成為一名軍人。(新加坡實行徵兵制,每名體格健康的成年男性都要服役兩年。)

我不會忘記入伍當天,其他人絕望地抱怨當兵之後就沒有自由,我卻充滿期待。對我來說,軍旅生活將是一次全新的旅程,也是完成我小時候的夢想。最讓我興奮的是,我竟然被編排進國家精英特種部隊,這是很少人能有的殊榮。那天晚上,我凝望營房的窗戶,輕聲做了個感恩禱告:「親愛的主,謝謝祢賜給我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請幫助我做好每一件事,並在我訓練的過程中看顧我。阿門。」

前三個月,我被安排接受基本的軍事訓練,過程非常辛苦,但收穫很豐富。那時候,我大部分的訓練時間都是和隊友們在一起,我們很快就結下深厚的友誼。就這樣,我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結業時,我竟獲得『最佳體能訓練獎』,這實在讓我無比興奮而幸福。我感謝上帝如此祝福我,因此也非常確定,當一名軍人就是上帝要我從事的職業。第二階段的訓練包含跳傘的項目,我又得到『正規傘兵』的稱呼。

但轉眼間,什麼都變了。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我如常回到營區。我們接到通知,下午就要到空軍基地進行高空跳傘訓練。去空軍基地的路上,我像平時那樣認真準備,心中反覆回想跳傘的步驟。跳出飛機的那一刻,我感到很激動,但就在我快要著陸的時候,風向突然大變,我重重地摔了一跤,腳部骨折。一瞬間,我的新生活化為泡影,我的軍旅生涯被迫結束。我不得不花一段很長的時間養病,這也讓我陷入低潮。

那時,我的好朋友鼓勵我找點別的事情來做,因為無論做些什麼,都能分散我的注意力,幫助我從破碎的夢想中重新站起來。但我仍然感到很迷茫,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值得我去追尋。為什麼上帝要讓這些事情發生在我的生命當中?為什麼祂用獎項鼓勵我,過後又將這一切都收回去?我簡直覺得自己淪為人家的笑柄。後來,我那位朋友又建議我嘗試教書。但我對這個建議嗤之以鼻,因為我從小就是一個超級糟糕的學生,對老師們做了許多荒唐的事情,我才不想當一個被學生對付的老師。

幾個月過去了,我開始感到坐立不安。日復一日,我越發覺得要做點什麼,最終還是決定試一下當老師。我在線上申請小學代課老師的工作,最終獲聘一年,替代一位放產假的老師。我對這個教書的機會不抱什麼期望,可是我告訴自己要保持積極的心態,樂於從這份工作中汲取不同的經驗。

前兩個月,我被安排到第一個班級教書,便深深愛上這份工作和這群學生。在教書以及和學生相處的過程中,我逐漸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並且找到人生的新目標和方向。腳傷漸漸復原後,我就向學校申請擔任體育老師,並開始攻讀運動科學的函授學位。這樣,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我的目標是拿到學士學位,成為一名受教育部認可的體育老師。我告訴自己,這就是上帝為我預備的職業生涯。我求上帝指引我的道路,幫助我跟學生和同事建立美好的關係。在接下來的四年間,事情比我想像的更順利,我非常享受這份工作,我的同事和家人也認同我的決定,肯定我對教學的熱愛。

當我拿到運動科學的大學文憑之後,我申請接受正規的師範教育,希望我的學位能獲得教育部的認可。但我再次受到殘酷的打擊,因為教育部拒絕了我的申請,我無法成為受認可的學士教師。任何筆墨都無法形容我的失落與難過。我的人生差點就可以翻開嶄新的一頁,上帝卻對我如此不公——祂不僅把我的第一扇門關掉,就連第二扇門,祂也在我面前關閉了。我再一次陷入失落,先前得到的一切肯定,似乎變得一無是處。

光陰飛逝,好幾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我多麼希望上帝已經成就我其中一個夢想,但實際上並沒有。不過,我現在可以坦然接受上帝對我的人生另有安排。正是通過那兩次痛苦的嘗試,上帝使我謙卑下來,讓我明白,祂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以賽亞書55章8-9節)。誠然,我會規劃自己的人生並為之努力,但上帝讓我曉得,祂是最終掌管我人生的那一位,離了祂,我不能做什麼。

如果你知道我正在做什麼工作,你大概會覺得我和這份工作不大匹配。與我之前的經歷不同,我覺得現在所做的事情不是我的強項。但或許這正是我最需要的經歷,好讓我可以謹記,上帝的恩典總夠我用,無論是我感到前路茫茫,還是覺得無能為力的時候。的確,上帝的恩典在我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章10節中所說的那樣,「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淩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自始至終,上帝都保守我,表明祂是信實的,也顯出祂的榮耀來。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