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陶可心, 新加坡
_It's-hard-to-love,-let-alone-love-others

我對愛的定義一直很模糊,因為我的家庭背景讓我覺得,愛就像是一種奢侈品。

14歲那年,我和妹妹跟著母親移民新加坡。後來母親再婚,繼父是新加坡人。再婚?也許是因為母親真的愛繼父吧。然而,母親的脾氣比較暴躁,個性強勢,經常與繼父起衝突、爭吵。然後,我就會聽到『劈裡啪啦』摔東西的聲音。這時,我就會一個人躲到樓下去散步。可我依然能夠聽到他們爭吵的怒吼聲。每次爭吵後,繼父身上總是會留下受傷的印記,接著員警就會來『拜訪』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哭著對母親說:「我希望有一個美好的家庭。」但她的回答卻是:「妳永遠都不會有的。」這樣的回答的確令人心碎。

背井離鄉的生活並沒有我原先期望的那麼好。我每天只有兩塊新幣,不管怎麼分配,永遠都吃不飽。所以那時的我覺得只要能吃飽就是『幸福』。同年齡女生總是為了保持好身材而節食,在我看來,這是很愚蠢的舉動。每當我看到別人吃不完的食物,我都有想要幫他們吃完的衝動。

為了填飽肚子,我從15歲便開始半工半讀。我白天上學,晚上在酒店做服務生,每天只有四五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即便這樣,我也只能勉強填飽肚子。勞碌與辛酸就像是家常便飯,伴隨我度過了三年艱苦的時光。

對於我這樣一個90後來說,這樣令人心碎的家庭和艱苦的生活,實在是難以承受之重。我對生活充滿了失望,對幸福家庭的孩子充滿了嫉恨。從那時起,我活著的唯一目標就是離開這個家,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於是我拼命打工,即使是中考前一天,我也要去把明天的飯錢賺回來。同時,我努力學習,一直努力地執行自己的計畫。只是,在我還沒有能夠完成這個計畫的時候,我已經身心疲乏,令人心碎的家庭就好像死亡的火焰一樣,慢慢地吞滅我活著的希望。我迷失了,不知道活著有什麼意義。

我不想再這麼痛苦地活著,所以我選擇輕生。幸好,就在我決定輕生的那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位牧師,他對我說:「主愛你。」我心想,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上帝的話,祂一定不會讓我這樣受苦。於是我問了他一個問題:「你可以給我一個活著的理由嗎?」牧師說:「如果你活著,很多人會因為你的幫助而活得更好。」我的心在燃燒,原來這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上帝給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後來,我開始去教會,認識了基督裡的兄弟姐妹。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彼此扶持。而上帝也通過聖經讓我明白,我要愛自己,原諒自己,原諒過去。

我以前不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懂得諒解與關心別人。我無法容忍自己犯任何錯誤,凡事要求盡善盡美,自尊心強得好像穿不透的城牆,又厚又硬。

可是現在我變了,上帝差遣祂的子民來帶領我、照顧我。祂讓我學會了愛人和愛自己,包容、憐憫他人,也給自己時間去學習和進步。同時,我不再讓盲目的自尊心控制自己,學習做一個謙虛的人,慢慢地走出過去的陰影。而且,我還成為了一名義工,服侍許多在生活裡迷失的人。我分享自己的經歷以及上帝對我的愛,鼓勵他們開始新的生活。

回想過去,我從來沒有預料到上帝會為我準備另一個家,並且這個大家庭的成員也越來越多。同時,當我離主越來越近時,我也開始原諒自己的母親。我想,也許是因為她不認識上帝,她才會那樣子傷害自己的家人,其實她自己也活得很痛苦。

感謝主讓我能夠在每一天都充滿平安與喜樂,也願主同樣賜予你這個福分!阿門!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