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匿名
shattered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是個中國人,對嚴厲的愛一定不會感到陌生。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說所有中國家長都打孩子,但是中國人的確因為對孩子的體罰備受譴責。在中國甚至有一句俗語:「打是親,罵是愛。」

在我繼續寫下去之前,讓我澄清一下,我既不為體罰開脫,也不打算譴責它。老實說,因為我父親實行了「不打不成器」的體罰觀念,體罰確實灌輸了我一些正面的東西。但另一方面,體罰對我造成了心靈的創傷(因為肉體的創傷早就痊癒了),在我真正學會面對之前,一直都是我的心結。

另外我想說的是,我並不是在用這種方式博得大家的同情或者激起對我父親的憤怒。信不信由你,與其說這篇文章是一個分享,更不如說是我的醫治練習。希望大家讀過以後能得到啟發。對了,趁我還沒忘記,先祝各位父親節快樂!

在我的記憶裡,我最後一次與爸爸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是在我的孩童時期,那時我們在一家飯店裡用餐,爸爸把我放在他的腿上顛來顛去。除此以外,多年來我和爸爸的關係多半時候都非常拘謹,對我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我很肯定他也是不好受的)。

爸爸說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最聽話的孩子。聽我的親戚講,我之所以淘氣是因為出生在農曆猴年,而且腦後長了兩個旋——這些都是任性、好動和頑皮的標誌。

結果就是我不得不在很多夜晚,跪在樂高積木上揪著自己的耳朵啜泣。不光是我,我的兄弟姐妹們也逃不過這樣的懲罰。

在我12歲的時候,有一次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強烈「奮起反抗」我的父親。我不願意回憶自己做了什麼,因為直到現在我仍覺得羞愧。我忘不了肉搏結束以後的情景,爸爸躺在地上捂著胸口,大口喘氣,我則望著他冷笑。

那是我第一次領悟到發怒的威力,卻不知道它實際上讓我變得多麼脆弱。我開始越來越多地用怒氣來控制我的父母:以死相逼,甚至兩次用菜刀來達到目的。即使在我接受基督以後(我那時還沒成為一個虔誠的信徒),我還是常常氣炸了。

多年以後,怒氣仍舊控制著我。今年年初,我又對父親大發脾氣,結果父親突發心臟病被送進了醫院。當他躺在救護擔架上的時候,我仍然在罵他和母親,不停地責備他們。

當怒氣慢慢消退,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痛哭禱告,希望父親康復。冰冷的事實擺在眼前,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專業的説明。

因為不願意接受藥物治療,我找到了一位主內諮詢師。在聽了我的痛訴之後,他幫助我理清了問題的根源,告訴我停止用憤怒與父母溝通,放下對他們的不滿,也不要試著依靠自己去修復這段關係。他給我最珍貴的建議是建立對天父的信任,正是這位天父在我一次次故態復萌、軟弱不堪的情況下,也從未忘記我。「我們縱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摩太後書2章13節)

我父親已經出院幾個月了,此後我們再沒有真正談過話,更不用說望著彼此的眼睛。隨著父親節臨近,事情變得越來越緊張、尷尬。我不知道未來父親和我之間會怎樣,但我知道主會一直伴我左右。祂會改變我,指引我做正確的事情。

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欲。……然而上帝既有豐富的憐憫,因祂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要將祂極豐富的恩典,就是祂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以弗所書2章3-7節)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