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Day-I-decided-to-Quit-School-1024x613作者:Amy Ji,新加坡;翻譯:Fish Lin,中國

16歲是大多數新加坡學生學業的分水嶺。大家在這個時候要決定之後是去技校、去兩年制大專還是在專科院校選修課程。對我來說,16歲,是我決定退學去宣教的日子。

當然,這並不是大家通常所了解的那種“我聽到上帝呼召”的故事……

16歲那年,我參加了一場一年一度的宣教大會。因為買不起門票,我就申請成為了大會的一名志願引座員。在大會的最後一晚,知名來華宣教士的後裔戴繼宗(James Hudson Taylor IV) 先生用流利的中文為大會做了結束致辭。我聽后感動得一塌糊塗。當他開始邀請大家加入宣教行列時,我舉起了手。

聽起來特別光輝,對不對?但不幸地是,我其實是想借“宣教”來擺脫壓力與束縛——那年我學業堪憂,成績慘淡的我既討厭老師,又沒幾個稱得上“真心朋友”的同學——夠醜陋吧。

但是,我完全沒料道上帝為我預備了怎樣的經歷……

當我媽問我是不是明白會遇到怎樣的挑戰時,我自信滿滿地回答說,不就是在農村生活跟教點書,沒什麼的。出乎意料,我媽居然立馬同意了我的決定,並幫我聯繫了她的好友 —— 一位在東南亞的宣教士,又給我訂了為期六周的往返機票。我,就這麼出發了。

旅途才過去11個小時,我就完全懵了——語言不通、座位下面居然有四隻雞動來動去、行李也被隨便塞在了卡車頂部的某個地方——太可怕了!

這跟我之前想的太不一樣了!由於沒有電,大家全都八點睡覺五點起床。我借宿在一個兒童宿舍里,因此不得不給30個小孩和5個大人煮飯、打掃衛生和做農活!還要料理其他瑣事,比如帶晨間查經和餵雞。因為學校沒有電腦和教科書,所有的課也都只能使用粉筆和黑板來教。

當然也不全是不開心的事兒。我漸漸喜歡上那些孩子,他們也成為我最好的語言老師。我實在太喜歡他們了,就把自己所有的補貼都用來給他們買文具。在那兒,每一天還有特別美麗的景色、清新的空氣和涼爽的夜晚。

但我開始極度想家。我再也不想早餐吃鹹魚粥,午餐吃船面,大熱天還要頂着蚊帳打地鋪,睡在咯吱作響的地板上了。每天早上要花45分鐘翻過一座山才能到達最近的學校,還是在隔壁村,這樣的事情也真是讓我厭倦了。我好想回家。

因此六周一過,我二話沒說,打包好行李就回家了。回去后我繼續完成了學業,獲得了學位並考取了教師文憑。之後我又去了那個兒童宿舍四次,也探訪了許多亞洲其他地區的山村學校。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我依然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宣教士,服侍上帝。但我知道,宣教不是用來逃離現實的捷徑,也不是一個輕鬆的行當。許多人要花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來預備自己。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需要學習語言、練習教導,還要修跨文化交流的課程。

16歲那年的短宣徹底改變了我對宣教的認識。我已經吸取教訓,學會等候上帝,再也不像年少時那樣憑己意行事了……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后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