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its-like-to-have-a-white-christmas

作者:Christine E,香港;翻譯:小雨,中國台灣

過去四年來,我都在白雪藹藹的美國北部過聖誕。對於在亞熱帶地區長大的我來說,白色聖誕節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剛開始的時候,美麗的雪景確實令人驚嘆。但過了一陣子后,漫長的冬夜和灰濛濛又短暫的白晝逐漸讓人失去耐性。樹木落光了樹葉,白雪覆蓋住每一寸草地。不見了青翠的綠意,鳥兒的歌聲也不再,連一絲陽光都難見到。我所在的這個地方,冬日是如此的寒冷丶單調、漫長。還記得第一次經歷寒冬之後春天來臨的時刻,雪開始融化,滴滴答答的融雪聲真是讓人興奮莫名;還有那雪化后露出來的第一小塊綠草地,是多麼美好的景象。

一轉眼又是冬天,距離第一絲春意還很早。放眼望去儘是枯黃的草坪,外加上光禿的樹榦和灰撲撲的雲層。唯一的亮光,是來自各家沿窗和屋檐掛滿的聖誕燈飾。所有的聖誕燈飾一到晚上都會點亮,在漆黑的夜晚發出歡愉的光芒。

這些年,有不少聖經學者和其他人士指出,我們的救主耶穌並不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這一天出生的。相反,我們仔細閱讀路加福音2章8節的話,就會發現天使報喜信給牧羊人時,他們正在野地里看守羊群。這樣推測起來,耶穌誕生的季節更有可能是在晚夏或初秋。這都沒什麼。這樣的說法可能是對的——耶穌並不是出生在12月。對此,我不打算提出反對意見,不過,我仍然喜愛在隆冬十二月慶祝耶穌基督的降生。

你瞧,冬天是既漫長又冷清的。長久以來,這對人的經濟狀況和情緒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饑寒交迫的日子讓人難以對付,特別是白天灰暗,夜晚漫長的日子裡。有時,我們甚至都忘記雪終會有融化的那一天。在我們生命的寒冬里,何嘗不是如此?有時我們似乎看不見任何出路;有時,生活的重擔壓得我們喘不過氣,讓我們無法想像情況會有所好轉。

我們生活在一個破碎的世界之中,罪帶來的代價是永恆的死亡。這好比住在一個永遠盼不到春天來臨的國度,如兒童小說《納尼亞傳奇》系列之《獅子丶女巫與魔衣櫥》中動物居民們所發出的感嘆:“(納尼亞)終年積雪,永無聖誕節。”

耶穌基督所造訪的這個世界不正是如此嗎?兩千多年前,祂以人的形象出生在我們這個充滿死亡,毫無盼望的世界。那一天,為要拯救這個破碎的世界,彌賽亞耶穌誕生了,帶來了歷史上第一個聖誕節。之後,耶穌在世上生活了33年,專心做上帝的工,最後為我們死,又戰勝死亡權勢,從死里復活。不管耶穌究竟出生在哪個季節,夏天、秋天、甚或是春天,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祂誕生之前,我們這個破碎的世界有如最寒冷的冬夜,毫無盼望。

我喜歡在每年最寒冷的季節慶祝耶穌的誕生。因為我記得,在上帝介入其中,並將無限的希望與光明賜給我們之前,我們的世界曾經如最冷的冬夜一般黑暗。

所以在今年,當冷寂的冬季來臨,春日依然遙遙無期之際,我要在屋內點亮聖誕彩燈,好就着微光來思想,耶穌基督是如何藉由自己的出生、生命、死亡與復活,將光明帶到了這個絕望的世界。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后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