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 Image_20171025095438

作者:Rachel Moreland,美國
翻譯: 殷敏,馬來西亞
語音播讀:馨寧,中國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第一次恐慌症發作的那天。那時我在上大二。在一個星期四晚上,我像所有19歲的美國姑娘一樣,去超市買Ben&Jerry’s(美國冰淇淋品牌)的大桶冰淇淋。

我正選着冰淇淋口味,忽然一股腎上腺素湧入全身,讓我不得不停下來大口喘氣。接着,我的手指開始發麻,手掌和腳也失去了知覺,只覺得整個世界開始天旋地轉。「這究竟是怎麼一會兒事?!」

我的心開始撲通撲通加速跳動,似乎在一分鐘內跳了一千下。我的雙腿也開始感到無力,我覺得我隨時都能暈倒。因為喘不過氣來,我只能靠着冰櫃門。我對自己說:「深呼吸,Rachel。呼,吸。呼,吸。大口呼吸。」

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坐在9號貨道的地板上,背靠着冰櫃。冰櫃裡面是一堆哈根達斯冰淇淋和漿果冰棍。我歇斯底里地蜷成一團,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我想我當時看起來一定可憐極了。

「我到底怎麼了? 」我哭着自言自語,膝蓋縮到了胸前,低着頭,抽泣得肩膀一聳一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每一秒,我都能感覺腎上腺素穿過我的靜脈,在我的手臂里像電流一樣上躥下跳。就像海邊的波浪,一個波浪剛剛退去,不到一秒鐘,另一個波浪又可怕地咆哮而至。

突然,有人輕輕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親愛的,你還好嗎?」一位年長的女士問,她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混亂。我滿眼血絲,眼妝已經完全哭花,回頭一看,這位女士大概50來歲,一手拿着一盒麥片,一手拿着一瓶清潔劑,關切地看着我,說:「你還好嗎?需要幫忙嗎?」她又問了一次。「不好……」我悶聲回答,「我一點都不好!」

接下來,我說出了有生以來大概最重要的宣告之一,而這也成為我人生的轉折點:「可是我還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我得讓人知道,我覺得我出問題了,很大的問題。」

從19歲開始,我就患上了焦慮症。全世界大概有數百萬人罹患這個病症。大學時期,當其他人都忙着煩惱星期五晚上要穿什麼出門時,我卻在房間上網搜索自己最新的癥狀並自我診斷患上了癌症(並且很可能是晚期)。不然就是我會每兩秒查一次手機,看朋友是否回復了我的短信。心想,「她當然不會回我了,她現在知道了我的真實模樣,她再也不會跟我好了。」

現在我已經26歲了,我非常想要告訴你我已經勝過了這一切。我多希望我可以說焦慮已經是我的過去時,早晨我不再因為焦慮而恐懼,晚上也不會因它睡不着了。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我沒有戰勝它,它到現在依舊會困擾我。

在我對抗焦慮的過程中最大的障礙或許就是我的基督徒身份。在很多美國福音派教會中,承認你焦慮,就像承認你有酒癮、毒癮、搞一夜情或是在凌晨兩點吃巨無霸一樣。這被認為是一種有罪的「習慣」,它會讓你邊緣化,漸漸地被美國中產階級教會會眾排擠到門外。

至少有一些教會常常讓我有這樣的感受。每次早上踏進教會,一種深深的讓人無法回擊的內疚感就像禮物一樣被包裝得精美無比由人親手遞給我。雖然我一點兒都不期待有一個完美的教會,但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對我更有愛,更接納一些。

自從在超市發生了那次丟人的狀況后,我開始思考該怎樣處理我作為一個患有焦慮症的基督徒這樣一個身份。我不得不開始尋找方法,讓我在因焦慮而感到孤獨疲憊后得到片刻安息,雖然整個尋找的過程漫長又痛苦。

我發現在敬拜中我可以向上帝敞開心扉並領受從祂而來的平安(是那種保羅在腓立比書第四章中提到的超自然的平安)。下面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敬拜會成為我對抗焦慮症的解藥吧。

1.敬拜是一種內心平靜的狀態

敬拜不僅僅是星期天早上那超自然的嗨,而是一種心態。最初,我將禮拜天的敬拜看成是我可以從主那兒領受平安的唯一機會。然而,我後來意識到敬拜不單單隻是在大聚會或者小組團契時進行的。敬拜上帝應該成為一種常態。我要長存一顆敬拜的心,常常想到祂的良善以及在我生命中的恩典。於是我開始操練我敬拜的心——我會在工作通勤路上禱告以及在打掃公寓時播放伯利特敬拜團的音樂——這已經成為了醫治我焦慮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敬拜帶給我一個安全的空間

要控制住我的焦慮意味着我必須與上帝有真實和親密的關係,把我所有的憂慮和秘密都告訴祂,就像我將秘密告訴我的閨蜜一樣。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讓我可以與上帝交談,這成為了使我從焦慮症中恢復的重要部分。我特別喜歡的一件事是拿起吉他,把上帝的話語唱出來,為自己和家人禱告。我相信宣告上帝的話語是大有能力的,它能夠改變我們生活中的混亂和破碎。敬拜是戰勝憂慮的有力武器。

3.敬拜是直達上帝的方法

我很喜歡美國作家John Paul Jackson說的一句話:平安是啟示的開始。我發現我恐懼的時候,往往是我跟上帝之間溝通最少的時候。但我也很清楚在我最軟弱的時候,接下來應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敬拜。若我們能在恐懼時騰出空間讓上帝對我們說話,便能將焦慮拒於門外。信心往往在這些我們與上帝親密接觸之時幫我們擊敗恐懼。

我想再澄清一下,我並沒有說我已經完全戰勝了焦慮。有時我會感到要完全擺脫焦慮幾乎是不可能的。很多時候,這就像讓從未上過游泳課的你在游泳池最深處踩水一樣。並且在你開始往下沉的時候,身邊還沒有人能丟給你一件救生衣。

上帝為我們預備了豐富的恩典,人生不只是每天與恐懼做鬥爭而已。我祈求上帝,隨着我們讓敬拜成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都可以漸漸從焦慮的捆綁當中掙脫出來,好讓我們可以自由地去做上帝呼召我們去做的事情。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真實的世界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