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orothy Norberg,美國
翻譯:孔曉慧,中國
語音播讀:依含,中國
播讀後期製作:龐宏宇,中國
背景音樂:Discovery House

多年來,我一直被各樣的疾病困擾,遭受着自身免疫低下、焦慮和強迫症的折磨。我不得不接受自己身體上的局限和面對因此而來的學業上的挑戰,但是我卻一直受不了精神方面的問題帶給我的折磨和痛苦。

我的大腦時刻處在崩潰的邊緣。一直被過度的焦慮、黑暗的思想和干擾我正常思維的聲音充滿。我的心一刻都不得安寧。雖然在人群面前我努力泰然自若,但內心卻有剋制不住的怒氣。

這種時時刻刻的精神壓力和負面思想使我難以應對生活中的其他挑戰,也影響到了我和家人的關係。雖然我也有正常的時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我要麼是坐在地上抽泣,要麼就是處在緊繃、易怒的狀態中快要爆發。

上帝啊,為什麼會這樣?

我能夠詳細地告訴你為什麼上帝會允許祂的孩子遭遇苦難。我知道邪惡因着罪進入這個世界,而上帝最終在十字架上戰勝了它,上帝允許生命中苦難的存在是為了使我們的生命得長進,最終來榮耀祂的名。我也相信有一天,上帝會迎接祂的兒女進入祂那沒有痛苦和眼淚的國度。

但是,當我每一天的生活都舉步維艱時,知道這些真理已經無法再讓我心緒平靜了。我被揮之不去的負面思想和自己易怒的行為囚禁着,內心的苦毒開始慢慢生根發芽。

因着我痛苦的經歷,上帝使我更加有同情心、更加謙卑,也能夠在生活中學習更加信靠祂,我知道我應該為這些成長而歡喜。但是上帝就不能通過其他沒那麼痛苦,也更讓人接受的處境來讓我得到這些成長嗎?如果我的身體不適、大腦紊亂只是為了讓我看到離了基督我別無幫助,唯有敬拜祂的話,那上帝豈不是也太可怕了嗎?

然而我又不能憎恨上帝,所以我就恨我自己,並陷入深深的苦毒不能自拔。

為什麼我走不出來?

身體上的疾病並無對錯之分,但是我抑制不住的負面思想卻讓我覺得是罪,並為此深感愧疚。我的焦慮、對上帝的憤怒、對他人的苛刻、充滿憎恨的情緒和各種不應有的負面思想都讓我忍無可忍。可是無論我怎樣努力去抑制和摒棄它們,這些黑暗的思想和感覺仍然在發酵。

一段時間后,我開始意識到,我的這些掙扎和紊亂是源於神經上的問題。這給了我稍許的安慰,但是即使有這些負面情緒不是我的錯,我還是要去和它們做鬥爭啊。我開始了一場持久的拉鋸戰,在自我開脫和深感愧疚中交替掙扎着。我痛苦的根源是害怕我的每一個負面思想都被記錄在案,而我將在審判的日子面對這個案卷。當我在擔憂上帝會如何評判我因着身體緣故而陷入的處境時,我忘記了實際上我的罪案已經被釘在了十字架上(歌羅西書2章13-14節)。

在我每周聽牧師講道、學習聖經並參加團契的過程中,上帝用這些充滿恩典的簡單方式加深了我對救恩的信心和我對福音大能的理解。我明白了我的罪和破碎都不復存在了,我不需要再沉浸在罪疚感中了,因為我不再受罪的捆綁而已經在基督里活過來了。上帝明明已經救我脫離了罪惡,使我在基督里被稱為義人,我怎能還能責備祂允許苦難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呢?祂的兒子已經替我背負了罪和死的重擔,我怎能還對上帝充滿怒氣呢?

上帝的回應

一段時間之後,我的狀況有所改善。雖然我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好,但是我可以不再受那種毫無緣由的負面思想的困擾了。我跟自己和解了也看到了自己在苦難中的成長。但是很長時間中,我仍然會覺得上帝很不公平。常常,我對生命長進的感恩還是會被內心的爭論所淹沒,我不斷地問,上帝讓我受這些苦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既不能明白也無法解釋為什麼上帝讓我經歷這些,但是我知道上帝是良善和有大能的,而且祂是慈愛的。因着我所遭遇的,我知道我的信仰是真實的。上帝拿走了我最珍視的和內心最想依靠的——我一直努力維護的自義和自尊——讓我因此和祂更親近。

我沒有得到我理想的完美結局,我的痛苦並沒有完全得到醫治而我也並沒有得到一個解釋,但我卻因着學習放下對自己生命的掌控,轉而去愛我的救主而找到了出路。英國牧師司布真曾經說:「我已經學會了如何在風暴中親吻將我甩向岩石的波浪。」我用這句話來重塑我的視角,上帝呼召我讓我更加親近祂而非僅僅是活在我自認為好的生活里。我所誇耀的不是我做了什麼善事或者我成功地戰勝了什麼罪惡,而是只有基督。我也願意接受上帝為了引領我緊緊依靠祂所讓我經歷的一切。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細數恩典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