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remiah,新加坡

翻譯:Abby ,中國

語音播讀:Lesley,中國

編者的話:當透過設計帶給人積極向上、明艷色彩的時尚設計師Kate Spade,和通過節目帶人探索未知遠方的Anthony Bourdain接連因抑鬱症選擇自殺時,我們或許會疑問,為什麼事業有成,人生精彩紛呈又給人傳遞積極樂觀的人也會抑鬱,也會自殺?在今天這篇文章里,我們會看到,其實連心理諮詢師也會患上抑鬱症。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助我們對抑鬱症有多一些了解,並且知道,在面對抑鬱症時,我們可以採取哪些措施或方法。

2014年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我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無底深淵。當時,我經歷了複雜性悲傷(complicated grief),同時又因着工作心情備受折磨、過度勞累,並且在我帶領的事工中也受到了諸多攻擊和拒絕。

夜裡,我基本沒有什麼睡眠。每天晚上,我病中的母親都會醒來,歇斯底里地哭上幾個小時。我們通常會立即起床,無助地陪伴在傷心欲絕的母親身邊,等她哭到筋疲力盡的時候,輕輕拍着她入睡。我能睡覺的時候,也會做着各種清晰的夢或在夢中恐慌發作。情況最糟糕的時候,我會感到心臟疼。

箴言13章12 節說「所盼望的遲延未得,令人心憂」。我無數次地決心信靠上帝,又無數次地失望,再不斷懇求這位宇宙之外的上帝救我脫離這樣的痛苦。

我是一名心理諮詢師。我在這種精神痛苦裡掙扎了已經四年之久。這些年來,我用盡全力想搞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與我軟弱求死的心搏鬥,期待自己能再次好起來。

我發現以下這些對我很有幫助:

 

1.去除誘因

有什麼人事物是特別給你帶來壓力的嗎?有哪些事情會激發你的消極或侵入性想法(intrusive thoughts)?是否有哪些負能量人士你需要遠離?我首先減少了查看手機的次數,再使用了一種在心理輔導上叫「思考中斷法(Thought-Stopping)」的方法來控制自己不去反覆思想一些事情。我也整理了我在社交媒體上的關注,添加了一些自己喜歡看的信息,並取關了某些可能引發我負面想法的訂閱信息。此外,我也逐漸辭掉了在教會的帶領事務。

 

2.找到讓自己快樂的事

在你經歷一段痛苦的時期時,你可能會發覺自己越來越缺乏生活的動力。有意識地記住或記錄下開心的時刻,尋找可以帶給你快樂的事情,這些事情可能會在你情緒低落的時候給你力量。我就發現插花對我很有效。我從來不是一個花卉愛好者,但是嘗試一些新的東西令我感覺煥然一新,而且讓我很興奮。

即使我並不想出門,我也會跟朋友們一起出去——這帶給我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我有規律地鍛煉,吃健康的食物。偶爾可以款待一下自己——吃你自己最愛吃的食物或者做自己最愛的活動。確保自己有獨處的時間。不是例外情況絕不要加班。

 

3.暫離「宗教」

這個想法聽起來像是在叛教,但是請注意我說的是「宗教」而不是「信仰」。我們常常因着自己對信仰的理解而使自己陷入律法主義。比如說,我相信我若服侍上帝,祂就會醫治我的母親。我也認為當教會有如此多的事工要做時,我就應該去參與,而不應該浪費時間在玩樂上。所以我幾乎把自己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事工上,甚至因此錯過了很多家庭聚會。

同樣地,我也相信每次我遇到不公待遇時,上帝都會為我主持公道。當我在工作上遭遇不公平對待時,我等啊等啊,等待上帝的裁決,到最後我甚至想掰着祂的胳膊讓祂趕快給我一個說法。我跟上帝談條件、哭鬧並且責怪祂不管我。這種思維模式讓我無法從中走出來。最後我不得不強迫自己接受現實,好讓自己不陷入抑鬱。

所盼望的遲延未得,令人心憂。我告訴我的心理諮詢師和牧師,如果我再次信靠祂,那麼當我再次失望的時候,我真有可能會自殺。當他們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想時,我告訴他們,也許是因為我對上帝的想法和期待與上帝的真貌不符。我總是以為:如果我有足夠大的信心,神跡就會按照我想要的方式發生。所以我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或結果時,我就感到困惑和崩潰。

對一些人來說,分清什麼是讓生命成長的信仰和什麼是律法主義可能就足以更新他們的想法。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可能並不夠。有時候我們真的還需要後退一步。

我的諮詢師認為暫時從我日常的屬靈操練中退出來、清理我對上帝事先形成的看法,可能會對我有幫助。真的,上帝會等我們的。祂從來不要求我們理解祂——我們也永遠無法完全理解祂或立刻達到完美的信仰狀態。

我通過幾次不去參加聚會和不再繼續我的宗教日常來放鬆自己。我去拜訪了一些其它事工,結交了更多的非基督徒朋友。我閱讀了一些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寫的書。上帝並不僅僅存在於教會和團契中,祂能在任何地方向我們顯現。

我設法擺脫自己對基督教文化的狹隘定義而去認識我個人的救主、上帝。因為我喜歡讀聖經所以我去讀。因為我想要禱告所以我去禱告。我試圖重新點燃我的信仰,不再強迫我自己做任何事。我知道這種做法可能是有爭議的,並不適用於所有人。

同你的諮詢師分享你的經歷。也可以跟你的牧師談一談。告訴他們你的計劃,並尋求他們的建議。永遠不要讓自己和團契、上帝的話語以及禱告徹底中斷。

 

4.尋求專業的幫助

在我的一次創傷應激之後,我開始尋求專業的幫助。我決定把錢花在重要的事情上。是的,你可以去參加教會的醫治釋放課程,但是精神問題也需要專業的療法。過去我認為屬靈醫治就夠了。我參加了許多次有效的屬靈醫治課程,但我發現心理療法讓我明白我的過去是如何影響我,並讓我懂得了我的哪些世界觀使我陷在痛苦和思維的陷阱中。

你可能會想要和你的諮詢師分享你的一切重擔並期待他們幫助你解決所有問題,或者當你難過或恐慌發作時希望他們隨時在你身邊。你或許也在懷疑自己能否堅持到下一次去諮詢。然而,事實是:沒有人能夠代替你走過。盡你最大的努力,堅強起來,訓練自己堅持執行諮詢師設計的治療方案。常常練習各種應對技巧,不要等到恐慌發作才開始練習,不然,心理學方法的介入是起不到效果的。

諮詢師們受過不同程度的專業訓練並在不同領域有他們的專長。不要因為你不滿意之前的諮詢師就放棄治療。請嘗試去尋找新的諮詢師。

 

5.有你自己的後援團

你可能有成千上萬個不同的痛苦。請不要把它們全部傾訴給同一個人。那有可能超出了一個人的承受能力。找到那些願意傾聽和關心你的人。只跟每個人分享你的一個痛苦。

並不是你每一個親密的朋友都能成為你尋找情感安慰的出口,這不要緊。當你最好的朋友應該在你身邊卻沒有時,不要過分苛責。你可能還會因為有另外一個很棒的朋友出現並陪伴在你身邊而經歷一次社交重組。

 

6.接受你正在痛苦中掙扎的事實

接受並非是妥協。你需要認清你的掙扎,不要把自己同別人比較,並耐心等候自己痊癒。在面對一次練習失敗或痛苦再次複發時,不要恐慌。你可能會長時間感到難過或感覺自己不配好起來。同你的諮詢師一起審視這些想法,並且告訴自己這些只是暫時的。

 

7.即使你還在恢復的過程中,也把你的情況告訴他人

當我處在極度悲傷中時,我跟那些處理過悲傷並已經在相對穩定階段的朋友們做了交流。起初,我很猶豫,因為害怕與他們分享的時候會被觸發,會難過。但是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得到一些了關於悲傷的洞見,並且發現這樣的對話是很有治療效果的。

順便提一下,即使當自己在痛苦中掙扎的時候,你也仍然可以服侍他人。不要因為你感到有必要而去做,而要因為你想去做,因為上帝仍然可以使用你來祝福別人而去做。

當你恢復得再好一些的時候,你可以寫一篇文章當做你的治療筆記和用來標記你走向治癒的里程碑。你甚至可以告訴一些朋友,讓他們的支持傾聽成為你的掌聲。讓你的掙扎過程變成你幫助別人的巨大資源吧,這也可以幫助你很好地結束這一階段的人生。

「所盼望的遲延未得,令人心憂;所願的來到,好比生命樹。」(箴言13章12節)

過了約四年後,我感覺自己好多了。我不再沉浸在長久的悲傷當中。我越來越少去關注那些沒有得到的答案和結果。我能夠更多關注自己的需要並為未來制定計劃。

幾個月之後,我意識到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再生上帝的氣了。我對上帝的認識更加成熟。我看到耶穌死在十架上,然後從死里復活。祂所展示出的愛意味着祂值得我所有的信任,祂贏得的勝利意味着我永遠不再屬於深淵。祂滿足了我的所有渴望。祂就是我的生命之樹。

致所有還在掙扎中的我們:即使我們還沒有克服困境,也沒有關係。教會會在那裡等你。上帝也會在那裡等你。不要忘記上帝,總要在內心深處記得,上帝很有可能是良善的。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認識自我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