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傑西,中國

語音播讀:劉弟兄,中國

*封面圖片來自PEXELS

又是相同的一條路,相同的公交車,相同的大門——這就是我的治療之路。自從確診頑疾之後,我無數次懷揣著沮喪的心情,穿梭在醫院之間。這一次似乎情況更為糟糕。

因為帝都繁忙的工作節奏,我像很多年輕人一樣,日復一日忙於生計,哪怕身體患病也只能「抽空」去看醫生。「注意休息」「不要太拼了」「不要熬夜」「減少壓力」……醫生每次都重複同樣的話語。每日忙得暈頭轉向的我只是簡單地附和一聲「好的」。殊不知我敷衍的每一次叮囑都給疾病的加重提供更多的機會。就在一個月前,全身感染使我意識到這次好像自己並沒有那麼幸運了。奔走了幾家醫院,醫生都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案,最終在一直嘮叨的那位專家那裡,我知道了長期透支的健康,讓我的免疫系統幾乎瓦解,而病毒開始趁虛而入,大肆猖狂,侵蝕著我身體的各個系統。思想著接下來的日程,我詢問醫生有什麼便捷的方法,這次醫生狠狠地給我一句「放棄治療是最省事兒的方法了,真不知道到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比治病更重要」。無奈中我只能接受了醫生的治療安排。

 

因為免疫系統的衰弱,我並沒有意識到在治療過程中會對藥物產生副作用。藥物的刺激加上身體的虛弱,體溫飆升到39.2℃。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開始擔心了,我也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我用盡所有力氣支撐著自己的意識,撥打急救電話、求助朋友、查閱自救資料。最後得到的答案是機體反應,需要物理退燒。夜裡我迷迷糊糊跑去藥房買退燒藥,在那個夜晚我已經分不清身體上散發的是汗水、淚水、還是倒霉的雨水。夜不能寐,我躺在床上問上帝:「你在哪裡?」「這次是要帶我離開世界嗎?」「我還有很多心愿未了怎麼辦?」然而,上帝並沒有回答我的任何問題。我一個人默默地忍受著日復一日病痛的折磨,工作擱淺、收入中斷、學業停止,一切計劃都被病痛打亂了。而我的禱告似乎也沒有任何的回應,直到我耗盡了所有的情緒。冷靜下來的時候,我打開聖經,開始尋求最後的希望。

「哪知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 53章4-5節)

我突然明白,上帝造人並非要苦待兒女。病痛乃是我們罪所滋生的苦難,上帝為了救贖每一個子民,白白犧牲了獨生子。祂並不是不愛我們,恰恰相反,祂不單單是要醫治這肉體的病痛,更要重價贖回我們永恆的生命。當我在醫院被折磨得支離破碎的時候,我問醫生可以停止嗎?太痛苦了,醫生說還不夠,還要忍受!這讓我想到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所走的路。祂當時所忍受的痛苦,比我所忍受的誠然更重,然而祂卻在走不動跌倒時依舊負重前行,為要達成對我們肉體和靈魂的救贖。上帝讓我思想這段歷史,告訴我,祂並沒有丟下我一個人,而是從兩千年前,就以祂愛子的犧牲向我顯明了祂對我的愛。並且,我們在地上的痛苦,不過是短暫的,我們榮耀而永恆的生命,祂已為我們成就。

看著醫院裡其他病人絕望的表情,我知道了自己是幸運的。畢竟我在這短暫的痛苦後有永恆的盼望,而主的釘痕手也會一路扶持。我也突然意識到,我應該把這安慰,帶去給那些在絕望中掙扎的人,因為「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1章4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彼此相愛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