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Tyler Edwards,美國

翻譯:Abby,中國

有聲播讀:劉弟兄,中國

Tyler Edwards 是一位牧師、作家,也是一名丈夫。他2006年開始全職服侍,目前就職於南卡羅來納州默特爾比奇的森林社區教堂,在那裡做門徒訓練牧師。他熱衷於給人們宣講福音並幫助人們在福音里成長。他也是《殭屍教會——讓基督的身體重獲新生》(Zombie Church- Breathing Life Back Into the Body of Christ)一書的作者。

 

親愛的教會同胞,

 

我寫信想要告訴你們,對我來說,事工中最大的一個挑戰就是我想要取悅你們。

成長過程中我一直是個討好者。我想要每個人都喜歡我,為了討人喜歡,我能竭盡全力。當然不是每個牧師天生都是討好者,但這份工作的首要條件就是愛別人。自始至終,耶穌都在透過福音告訴我們,要愛我們的鄰舍、敵人以及彼此相愛。如果不愛人,你不可能成為一名真正的福音事工者。然而當你愛人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很奇怪的內在慾望——你想要取悅你所愛的人,使他們開心。

對於大多數牧師來說,我們會情不自禁根據你們的反應來評估我們的工作情況。為什麼呢?因為人們付出了愛就會渴望得到愛作為回報。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壞事。但為什麼說這是事工中最大的挑戰呢?

這是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一切都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中。我們的文化教導我們,生活應該由我們自己說了算。顧客總是對的。我們生活在一個滿足自我慾望的世界裡。這樣的結果是我們認為自己的觀點和偏好非常重要。

讓我來說得清楚一點:我們的生活有兩個國度。一個是我們自己的——我們所聽的音樂,所看的電影,所支持的思想——都是在我們自己的國度里。在這個的國度里,我們自己的意見很重要。

但教會不是你自己的國度。很多時候我們來到教會,表現得好像教會的存在是為了取悅我們一樣。我們似乎變成了專家,知道教會該做什麼,該如何運轉。我們都有自己的偏好和觀點,也都有自己的國度。這些偏好和觀點在我們各自的生活里確實重要,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在上帝的國度里也同樣重要。你的意見很重要,但它們不應是上帝國度如何運轉的基礎——上帝的話語才是唯一的權威。

當你跑過來告訴我們,你上一個教會做了哪些酷斃了的事時,實際上對我們並沒有任何幫助。這個教會和你上個教會是不同的。當你和我們分享這些想法的時候,作為牧師,那種感覺就好像約會時被拿來和對方的前女友或前男友做比較。這讓我不太能接受。

你能想像在一段關係里你不斷地被拿來和別人做比較是什麼感覺嗎?那令人抓狂。我們都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每間教會都有獨一的文化,呼召和設計。試圖把現在的教會變得像你之前的教會,會阻礙上帝對這間教會的呼召。

當你告訴我們音樂聲音太大,或不是你的風格,或別的什麼不符合你的偏好時,我們會進入一種緊張狀態。這就是為什麼愛大家會成為我們事工里最大的挑戰。

作為牧師,我們小心行事。我們愛大家——自然也渴望被愛,渴望大家滿意和感恩我們所做的。經常聽小抱怨,我們情緒上也會受影響。

設想一下,有人跑到你家裡,說:「你家的牆壁刷的是灰色耶。我不喜歡灰色。」或你邀請人去家裡吃飯,吃完後他們開始抱怨你做的菜,和你的烹飪方式,或開始告訴你下次你要如何做得更好。你也許會覺得有點被冒犯了,因為這人竟然跑到你家裡來對你的選擇評頭論足。雖然教會不是我們的家,但所有的服事都是我們精心設計的,為要把上帝的話語和真理與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連接起來。

當你來抱怨的時候,我們所聽到的就是:「我覺得你沒把該做的事情做好。」說句不好聽的實話:你不是我們的老闆。你也不是我們的目標聽眾。上帝才是。我們首要和最重要的目標是忠於上帝呼召我們做的事。

當我們相信我們在走忠於上帝的路線時,你卻開始因著個人偏好而抱怨,你其實是在拿我們對你的愛挑戰我們對上帝的愛。說得再清楚一點,你在誘惑我們對上帝不忠,去滿足你的需要而不是追求上帝給我們的異象和方向。

有些問題相對而言其實沒什麼太大的影響。比如說敬拜讚美的風格。上帝最關心的不是我們的敬拜風格。祂更關注我們是否用心去敬拜。你對敬拜讚美有意見,教會裡的其他人也有意見。一間有500人的教會,可能會有489種關於敬拜讚美的不同意見。你能想像去聽取所有不同的意見並且做平衡多麼困難嗎?

然而問題是:當我們越是想去滿足個人偏好(即使是在那些無足輕重的領域),我們就會越少考慮到上帝。最終我們將不再考慮如何榮耀上帝,而是想著如何取悅你。如此,我們的焦點就從上帝的國度轉移到你的國度上了。

這麼說是否意味著你不應該有自己的觀點或者不應該分享建設性、有幫助的意見呢?並不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不加思索地拋出意見是有區別的。以下是三點決定你的反饋是有幫助的還是無益的主要因素:

 

1. 你是否是在一個合適的時間講出你的意見的?被問及的時候分享你的觀點與在人多事雜的周日早上隨意評說是大有區別的。

2. 你參與到教會的事工中了嗎?大部分告訴我意見的人根本沒有。他們只不過是旁觀者。我的妻子不喜歡屋裡牆壁的顏色,肯定比一個毫不相干的快遞員不喜歡,要嚴重得多。在你分享觀點之前,思考一下,你在教會是否有足夠的參與,以至你的意見可以影響到教會管理的決定。我想要聽到的是那些熱心參與教會服事的人的意見。

3.你願意做什麼?當人們提出一個想法的時候,我就直接把它拋回去:「你說的不錯,那你準備怎麼去實現這個想法呢?」大多數時候人們會退縮:「我沒有想要自己去實現它,只是給你提供一個意見告訴你該怎麼做。」如果你不願意自己去完成這個想法,那說明這個想法可能沒有那麼好,或許你也不用講出來了。

我們愛你。但是我們更愛上帝。在兩個愛人之間撕扯永遠不會快樂。如果我們不跟從上帝的引導,做我們該做的事和成為上帝讓我們成為的人,我們就是犧牲了對上帝的忠誠來取悅人,也就是在犯罪。但如果我們保持原狀前行,看起來就像是我們並不關心我們應該愛和服侍的家人。或許,教會的各位家人,大家應該思考一下這一點:

上帝的國度不是以你為中心的。你不是焦點,也不在C位。事實上耶穌每一次呼召我們要信實,去做門徒,以及與祂建立關係,都是在呼召我們向著自己死,也就是向著我們的觀點、偏好、價值觀和想法死。請幫助我們忠實地去帶領教會,而不是成為我們的絆腳石。我們所需要的是那些愛耶穌基督的人(不論男女老少),他們關注的焦點是,作為教會,我們如何能夠在教會管理和自我生活中對耶穌更忠心。

事工是艱難的。你會經歷很多打擊,也會得到很多批評。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鼓勵,而不是更多的「我就說一下……」

巴里是我最喜歡的人之一。幾年前,我帶領一個服侍團隊,巴里和他的妻子也在其中。他大概年近七旬。而我們所在的教會是一個當代教會,音樂非常吵,樂手搭配得很好,全程高能。有次樂隊開始演奏的時候,巴里看著我說:「這簡直太棒了!」我很吃驚。我跟他講,「希望不會冒犯到你,但我覺得像您這樣的年齡應該不會喜歡這種音樂了吧。」他回答說:「是的,我受不了這樣的音樂。」接著他指著人群:「但是我所愛的是看到這群年輕人敬拜讚美耶穌,狂熱地愛著祂。比起我喜歡的音樂,這個更重要。」

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那些理解事工才是更重要之事的人,那些面對即使不是自己偏愛的形式,依然能鼓勵、支持、擁護某樣事工並幫助它運轉的人。我們需要那些關心上帝的國度勝過關心自己的人。

 

謹上,

牧師團隊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彼此相愛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