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eslie Koh,新加坡

翻譯:Cindy Wang,澳大利亞

語音播讀:劉弟兄,中國

我們可以做醫治禱告嗎?我們能夠說方言嗎?女人可以在主日講道嗎?教會應該支持反同性戀法嗎?教會對墮胎應該持什麼立場?我們該如何對待犯錯的牧師?聖經有唯一「正確」的版本嗎?我們可以把鼓作為敬拜樂器之一嗎?基督徒可以喝酒嗎?

在進行一場理性的辯論賽時,或看到新聞中的一些議題時,辯論可以是趣味橫生的。但當辯論造成了教會分裂並且大家都認定自己正確而別人有誤時,就不那麼有趣了。

我的教會一直保持中立態度,包容和接納各種不違反基督教信仰基要的做法(或者說是我們教會所認為的信仰基要),所以當我最近加入一個對某些問題持強硬態度的團體時,著實吃驚不小。

團體中有些人固執己見的程度讓我隱隱不安。過去我常聽人說,因著代溝、個人喜好和信仰的成熟度不同,人們會有不同的觀點和行為(例如,「哦,我們老了,適應不了現代的敬拜歌曲」)。但是這個團體中的人對自己立場的堅持好像更加嚴格。他們認為,這些立場跟教義同樣重要,我聽到他們反覆強調:「可是聖經是這麼說的」。

這讓我不禁想要反駁:「那麼其他人對聖經的解讀都錯了嗎?」

我習慣的一些「基督徒」做法受到了質疑,面對那些眉頭緊皺的否定,我感到既困惑,又想辯駁。一方面,我開始懷疑是否一直以來自己對一些真理的認識有偏差;另一方面,我想知道是不是這些人對聖經的解讀過於教條化和狹隘。

(其實我到現在也還沒有弄明白,但這促使我重新審視自己對教義的理解,也讓我開始思考:我是不是也有教條主義之嫌?)

不過,最令我吃驚的並不是他們對自己觀點的維護,而是他們對持相反觀點之人的看法和他們表達看法的方式。

比如他們毫無同理心的玩笑(「我不知道你怎麼樣,但我是要去天堂的」),還有先入為主的看法(「所有的靈恩派或者保守派都是這樣的」)。當然,還有他們對其他陣營的誤解(「所有五旬節派都堅信必須用這種方式敬拜」或者「所有保守派都堅決反對這種做法」等)。

這讓我不禁思考:除非我們確信不會傷害到別人,不然有些話題是不是不應該用來開玩笑?還有,我們真的有我們認為的那麼了解對方的做法和想法嗎?

可以肯定的是,靈恩派和保守派都存在極端。但慶幸的是,我也遇到過一些不一樣的靈恩派和保守派信徒,他們不僅不像人們所描述的那樣教條刻板,而且思想開放。我認識的一位聖經老師說:「我在兩種派別中都見過敬虔的人,所以我不妄加論斷。」

阿們!這句話無意間改變了我對「保守派」的看法。坦白地說:我承認,我也曾對那些意見相左的人抱有成見,這位老師的話讓我看到自己的不公和偏見。

我認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雙方對不同觀點的爭議,而在於我們如何看待對方,以及我們到底對對方的看法有多少了解。

 

我們講真理,但我們是在愛中講的嗎?

我想,有些問題也許永遠沒有答案,特別是涉及到對上帝話語的解讀,因為其意義重大,所以只能暫擱一旁。也許只有到我們和上帝面對面時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我有時會想像當上帝被問及這些無關救贖的問題時會如何回答,我想祂會輕輕一笑說:「親愛的孩子們,你們都是對的!只要相信我,追隨我,在你們所認定的方面尊榮我,並始終如一就好了」。)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就這些差異做些努力的,比如開誠佈公地討論,並以榮耀主的方式達成共識;也可以尋找敬拜和服侍的合作方式,避免因個人的看法不同而分裂主的教會。因為,我們如何做和我們做什麼同樣重要。

以弗所書4章2-3節就講到我們應如何以榮耀上帝的方式對待其他信徒。保羅說: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聖經並沒有要我們在所有事情上達成一致。它只是說對待不同的看法,我們要用正確的方式和態度。

這意味著在處理分歧時,我們要帶著極大的謙卑、溫柔、耐心和愛心。也意味著,我們的最終目的不應是強迫別人接受我們的觀點,而是要保持信徒之間的團結。

我們在對話時,是不是帶著一種必須贏得爭論的心態?我們是否會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而貶低對方?若對方不願讓步,我們是否會因此氣呼呼地離開?我們有沒有在用上帝的話互相攻擊?我們是否在把教會中的會眾分為兩類,除了贊同我的人之外都是「不信的」?

我們是否可以溫和、耐心地解釋自己的立場,願意讓上帝在祂的時間以祂的方式來改變他人的想法,並願意承認自己的觀點也許不完全正確呢?比起確保對方對一切的理解都是正確的(或著說我們所認為的正確),我們是否更關心他的屬靈成長和與上帝的關係呢?

對於新加坡反同性戀法所引發的持續爭論,最近有一篇文章進行了評論,「新加坡日行一善理事會」(Singapore Kindness Movement)的領袖William Wan最恰當不過地指出:「雙方都認為自己說的是真理,但關鍵是說出的話語是否出於愛心。」

很多時候,我們在一個問題上據理力爭是為了糾正某個錯誤的教導。即使這是真的,我是說「即使」(請記住對方估計也認為自己是對的),我們就不能帶著愛心說話嗎?新約教會在是否要外邦人行割禮的問題上起爭執時(使徒行傳15章1-35節), 使徒和長老們確保在引導新信徒時言語溫柔: 「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這幾件你們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24-29節)。

耶穌自己也一樣。祂並沒有把那些確實被誤導的人和那些試圖迷惑、誤導人的假老師混為一談。雖然他直截了當地指責了假教師,對待被迷惑的人祂依然溫柔而充滿憐憫。祂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要贏得爭辯,而是建造他人。保羅也說:「用溫柔勸誡那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2章25節)。

諷刺的是,有時我們對待非信徒反而比對待信徒更溫柔和有耐心。我們願意和那些對信仰好奇的人接觸,即使完全不同意對方的觀點,我們也願意傾聽,然而我們卻無法與對聖經與我們有一處解讀不同的信徒們溝通。為什麼呢?

即使我們還是無法達成一致,也仍然可以以求同存異的態度彼此包容。保羅又說:「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 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以弗所書4章4-6節)。

保羅似乎是在提醒我們:「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分歧上,而要集中在共識上,這樣你們就會明白我們在基督里是一家人了。」

比如說我們可以和平地結束一場辯論,這樣收場:「好吧,我們在這個問題上仍有分歧,不過在這一點上我們是有共識的。因著我們共同信靠主耶穌,讓我們來討論一下如何能夠共同敬拜和服侍吧。」

我們的目標是說出真理,但讓我們用愛心說出來吧。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旅程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