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riscilla Goy,新加坡

翻譯: Cindy Wang, 澳大利亞

人生的轉折點常常在我們最不經意的時候出現。對於24歲的 Heidy Quah來說,那發生在2012年。18歲的她中學畢業,只想利用上大學前的空檔期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Heidy和她最好的朋友Andrea Prisha查詢了很多志願服務的機會,最後決定在馬來西亞吉隆坡Sungei Besi鎮的一所緬甸難民學校教四個月的英語。當時,Heidy喜歡的是藝術、手工藝、烘焙、和跟朋友出去玩,也打算攻讀會計和金融學位後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上班。

但是,Heidy說,恰恰是這所學校的孩子們「教會了我如何像耶穌愛我們一樣去愛」。

「我只是一個老師,但他們個個爭先恐後地把最好的給我。他們喝自來水,卻給我買瓶裝水。有一次,一個8歲的小女孩,從她帶在手上的手鐲里選了一支最漂亮的給我。雖然價值微小,但她把自己最好的給了我。」

 

*Heidy 和 RFTR聯合創辦人Andrea Prisha

 

這與一些給學校捐贈的公司形成了鮮明對比。「他們捐的是不要的衣服,有月經、咖啡、各種各樣的污漬;還有過期的奶粉、舊內衣。也許對他們來說,給總比不給強。」

「當我們說『我愛你』時, 『愛』字脫口而出,說得很隨意,但對那個人的真心又有多少? 孩子們的愛卻那麼真切,那麼不同。」

在她為期四個月的工作接近尾聲時,校長告訴她和Andrea,因為無法繼續得到聯合國難民署的資助,學校將關閉。Heidy說:「我馬上要開始接受高等教育,這裡的孩子們唯一的教育機會卻將被剝奪。」

於是,兩人通過社交媒體開始挨家挨戶地推銷餅乾,為學校籌措資金。不到一個星期,她們竟籌到了維持學校六個月運轉的資金。接著她們註冊成立了「難民避難所(Refuge for the Refugees,以下簡稱 RFTR)」

2018年9月,RFTR慶祝了它的六周年紀念日。目前,該組織正資助35所學校——10所在馬來西亞,25所在緬甸——照顧兒童共計2000名。RTFR為學校提供幫助和資源,如志願教師、教學大綱和籌款等。

 

克服孤獨感和自我懷疑

去年,Heidy因為在難民問題上的工作而成為馬來西亞唯一一名領取享有盛譽的「女王青年領袖獎(Queen』s Young Leaders Award)」的獲獎者。她是60名獲獎者之一,這些獲獎者是從英聯邦數千名申請者中挑選出來的。Heidy在白金漢宮接受了伊麗莎白女王二世親自頒發的獎章。

今年6月,她加入了政界,成為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Action Party,以下簡稱DAP)的一員。她與 「女王青年領袖獎」其他獲獎者的對話激發了她對政治的興趣,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希望能夠從政而給自己所在的社區帶來改變。

但是,Heidy幫助難民工作的開端卻不乏孤獨感和自我懷疑,更別提大人們喋喋不休地問,什麼時候能找一份「真正的工作」。建立和註冊一個新組織對Heidy和Andrea來說都是第一次,也不能求助別的同伴來處理大量的文書工作。

他們還必須克服語言障礙,學習緬甸地方方言和官方語言,以便與孩子們交流。「為了和孩子們溝通,我常常熬夜預備雙語教材。看到他們現在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多年的付出終於有了成果,我覺得很欣慰。」Heidy說。

Andrea 和Heidy經常要面對缺乏經驗的挑戰。Heidy說: 「我需要說服人們,相信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可自己獨處時,卻要面對自我懷疑的掙扎。我們是認真的嗎?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在那些時刻,她會緊緊抓住上帝對她的呼召。「重要的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價值是取決於人們的評價還是來源於上帝的呼召?」

「我很清楚我們服務難民的工作是上帝的呼召。我們見證了上帝的工作,知道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當我們懷著孩子般的信心,願意順服時,祂永遠不會讓我們束手無策。只要順應上帝的旨意,祂就會供應。」

果然,上帝差派許多人去幫助他們,跨越種種障礙,打開多扇大門。例如,儘管這些創建人年輕、無經驗,對如何註冊非政府組織一無所知,但RFTR的註冊過程很順利。

 

克服「錯失恐懼症(FOMO)」

註冊RFTR後,對Heidy來說,運行RFTR更是任重道遠,尤其是起步的第一年。Heidy說:「我和同齡人之間有很大的脫節,有時這讓我非常沮喪。他們的談話大都圍繞著J-Pop、K-Pop展開。

「RFTR的工作遇到過很多困難。我有時會覺得自己錯過了其他年輕人的生活追求——他們有更多的空閑時間,應付的壓力也少一些——有時我也會感到孤獨。我有時會看朋友們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生活片段,然後就覺得自己除了做這些事情之外簡直就沒有生活,並且太久沒有休息了。」

「但這是我的選擇,確實有犧牲,但也不失精彩。我享受和孩子們在一起,融入社區的時光。所以,在某種意義上,我也沒有錯過太多。」

對於Heidy來說,有了志願者團隊的加入後,RFTR的工作現在已經不那麼孤獨了。許多支持她的朋友們也陸續加入他們的志願服務。

她承認, 「錯失恐懼症(Fear of Missing Out,以下簡稱FOMO)」的掙扎和RFTR的挑戰都是真實的。「但每次花時間和上帝在一起時,祂都會重新調整我的眼光,提醒我祂會帶我度過難關。」

 

*Heidy和RFTR的核心同工們

 

實現夢想

回顧一路走來的經歷,Heidy 說在她11歲接受基督之前的一年,曾反覆夢見自己站在舞台上。

「當時我不知道演講也是站在台上的。我以為將來會成為歌手或舞蹈家一類的表演者。接下來的六七年,我一直在琢磨這個夢。」她小時候少言寡語,以至於父母以為她需要語言治療。

Heidy現在明白這些夢的含義了。她不僅有機會發表關於人口販賣、難民和青年賦權的演講,而且有機會傳講和分享基督的愛。

上帝不斷帶領她領導RFTF的工作。她說:「我每天花時間和上帝在一起,祂會賦予我工作的新願景,提醒我需要做什麼,需要和誰說話。」

她說,願景變得越來越大。「每次我覺得工作已到了極限,因為已經做得很多了時,祂就提醒我要謙卑順從,這是祂的計劃,不是我的。」

多年以來,她也覺得上帝在引導她參與政治,以便與當局合作來改變法律和政策。

 

從非政府組織的創始人到政治家

馬來西亞「人民行動黨(DAP)」政治家楊巧雙的生活對Heidy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舞。2013年,34歲的楊巧雙成為馬來西亞首位最年輕,而且身為女性的州議會議長。在2018年5月的大選中,她贏得了Segambut議會席位,現在是該國負責婦女、家庭和社區發展的副部長。

 

*Heidy和楊巧雙

Heidy說:「巧雙做的每一件事都讓我印象深刻;都是驚人之舉。但最激勵我的是她紮根於信仰,清楚自己的呼召。巧雙是在對政治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進入政界的。這體現了她在追隨上帝時的順服。」

但Heidy對政治也有她自己的懷疑:她是在兩次受邀後才同意加入「民主行動黨」的。

「第一次,我得到了確認,但沒有內心的平安。很多朋友支持我,但我覺得上帝說『時間還沒到』」。她花了一年時間考慮,直到內心有了平安後才同意加入政界。她希望「提高難民的呼聲」,影響保護難民和移民工人的政策,解決人口販賣、虐待兒童和童婚等問題。

當讓她給年輕人一些建議時,她說可以歸結為聽從上帝的召喚。「在基督里找到你的身份,明白你的價值所在。知道你存在的原因。我們許多人都在追逐世人想要的東西,而不是問上帝想讓我們做什麼。」Heidy回答。

「要有為基督做更多事情的緊迫感。不要只等星期天;我們還有那麼多可以去做的事情,也永遠不會因為太年輕而不能有所作為。」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旅程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