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述:Grace Loh,新加坡

作者:Sophia Ng,新加坡

翻譯:Cindy Wang,澳大利亞

有聲播讀:Melody,加拿大

 

我和丈夫Bryan一直盼望著上帝賜給我們第二個孩子。當我們終於看到驗孕棒呈陽性時,真是欣喜若狂。

前12周,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在進行第13周掃描時,超聲波醫師卻發現了一些問題。她立刻拿起電話,詢問資深醫師。我當時就知道出事了。但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保持冷靜,不想在公共場合崩潰。

之後他們帶我去做檢查。在挨過了將近4個小時的不停檢查後,會診醫師讓我坐下來,告訴了我壞消息。他建議我終止妊娠,並給我定了個日期,就結束了。

之後我和丈夫打電話給牧師,告知他這件事。牧師的話讓我認識到終止妊娠就是墮胎,他說:「你需要根據上帝的話來重新考慮這件事。」

然而,我的內心很掙扎。我心裡是很想終止妊娠的,但卻沒有平安。我在自己的意志和上帝的意志間被拉扯著。明明知道不可能把孩子帶回家,所以我不想忍受懷孕頭三個月的噁心、嘔吐和經歷分娩的痛苦。在萬分困惑的時候,我告訴上帝,「我想要按照我的方式來。」但我感覺到祂在說,「孩子,那不是我的方式」。

第二天,我坐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所有的想法又交織在我的腦海中,最終我放手了。我告訴上帝: 「不管未來怎樣,我都選擇你的方式。」

那一刻,上帝所賜出人意料的平安充滿了我,並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保守著我們的心靈和意念。

 

漫長的九個月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再難過了。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抑鬱過。我們的孩子,我們知道是上帝所賜的,卻活不了。我終於了解了什麼是抑鬱——就像是你被困在一個無法逃脫的黑洞里。你失去了對生活的所有熱情,什麼也不想干,只想躺在床上。你甚至不能禱告,因為你只想死。我記得有好幾天我都陷在這種感覺里。

有次,Bryan在失去理智的時候也陷入了抑鬱。然而在目睹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後,我們的長女——當時一歲半的Charity,第一次表現出了同理心。她走到爸爸旁邊,擦了擦他的眼淚說:「爸爸,別哭。」。

朋友和家人對此事的反應各不相同。滿懷善意的人卻可能說出各種傷人的話。許多人告訴我們,「Grace,你需要相信上帝會醫治他」,「你禱告得還不夠」或「你的信心不夠大」。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這些人很愛我,他們並不是有意要傷害我。

在內心深處,我知道上帝不會醫治我的孩子,我註定要經歷這種傷痛。我認為相比面對正面的環境,面對負面的情況時,選擇信任上帝並堅持到底所需要的信心要大得多。

經歷火一般的試煉,讓我學習仰望上帝,而非期待環境有所改變。

上帝在祂的話語中並沒有說祂一定會醫治我們;給我們好的工作;或事情一定有好的結果。祂從來沒有應許我們這些事。他說祂將賜給我們豐盛的生命(約翰福音10章10節),但我們知道這豐盛的生命並非免於試煉或患難,而是在最艱難的時候依然有希望、喜樂、平安和愛。

是的,我希望上帝醫治我們的孩子,但是如果全知全能的上帝知道這對我或對世界並不是最好的呢?

陪伴我們經歷這一切的屬靈長輩建議我們給孩子取個名字。我們一直想給我們第一個兒子取名為Matthias,意思是「上帝的禮物」。雖然知道這份「禮物」將不久於世,我們還是靠著信心給他起名叫Matthias,因為不管怎樣,我們都看他為一份禮物。

 

出生

在懷孕第38周左右,我因為巨痛入院。醫生給我注射催產素來引產。有一陣,我感到Matthias在我體內翻滾、掙扎,但最終他安靜了下來,我也睡著了。

幾個小時後,醫生來檢查我,發現我的子宮撕裂了,而且還在流血。他們說我需要做緊急剖腹產。醫生們讓我簽了一堆我幾乎看不懂的文件,授權醫生進行任何必要的手術,然後就被推進了手術室。

當我從手術中醒來,可以抱抱Matthias時,他已經變冷了,身體僵硬,臉色發青,皮膚又軟又粘。

我問Bryan的第一個問題是:「我的子宮還在嗎?」我的子宮破裂了,差點觸及大動脈。如果裂痕再大一點,我就會失去子宮。

 

出人意料的平安

因著無法預知生產後各自的心理狀況,所以我們做了準備以應付各種狀況。但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是當時所經歷的內心深處的平安,感覺就像被上帝出人意料的平安完全包裹了起來。

我曾經害怕痛苦、傷心、和為自己的決定而付出代價,但這一路下來我學到的是,上帝的恩典永遠是足夠的。

不管這個選擇看起來多麼艱難,一旦你對上帝說「是」,祂就會陪伴你走每一步。祂的平安會護衛你,祂的恩典會給你力量。

通過這次試煉,上帝的道向我活了起來,我也因此獲得許多財富,如耐心、寬恕、理解了上帝的平安與恩典,以及學會了靠信心而不是靠眼見生活。箴言3章5-6教導我即使我不明白祂在做什麼和為什麼做,我仍要相信祂,因為祂的意念和道路高過我的意念和道路(以賽亞書55章8-9節)。這些經文幫助我將自己的處境交託給主並像馬利亞一樣回應主:「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加福音1章38節)。

如Hillsong United在《沙漠之歌(Desert Song)》中所寫的那樣:「有一種信心比金子更寶貴,主啊,求你用火焰煉就我。」在整個試煉過程中,Charity就是我們的彩虹,我們的陽光,是她的歡聲笑語將我們從沮喪的深淵中拉出來。她真是我們的珍寶。她現在也明白了生與死。她說:「我等不及去見耶穌的時候見到弟弟了!我會超級開心的。」

許多理解了死亡的孩子都會害怕死亡,但她卻知道死後還有生命。這是之前我們無論怎麼也不可能教會她的。

 

再一次經歷試煉

悲傷偶爾仍會突然襲來。在Matthias離開我們近一年之後,我得知一個好朋友懷孕的消息。這對我打擊很大,讓我心生嫉妒。為什麼她能有個健康的寶寶?

不久之後,我意識到自己的胃口發生了改變並且有點疲憊感。在家中的妊娠測試證實我第三次懷孕了。

驚喜之後接踵而來的並非都是美好。我很早就開始出血,婦科醫生在我體內發現了血塊,並且告知我還有流產的危險。更嚴重的是,醫生認為我的子宮再次破裂的可能性是20%到30%。如果破裂發生在醫院以外,我甚至可能沒命。

如果在過去,面對這種情況,和一次次的檢查結果,我會驚慌失措。而現在,我能泰然處之,如果孩子還活著,就順其自然吧。

我的指望建立在上帝的屬性上。無論結果如何,祂向我所懷的意念是最好的,並有更深遠的意義。祂才是我們靈魂的錨。

悲傷不會消失,傷痕也仍舊會在那裡。但我們不會因悲傷而絕望,因為我們心中有平安和盼望,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團聚在天堂。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樣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