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主的小花,中國

(註:本文含劇透,請謹慎閱讀。)

自從獲得多個獎項的電影《淪落人》(Still Human)在香港公映以來,一批又一批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講他加祿語(Wikang Tagalog)的菲律賓人和像我一樣在香港生活的異鄉客,都在電影院的大銀幕前哭成淚人。

 

童話裡的淪落人

男主角昌榮是一名因工業意外而半身不遂的中年失婚男人,生活無法自理。自從摯愛的兒子出國讀書之後,他的身體和心靈都被困於一間狹小的公屋(註:香港政府為低收入人士提供的住所)內。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廢人」,不值得擁有夢想或任何其他美好的事物。

女主角Evelyn是一名為了生計、也為了擺脫不幸婚姻而被迫放下攝影之夢、離鄉別井到香港打工的年輕菲傭。當被問到為何放棄夢想時,她眼泛淚光,一字一句地說:「現實很殘酷」(Reality is harsh),「生活不可以等,但夢想可以」(Living cannot wait, but dreams can)。

起初,昌榮對Evelyn有偏見,嚴厲地警告她別像某些菲傭那樣偷懶、耍滑,不但沒收她的護照,而且仔細檢查每一張購物收據。與此同時, Evelyn也抱有戒心,用同鄉教導的「招數」來保護自己:裝蠢,不學廣東話,拖地板故意不拖角落處。

但日子一天天過去,個性單純的Evelyn漸漸放下心靈的武裝。有一天,萬念俱灰的昌榮回憶起昔日遭遇意外的情景,痛苦地喊道:「為何是我?!」感同身受的Evelyn動情地安慰昌榮,說:「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能選擇不坐在輪椅上,但你可以選擇『如何』坐在輪椅上。」

後來,自認為沒有夢想的昌榮得知Evelyn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攝影師,就從僅有的儲蓄中拿出一大筆錢來買單反相機送給Evelyn,鼓勵她參加攝影比賽,更在她獲獎後,悄悄地為她寫大學申請書、爭取攝影助理的工作機會。

Evelyn也不再裝蠢,主動學習廣東話,認真地打掃,盡心盡力地照顧昌榮。她得知昌榮深藏於心的夢想其實是與即將大學畢業的兒子一起去旅行,就趁幫昌榮訂花送給兒子的機會,將昌榮的心願傳達出去。這個善意的舉動,直接促成了後來昌榮的兒子畢業之後特意返港,陪伴行動不便的父親「在家旅行」這件美事。

編劇兼導演陳小娟表示,昌榮和Evelyn都處於人生的谷底,原本互為陌生人,但有緣相遇,就把對方當作一個「人」來尊重和愛護。因此,她用白居易在《琵琶行》中的名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中的「淪落人」來描述這兩個人的共通點。

她說,雖然昌榮和Evelyn有著不同的外表、性別、年齡、國籍、文化背景和人生經歷,但他們都是「人」,「都可以追求一些大家共同覺得可以追求的東西,可以享受其他人都可以享受的東西」。她希望觀眾能放下有關身體或其他物質的固有看法,明白昌榮和Evelyn彼此尊重與愛護,並非基於憐憫或同情,而是基於對彼此美好靈魂的認識。她強調,這是兩個「人」之間的故事。

很多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覺得它的童話色彩很濃重。的確,如此美好的僱傭關係,幾乎不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之中。或許,獨立記者蘇美智在《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中描述的僱主與外傭的種種掙扎,才與真實狀況更為接近。

不過,正如一位影評人所說,在當下瀰漫著無力感的香港,人們正好需要像《淪落人》這樣的童話,才會感到未來有希望,繼而勇敢地活下去。

 

我們都需要童話

其實,不光香港人需要童話,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童話,就連基督徒也不例外。

很多時候,我們的頭腦明白「愛」的道理,我們的心卻不為所動。正如德國詩人弗里德里希·席勒( Friedrich Schiller)所說,童話的「意義之深遠,更甚人生教導的真理」。我們需要童話來觸動我們的心弦,幫助我們克服自我的局限,嘗試站在他者的角度來感受不一樣的人生,才能理解別人的愛恨情仇。我們更需要童話所傳達的希望,才能在這個常常令人灰心的世界中,勇敢地跟隨耶穌基督,遵行祂的誡命。

多少次,當我們問「誰是我的鄰舍」(路加福音10章29節)時,我們或許早已在心中將人分成三六九等,把自己不喜歡的群體排除在「鄰舍」的範圍之外。他們也許是來自某些國家或地區的人,也許是擁有某種膚色的人,也許是來自某種文化背景的人,也許是生活習慣不好的人,也許是面臨情緒問題的人,也許是道德修養較低的人……於是,我們一邊高唱「我們愛,因神先愛我們,雖你我不一樣」,一邊將一個又一個醜陋的「標籤」,貼在一個又一個「人」身上,然後就心安理得,對他們的故事充耳不聞,對他們的需要視而不見。

我們對某個群體或某類人的偏見,可能源於不愉快的親身經歷,也可能源於人云亦云的道聽途說。另一些偏見則與社會因素有關,反映了人心的不安與恐懼:我們害怕自己在競逐有限資源的過程中處於劣勢,就把某種負面的刻板印象強加於競爭者(尤其是外來者或遲來者)身上。但無論原因如何,我們心中的偏見一旦產生,就很難消除。縱使我們信了主,這些偏見也可能繼續伴隨著我們,干擾我們對真理的理解。

那個跑去試探耶穌的律法師和當時許多猶太人一樣,認為上帝所說的「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章27節)中的「鄰舍」,只包括「自己人」而已。但是,耶穌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向他表明,「鄰舍」不限於「自己人」,還包括「外人」。[1]這些「外人」很可能來自截然不同的文化圈,和我們擁有不一樣的生活習慣、成長經歷和價值觀。愛這些「外人」,不但要付出實際的代價,而且要承擔受傷的風險。

問題是,我們只是軟弱的人,怎會願意、敢於且能夠回應這樣具有挑戰性的呼召呢?

 

比童話更美的事實

我想,其中一個答案或許可以在《淪落人》中找到。

我們可以想像,假如昌榮沒有受傷,假如他的妻子沒有跟他離婚,假如他的兒子沒有離開他,假如他和妹妹相親相愛,假如他擁有足夠的金錢……或許他一輩子都不會消除對菲傭的偏見。

他可能會憐憫Evelyn,因而也會給她買相機、成為她的「予夢者」(Mr. Dream Giver),但他看Evelyn的視線,極有可能是從上往下,而不是水平的。而且,在Evelyn偷偷地將他送的第一部相機賣掉,更謊稱「不小心弄丟了」之後,恐怕他很難再相信Evelyn,更不可能給她買第二部相機,還假裝不知情地製造機會讓Evelyn「找到」那部「弄丟了」的相機。這樣一份超乎尋常、超越人性的善意,唯有在嚐過落難滋味的「淪落人」身上,才可能會流露出來。

另一方面,假如Evelyn沒有經歷過母親長年外出打工的童年,假如她沒有經歷過完全沒有愛的婚姻,假如她在菲律賓當護士的收入就足以維持生計,假如她當年順利入讀加拿大名校學攝影……她也未必能夠理解昌榮的痛苦,未必有勇氣卸下自我保護的武裝,未必有愛心幫助昌榮達成與兒子團聚的夢想。

正因為昌榮和Evelyn都覺得自己是「淪落人」,他們才願意溫柔地為對方摘去各式各樣的「標籤」,把對方當作「人」來尊重和愛護。

我們也一樣。保羅曾明確地指出:「世人都犯了罪」,「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3章23節,6章23節)。在罪面前,我們都是無能為力的「淪落人」,無法靠自己擺脫罪的捆鎖。要是沒有主耶穌基督為世人捨命,又將救恩白白地賜給一切相信祂的人,我們都會死在罪中。

我們之所以能夠重獲新生,是因為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羅馬書8章1-2節;另參見哥林多後書5章17節)。這個充滿恩典的事實,比世上最動人的童話還要美好。

因此,我們越認識到自己是基督裡的「淪落人」,就越能夠尊重其他萍水相逢的「淪落人」——無論對方是基督徒,還是非信徒。在這樣的認知基礎上,我們才不會因為他們的外表、性別、年齡、國籍、文化背景、人生經歷與我們不一樣而對他們有偏見。不帶偏見的我們,才會願意聆聽他們的故事,把他們當作「人」來愛護。

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體會保羅所形容的不同信徒之間的「合一」:「你們藉著信,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上帝的兒女。你們凡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披戴基督了:不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不再分為奴的自主的,不再分男的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拉太書 3章26-28節,和合本修訂版)

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體會上帝對「世人」的愛(約翰福音3章16節),明白基督要「拯救世人」(約翰福音12章47節,和合本修訂版)的心意。如此一來,我們才會願意接納那些看起來和我們很不一樣的非信徒,發自內心地關愛他們,與他們分享基督的救贖大愛。

 

[1] 參見盧錦華:〈誰是我們的鄰舍?〉(一至四),載《基督教週報》第1950-1953期(2002 年 1 月6、13、 20 、27日)。

 

*本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樣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