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ydia Lee,新加坡

翻譯:Cindy Wang, 澳大利亞

有聲播讀:依含,中國

 

他今天狀況很糟糕。因為日常活動發生了一些調整,他就一直尖叫、哭喊、橫衝直撞,撞桌子、撞牆、甚至撞自己的額頭。隨著焦躁度不斷升級,他開始抓我的襯衫,扯我的頭髮,並在拉扯間抓破了我的手。我握住他的手腕,用堅定的聲音說:「哎喲,好疼。」

這句話讓他停了下來。他低下頭看了看我手上那道又紅又丑的抓痕,終於回過神來。他看著我,又哭了起來——但不同於之前的哭喊,他抽泣著說:「噢,不! Lydia老師傷心了,噢,不」

他想表達的是我受傷了。因為他知道是自己弄傷我的,所以哭了起來。

在那一刻,我忘卻了抓傷的疼痛,而是為眼前這個孩子感到心痛。

作為一名教導自閉症兒童的老師,我知道這個孩子的病情讓他無法理性應對日常生活中哪怕一個非常微小的變化。當他意識到他抓傷了我時,立即心生悔意,這令我好心疼這個孩子。他常常要在自己不受控制的行為和對周圍人的同情和關心中掙扎。

在我做了13年的青年事工,努力關心並與新加坡的年輕人連結,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後,上帝在2017年10月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在當地一所學校做自閉症學生的全職特教。

在我考慮這個機會時,我想到了大使命,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馬太福音28章19節)。我曾經認為「萬民」是指來自不同國家、民族、文化的人。但其實我不需跋山涉水。我意識到,我們身邊的自閉症兒童,就如此不同,我們對他們的情況知之甚少,他們也屬於「萬民」的行列。

不同於上文里那位小朋友的表現,很多自閉症兒童沒有明顯的外部特徵。你很難從他們的外表判斷他們患有自閉症,但他們的內心世界卻與我們的截然不同。在那裡常規習慣和重複的動作主導一切,視覺遠比聽覺有力,直白的語言永遠比隱喻和肢體語言有效。對他們來說,最完美的環境是當光、聲音、和溫度保持在一個固定值時。

當我為這個決定禱告時,我感覺上帝想要我把在上一份工作中對待年輕人的那種努力用在對待這群不太被社會理解和重視的群體身上。如果我能了解他們的舒適區,並融入其中,即使對我來說可能很陌生;如果我能用他們可以理解的視覺語言和他們溝通……也許我就有機會帶他們認識他們的創造主,播下信心的種子,不斷耕耘澆灌,直到他們認識上帝為止。

接受全職特教的工作是我進入這個未知世界的第一步,是一場大冒險的開始。

 

理解自閉症

自閉症有很多未解之謎,許多不同的專家對其也有不同定義。一些人稱之為殘疾,另一些人則稱其為發育障礙。

自閉症的特徵是對聲音、光線或觸摸等感覺過於敏感或不夠敏感。自閉症患者通常很難理解社交規則或讀懂表情。因此,他們的反應有時可能顯得不合適或無禮。他們很依賴常規習慣和重複的行為,因此,他們難以應付不斷變化的環境和人際關係。

我認為自閉症患者只是生活在一種不同的常規中——不管是智力層面、情感層面還是社交層面。我們的世界並不比他們的世界優越,只是不同的兩個世界而已。

這就像是我們去訪問一個有著截然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只是因為我們不了解他們的世界,我們可能會覺得他們的反應或行為是「破壞性的」或「可怕的」。有趣的是,在我們認為他們的行為「可怕」的同時,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是,他們也覺得我們不可預測,難以理解,因此,對於他們來說,我們同樣是「可怕」和具「破壞性」的。

然而,如果我們決意去了解他們,走入他們的世界,就會有驚喜不斷的發現。畢竟,上帝如關心我們一樣地關懷他們生活的世界……而我們才剛剛開始進入他們的世界並去了解上帝是如何在他們的世界中工作的。

 

向我的自閉症學生學習

「哇,做特教必須有很大的耐心啊……」

這是我告訴別人我目前的工作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我總是致以微笑或點頭,但同時上帝提醒我去澄清:「教導任何一個孩子,或服侍任何一個人都需要極大的耐心,無論他們的身心健康狀況如何。」最近,上帝也教導我:「耐心是一種美德。」這讓我認識到,在某些方面,我的學生教會我的多於我教給他們的。

例如,我知道自閉症患者通常被描述為有人際交往障礙,缺乏社交意識或冷漠。然而,我的一個學生證明了這種描述是錯誤的。有一次,他看到另一個學生又哭又叫,在地板上亂踢,因而不得不被一些老師制止時,他非常傷心,哭了起來。他緊緊地抓著我的手,邊哭邊指著那個學生,用盡全身的力氣拉我過去,催我去幫助那個孩子。當時,他對那個煩躁的孩子深表同情,迫切地想要幫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個學生強烈的同理心和同情心,是許多正常人都沒有的。他對周圍人的回應,讓我也開始放慢腳步去關心其他人的境況。他著急地想解決其他學生遇到的問題,並堅持過去拍拍他的頭,這讓我想到,我們在問題得到解決後大可以走開,但如果我們留下來給予安慰和支持的話,不是更好嗎?即便只是一句安慰的話,或一個關心的動作。我是教給了這個孩子一些諸如閱讀、寫作的技能,但反過來,他卻讓我意識到自已對周圍人是多麼缺乏同情心。

雖然特教的工作讓我收穫頗多,但自然而然地,我也遇到過因他們的行為和反應而沮喪和為難的時候。有時,他們單純、毫無保留的言語讓我開懷大笑;有時,不管我多麼耐心、努力地去理解他們,和他們交朋友,他們就是無法平靜下來——我得不到回報不說,反而成了他們的出氣筒。我相信對於大多數職業來說,「難熬的一天」可能都不會包括這樣一整天保持高度警惕,要迅速而恰當地處理任何讓人沮喪的突發情況。

這工作確實不易。但當你看到他們學會第一個單詞,可以獨立完成某項日常任務,或僅僅是和你有一個對視,一個微笑時,一切的困難立刻煙消雲散了,你的心裡只有滿滿的喜樂。

我的盼望並不在我使用的方法和我的能力里,而是在照祂自己的形象創造了這些孩子的上帝里,以及可以深入孩子們思想和心靈的聖靈里。

我的盼望在基督里,祂吩咐我「去」, 「培訓」門徒並「教導」祂的誡命。所以,當我不堪工作的重負時,我會借著禱告懇求基督用祂的愛充滿我的心,使我能更愛他們;懇求聖靈幫助我明白他們的心思意念;懇求上帝賜我智慧,讓我知道怎麼做才能對他們最好。

上帝並沒有呼召我們每個人都去全職服侍特殊群體。但祂卻呼召了我們每個人都「愛人如己」——第二條誡命(馬可福音10章31節)。也許我們可以從這一點開始,禱告我們能以愛主的心來愛我們身邊的人,好叫我們不以外表、出生、教育背景、談吐或能力來評價他們。讓我們如基督愛我們一般地去關愛自閉症患者吧。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樣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