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ff Huxford,美國

翻譯:Eric,中國

有聲播讀:劉弟兄,中國

 

2012年,我經歷了一場車禍,幾乎喪命,並因此遭受了大面積的腦損傷。在那之前,我在印第安納州西北部做了六年的家庭醫生。

事故發生後我依稀記得不斷有人對我說,遭到腦損傷的人必須找到一個生活的「新常態」。他們說我的腦部受傷非常嚴重,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回到車禍前的狀態了。

然而,在最初的幾個月里,我出乎意料的快速恢復令幾乎所有人驚訝。這讓我相信我的腦部損傷並不像我的醫生說的那麼糟糕,而且我認為自己很快就會恢復到車禍前的狀態了。

但是不久之後,我的恢復就變得異常緩慢。很明顯,我根本不可能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腦損傷給我留下的影響是毋庸置疑的。

我的腦子已經沒有能力輕易記住事情了。無論我付出多少努力、嘗試多少回,曾經那種專註力都不復存在了。種種跡象使我意識到醫生一開始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我現在的生活已然是一種不同以往的全新狀態。

我因此陷入了一種被現實壓垮的低潮期,我開始生氣地質問上帝「為什麼會這樣」。

我仍然認為事故發生的那一天是「生命從此再也不一樣」的一天。

然而,在我開始詢問上帝對我生命的計劃時,我的人生又發生了第二次變動。

當時,我正在參加達拉斯的一場基督徒營會,我並沒有主動要去,而是很不情願地答應陪妻子一起去。雖然我對營會沒抱太大期望,但讓我想不到的是,在那裡我聽到了一節改變了我人生軌跡的經文。

這節經文來自啟示錄3章15-16節: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我對這節經文並不陌生。之前我也聽過很多遍……但是這次的感受卻完全不一樣。它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以前每當聽到這節經文,我就會想,「呀,我可不想成為不冷不熱、被上帝吐出來的那種人!」但是當我那天再次聽到這節經文時,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冷漠的罪,並在心裡想,「事實上我就是那種在信仰里不冷不熱的人」。

你看,我一直儘力使我的信仰成為我生命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從來沒有離教會或離上帝太遠,大多數人都會認為我是一個「不錯的基督徒」。但那天我覺醒了,意識到我其實是相當「不冷不熱」的。

這樣的覺醒讓我開始看到自己一直以來都在相信一個「倒錯的福音」。我聲稱要跟隨耶穌,但實際上,我只不過是邀請祂來跟從我。我從來沒有完全把一切都交託給上帝,大多數的事情還是由自己掌控。我認為耶穌能夠幫我得到我想要的,並能幫助我活得更舒服,但從未想過祂是多麼配得我的服事。我從來都沒有完全相信上帝會把最好的賜給我,所以我始終要確保自己掌握生活的走向。

這樣的認識點燃了我心中前所未有的熱情。我想要更多地了解耶穌究竟是誰,以及完全降服於祂的生活應該是什麼樣的。我覺得自己被給予了一次新的機會,我可以離開我不冷不熱的生活方式,重新過一個完全委身上帝的生活。上帝配得我這麼做,這也是我本該一直有的生命狀態。

完全擺脫「不冷不熱」並不是一次性、一瞬間的事。而是一個過程——我現在每天都在越來越多地了解將生命交給上帝意味著什麼。 到目前為止,我明白了降服就是放手讓上帝來帶領我,放下自己的想法,相信祂的安排。 與我過去的生活模式不同的是,我不需要在跨出第一步前或做出決定前確切地知道事情將如何進展,而是可以信靠上帝引導我走每一步路。

在擺脫「不冷不熱」狀態的這件事上,我看到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這並非是我自己的計劃和安排,我完全沒有料到會這樣。  但我能控制的是我如何回應上帝對我不冷不熱的教導。 我會因上帝要我改變而與祂抗爭,還是會坦然接受呢?我很感謝上帝給了我勇氣接受。

我曾經希望我的腦部損傷從未發生過,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學會了專註於上帝如何使用這段經歷為我帶來祝福……比如拯救我脫離「不冷不熱」。雖然我希望上帝能用另外一種方式點醒我,但我正在學習不去質疑上帝完美的計劃,而是感謝祂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我得益處(羅馬書8章28節)。

我不確定你現在正處於哪種狀態,也不知道我所說的「不冷不熱」是不是會引起你的共鳴。如果我的故事對你有任何啟發的話,我希望你知道,上帝愛你並希望你也能過一個完全降服於祂的生活。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新的樣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