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arrie Ty ,新加坡

翻譯:Nancy,中國

有聲播讀:馨寧,中國

 

這一切都要從六年前說起。當時我發現在教會裡認識的多年好友是同性戀。這件事讓我很傷心,因為儘管我們是多年的朋友,卻還是不能讓他有足夠的安全感來告訴我這個事實。我是輾轉從別人那裡知道的。我內心開始浮現各種問題。為什麼他不願意告訴我?他什麼時候成為同性戀的?啊,這麼多年來隱瞞著這個事實他一定很辛苦!

正因為這話題如此觸到我的痛處,對我來說,更加有負擔去了解更多。我開始詢問同性戀朋友們有關他們性取向的問題。「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你喜歡過異性嗎? 」「你認為自己有可能改變性取向嗎? 」

此時,袁幼軒(Christopher Yuan)在YouTube上的見證正好在流傳,我在觀看的當下備受影響。從同性戀朋友們那裡了解他們的想法、外加觀看袁幼軒的影片見證與讀他的書《不再是我》,讓我更深入地了解了同性戀者的心態、掙扎,和上帝對他們的心意。

袁幼軒(Christopher Yuan)是來自美國的作家,目前在慕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教授聖經相關課程。他與母親合著了《不再是我:同性戀兒子與心碎母親的歸家之路》一書。

這讓我意識到,許多基督徒對同性戀都沒有足夠的認識。對我們來說最首要的是更深入地了解同性戀究竟是怎麼一會事兒。再者,我們需要明白基督徒團體的反應會對同性戀者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如果不夠謹慎,我們可能會對同性戀群體做出無益的判斷或評論,不自覺地傷害他們。首先,大多數同性戀者(因著我接觸的都是男性,所以先以男同性戀的立場來闡述)並沒有「選擇」成為同性戀。他們的同性吸引(SSA)對他們來說是自然而然的,如同我們異性戀者被異性吸引一樣。我的同性戀朋友說過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當同性戀那麼難,我幹嘛要選擇成為同性戀?」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同性戀者會嘗試異性戀,拚命向大眾證明自己不是同性戀。

第二,基督信仰對同性戀的態度不應該是「轉化」他們,讓他們成為異性戀。我從袁幼軒那裡學到,真正重要的是追求性方面的聖潔,這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操練的,不管我們是同性吸引還是異性戀,單身還是已婚。我們需要在單身的時候守貞,在婚後忠於配偶。既然聖經不允許同性關係,那對於一位被同性吸引的人來講,他的呼召就是守貞,這根任何單身異性戀者的呼召一樣。

第三,我了解到對同性戀群體一概而論對我們毫無幫助。同性戀者跟異性戀者一樣,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就像我們不會說所有的異性戀者都關係混亂,或是喜歡跑夜店,甚至都很有創造力……當然我們也不能對同性戀者做出相同的假設或概括。

我的事工

很快,我找到一幫同性戀朋友和我周末一起去教會。他們對融入基督徒群體很有興趣。然而,事實證明這比預期的要困難很多。他們之中的一位在教會入會面試最後向教會領袖們坦承了自己的性取向(許多同性戀者都覺得這是一件很難做到的事),得到的回饋卻是沉默。他和其他人一樣都沒有被邀請加入任何一個教會小組,反而被告知:他們必須先向上帝認罪悔改,才能成為小組的一員。雖然不能成為教會團契的成員,他們周末還是會去教會禮拜。但我想,他們是否感到自己被拒絕了?我強烈地感覺這些朋友們需要更多了解上帝的話語,並在屬靈生命上成長。如果他們不知道上帝的話語,怎麼可能認識上帝到底是誰?並接受祂所帶領的生活方式呢?而現階段他們很難融入教會,因此我感到上帝鼓勵我建立一個讀經小組,帶領他們一起學習聖經。

對我來說,帶領一群被同性吸引的男性基督徒們一起學聖經是我想都沒想過,完全不在我安全區內的事情。作為一名女異性戀者,我深深感到自己不夠格。然而,我知道有主耶穌做我的指引。這個事工不是我主動找來的,乃是上帝所賜,好叫我學會單單依靠祂,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

多元又溫馨的團契

我們每周聚會學習上帝的話語。雖然剛開始我們只有少數幾位受同性吸引的基督徒成員,但上帝很快就帶領了許多有不同背景的新成員加入了小組。有的人正經歷離婚、有的人在與癌症抗爭、還有的來自破碎家庭或單親家庭……我常常思考為什麼我們這群人不是所謂的「正常」基督徒……但我相信上帝把我們聚在一起是有原因的。從一開始,我就鼓勵大家真誠地分享。很棒的是,我們確實坦誠地分享我們的掙扎、喜樂、禱告事項、以及研讀經文後的看法——完全不懼怕被他人論斷。因此,我們小組成員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彼此間的團契是溫暖、親密、時常充滿笑聲的。我們不害怕挑戰對方的觀點,也敢於要求對方改變。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真是從來不會無聊!

 

真實的掙扎,真實的結果

作為小組長,我遇到的一個掙扎是:在帶領小組的過程中,談論多少有關同性戀的話題以及聖經對此的教導才比較合適。一方面,我想知道我是否有「義務」引出這個話題,好挑戰組員們直面這一問題;另一方面,我覺得作為朋友,我也需要對他們表示接納,而不斷地提起這個話題肯定會引起不快。畢竟我們都是罪人,都是墮落的,都在與罪作鬥爭,誰會喜歡自己的小組長總是揪著自己的罪說事呢?對方會怎樣想?最後我還是選擇了謹慎的態度,會很小心提出這方面的話題。

相反,我把精力集中放在建立我們的友誼之上,好讓他們知道,不管怎樣,我首先是他們的朋友。我想讓他們知道我愛他們,並真的在乎他們。這樣的話,如果上帝給我機會談論同性吸引(SSA)這個話題,對方就會知道我的出發點是關愛,而不是論斷。上帝確實給了我與他們一對一交談的機會。現在我們小組裡所有的同性戀者都知道我對此的態度和立場。我覺得,這樣就足夠了。

我們的小組聚會已經進行了好幾年,我們彼此之間的愛和關心也日漸加深。其中一名同性戀成員告訴我,他可以在我們小組中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但他不可能在自己的教會小組中也這麼做。如果你問我,我認為他們對上帝話語的認識和對上帝的愛是否有增長?答案是肯定的。我是否看到他們的關係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例如:「他們是否決定放棄同性伴侶而選擇獨身?」)也許還沒有。確實我有時感到內疚……不知道在闡明同性戀方面的真理和鼓勵成員們過聖潔的生活上,我是否做了足夠的努力。當我沒有看到他們的生活方式發生實質的變化時,我會懷疑自己是否是一個失敗的小組長。

我曾在小組開始初期寫信給袁幼軒(Christopher Yuan),尋求他在這方面的建議與鼓勵。他的回復一直鼓舞我到如今。他說:「謝謝你向你的( 同性戀 )朋友們伸出援手。記得我們的目標不是『修復』他們,因為只有上帝才能改變一個人。」這不是很奇妙嗎?我們喜歡四處「修復」別人,而出於某種原因,還特別熱衷於「修復」同性戀基督徒。但是,最終只有上帝才能使一個人認識到自己需要改變並真正改變這個人,而我們自己也需要被祂改變!那麼我們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一位同性戀者?只有全能的上帝才能以祂自己的方式在祂的時間做到這一點。

 

在花園裡留一個空間

起初我很不願意分享這個故事,因為在我們小組裡並沒有發生太多的故事可以講給大家聽,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見證可言。然而,一個朋友告訴我並非如此。對方告訴我,最重要的是我給了同性戀朋友們一個可以真正被接納的空間,並且讓他們參與基督徒的團契中,因為他們大多數人常覺得在教會裡不被接納。改變他們是上帝的事,但接納他們卻是基督徒領袖當做的。

我給他們提供了一個自由活動的空間,無論是從字面還是引申意義上講。這就像一個園丁在花園裡給植物們提供成長空間和土壤。也許植物們會成長,也許不會。但是如果連生長的空間都沒有,養分要從哪裡獲取?如果連土壤都沒有,要怎麼施肥呢?對方先被接納,他們的心中才能漸漸被上帝的話語和禱告充滿,這些是一點一滴累積的。當你接受良善時,你才可能給出良善。在這裡他們收穫了友誼、接納和愛,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遇見和認識了上帝。至於他們生命的改變?我相信上帝會在祂的時間用祂的方式來實現,因為祂對他們的愛遠遠超乎我所做和所想的。

我對基督徒團體的期望則是我們能更好地了解什麼是同性吸引(SSA),主動去接觸收同性吸引(SSA)的朋友們,並給予他們愛與接納。我祈禱我們能夠在基督徒團體(花園)里給他們一份空間,讓上帝這位園丁就能在他們的生命中做工。如果他們覺得自己不受基督徒和教會的接納,就會去轉向世界尋求安慰。我們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我們並非一個精英社團,因此讓我們不要再為受同性吸引(SSA)的朋友們設立更高的標準。上帝給我們定了同樣高的標準,而基督已經為此付上代價。我們每個人都同樣需要上帝那翻轉生命的力量和愛。

 

原文出自出版書籍《Good News for Bruised Reeds – Walking with Same-Sex Attracted Friends》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成長的身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